森下铃月,本文主角,女,19岁,自幼双亲身亡,在孤儿院长大,18岁后跟几个年龄相约的女孩合租了一楝小楼,而且接触了援助交际,刚刚的是电话预约。

  *蓝山咖啡店「先生~你好。」铃月说。

  「你好,是森下小姐吗?请坐。」中年男子说。

  「我是二之宫秀正,请问你知道我今天约小姐来的目的吗?」「咯咯~二之宫先生真会说笑。既然是预约当然知道啦,二之宫先生,请另见外,你可以叫我铃月或者月月都可以。」

  「月月也很风趣喔,哈哈。」

  「不过既然是生意,可以先说好价钱吗?」

  「不急,先叫杯咖啡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就这样,铃月就跟二之宫去了酒店。

  铃月放下了手袋,就跟二之宫先生说:「二之宫先生,那我先去洗澡噜。」「先等等,我们一起去,还有,叫我爸爸。」

  「嗯~爸爸。」铃月心想,很多寻找援交的男人都有特殊辟好,也不太过奇怪。

  「月月,帮爸爸刷刷背」铃月依言照做。

  「好了,现在到爸爸帮月月冲干净噜。」受到男人的抚摸,铃月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热。

  「嗯,下面也要洗干净,后面也要。」手由上慢慢向下,快要接近敏感部位。

  「嗯~~」铃月被大手弄得叫了一声。

  「这么快就有感觉了?月月真是敏感啊,呵呵。」大手向后推进,手指正准备向铃月的小菊花攻击。

  「不要~那……那里脏~」铃月喊道。

  「呵呵……就是脏才要洗干净喔。」

  「嗯,现在月月也帮爸爸洗干净。」铃月蹲下,正想帮二之宫冲洗的时候,才发觉他那里很大(在日本,男士阴茎平均只有10-15公分),而他足足有20公分以上。

  「月月,不会是被爸爸吓到了吗?呵呵」

  「咯咯,当然不会啦~我这么容易被吓到的吗?」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仍然颇为惊讶的。铃月一边洗一边用乳房按摩老二,不过二之宫的持久力十分惊人,十多分钟还没有射出来,铃月也不禁对这男人改观。

  「月月,累了吗?我们先出去,反正时间多的是。」十分钟后,两人冲洗好,然后到了床上。

  「月月,用你的小口帮爸爸按摩一下。」

  铃月闻言照做,蹲在他的身前,用小口轻轻吸啜龟头,小手上下摇动,老二受到刺激,变得更加坚挺。虽然铃月有试过援交,但毕竟时日尚短,青涩的口技加上铃月的樱桃小嘴令二之宫的大老二受到更加多的刺激。

  不过他的持久力确实惊人,比起不少AV男优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令人怀疑他是不是片商派出来的女优星探。

  铃月见他仍然未有射精的冲动,唯有更加卖力的吸啜,突然想起数天前所学的深喉,猛然把头极力伸向大老二。

  「咳…咳……」但始终不是高手,不但没有达到效果,反而不小心把自己倒了。

  「月月,没事吧?不要勉强…慢慢来。」二之宫见铃月咳嗽,停下了享受,帮铃月扫扫背。

  「不…不好意思,我…我…」铃月的脸红通通的。

  「呵呵…你脸红时真可爱。」现在铃月觉得如果有地洞的话真想一头钻进去。

  之后又换成了「69式」,铃月一边吸啜大老二,另一边就被二之宫的舌头攻向铃月的小穴穴和小菊花。

  经过二十分钟的努力,二之宫终于忍不住,把白白浓浓的精液喷射出来,射得铃月手跟脸都是白浆,铃月用手指捞起脸上的白浆,就好像农夫辛勤耕作所得来的成果般,放入口中滋味的吃起来。

  「呵呵,有这么好吃吗?」二之宫笑道。

  「嗯,很好吃,爸爸~可是这些还不够喔~我的小穴穴很没吃到呢~」要是平时,铃月一定不会把这些说出来的。可是现在欲火焚身,不禁便说了出口。

  「这样啊?那我就请月月的小穴穴吃精液,好吗?」「嗯~」但是二之宫却把老二在铃月的穴外上下按摩,就是不插进去。

  「我的好爸爸啊,不要再折磨月月啦~快…快插进来,小穴穴很痒啊…咯咯」「呵呵~这就来…这就来…」便把足有20公分长的庞然大物插入铃月的小穴里,虽然铃月做过数次…

  但仍然像处女般紧窄。

  「喔~月…月月的小穴好紧喔。」慢慢的把老二推向深处。

  「嗯~~嗯~~呀~~~~顶…顶…到了…嗯…」那庞然大物直插到底,突破了子宫中顶到了子宫内壁,铃月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随着阴茎顺利抽入,便慢慢抽动了起来。

  「嗯~~嗯~~嗯~~啊~~啊~~嗯~~嗯~~」随抽动的速度加快,铃月开始忍受不住抽插的快感,嗯嗯啊啊等呻吟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从口里叫出来。

  二之宫抽动了数百下之后,便换了骑乘位继续对小穴进行蹂躏,不多时,二人就同时达到了高潮。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要~~~要去了~~啦~~~~~~~」铃月的下阴喷薄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二之宫亦把大把大把的白浆灌入铃月的子宫里,量多得快要溢出来。

  「呼…呼…」即使年青力壮在办完事后也得休息一会,何况已经步入中年的二之宫?不过在休息时也不忘挑逗挑逗铃月。

  「舒适吗?」二之宫问。

  「嗯~舒适~」铃月应道。

  正在此时,二之宫的坏手又伸向了铃月,手指插入铃月未经开发的小菊花。

  「啊~~那里不要…不要…」突然受到袭击的铃月喊道。但就好像羊入狼群般…

  「月月,没关系的,那个也可以很爽的喔,不会痛的,你先放松…放松…」「真……真的吗?只要放松就不会痛吗?」听到二之宫说话…但很明显不是很相信。

  「真的…我发誓」

  「那…那…好吧~可是你得慢慢来…我…我那里是第一次…」铃月怀着紧张的心情迎接二之宫的到来…就好像那时候的第一次。

  二之宫把老二抵在铃月的小菊花上,一点一点的慢慢地插进去,虽然动作很轻柔,但因为铃月紧张的关系,肠道的肌肉收缩而给老二撑大的括约肌带来巨大的撕裂感。

  「啊~~~~呜…你骗我~那里很痛啦~~」铃月眼含泪光道。虽然强烈的收缩给他带来很大的快感…

  可是见铃月真的很痛,所以立即停止了前进。

  「嗯…不如我跟你说个笑话……(黄色笑话…不想想…略)」说完之后铃月哈哈大笑。

  「怎么样?是不是没那么痛了?」

  「嗯~~肚子胀胀的…有点像做爱…可是又不太像…很难形容。」笑话过后,铃月亦放下紧张的心情,二之宫也再之向前推进,不多时便慢慢地抽动起来,铃月也慢慢感受到那种跟往常做爱所不同的快感,开始配合起抽动的节奏。虽然肛交并不是正确的性交方法,但无可否认的是他的紧窄度比前面更利害,二之宫用老汉推车的姿势抽动了一百多下,就已经再一次把白白的浓浆对铃月进行精液灌肠了。

  二之宫之后摊倒在床上,铃月也无力地倒在二之宫的怀里,抚摸了铃月的头发一会,便起床到公文包里,拿了两根按摩棒,在铃月前摇了摇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喔。」随后便把按摩棒塞进铃月那满载精液的小穴和屁眼。「「要回到家才可以拔出来喔,呵呵。」然后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

  「这也是给你的。」铃月伸手接过,打开看了看。

  「这…这…不是说好三万的吗?这三十万…」铃月不知道怎么办。

  「月月,虽然我不清楚你的家庭背景,但你是一个好女孩,而且…你很像我的女儿…所以…如果这些可以帮到你的话…还有,里面有我的电话,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也可以找我。」

  「谢…谢谢你……爸爸!」说完便在二之宫的脸上吻了一下。心道:「真的…真的谢谢你。」

  「那我先走噜,回家小心喔。」

  「知道了,掰掰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