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太陽的光芒被窗簾擋住,從簾布的邊緣和善的漏出幾絲光輝,夏洛斯慢慢地醒了過來。

  ????“嗚……”

  ????雖是說醒來了,但是殘留著的疲勞感仍然讓他覺得渾身發軟。

  ????“那……是夢……嗎……”

  ????夏洛斯想起了昨晚曖昧的記憶。

  ????“可以確定的是昨晚蕾拉來了,然後皇后……到了……”

  ????想到那里,夏洛斯的臉上頓時變得一片通紅,仿佛要噴出火焰。被皇后玩弄那裡,然後到達了高潮,而且,稱呼了皇后為母親大人的屈辱……(咕……我是做了什麼,稱呼那樣的淫亂女為母親大人,這簡直是對母親大人的褻瀆!)夏洛斯的心里滿是後悔。莉蒂亞皇后,在傳言當中是一個不貞而又散漫的女性。對夏洛斯來說,她與貞淑的母親大人簡直是完全不同,是一個下賤淫猥,下作的女人。

  ????(昨天的事情,對,是那個女人利用她的美色……可惡,我應該早點明白的!)雖然是這麼想,但是夏洛斯除了厭惡以外,還感覺到有什麼不可思議的感情。

  ????剛剛想到莉蒂亞是一名淫亂的女人,少年的心忽然悸動起來,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如果閉上眼睛,莉蒂亞那只穿著黑色內衣,妖艷扭動著柔軟肢體的景象就會從心中浮現出來。想象著她誘惑男人時候的表情,夏洛斯全身的血液不由得加速流動起來,胯股之間的肉棒也變得挺立。夏洛斯想著莉蒂亞的媚態,然后自然的抓住了股間的東西,開始摩擦起來。

  ????“啊……!”

  ????夏洛斯一邊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一邊沈溺在自慰當中。他的肉棒尖端已經被滲出的液體溼潤,赤紅色的竿頭也怒張著。

  ????“咕……啊!!”

  ????如果那個女人看到這樣不像樣的自己,一定會用冰冷的視線嘲笑自己吧。但是,這種令人懊悔的心情,反過來更加煽動起夏洛斯的慾望。他一邊向前莉蒂亞昨晚的手的姿勢,一邊繼續擼動著陰莖。

  ????“啊……這個感覺……啊啊,出來了!”

  ????伴隨著肉棒不停的脈動,夏洛斯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白色渾濁的熾熱液體散落在床單上,同時也抽走了夏洛斯全身的力量。

  ????“哈啊,哈啊。”

  ????劇烈的活動讓夏洛斯全身冒汗,大腦也一片朦朧。但是,就在他沈浸在余韻當中的時候,臥室的門突然打開了。

  ????“早上好,夏洛斯大人。”

  ????“你是?!”

  ????夏洛斯急忙掩蓋著露出來的下半身,看著突然出現的少女。

  ????她穿著黑色的女僕服,眉目秀麗,特別是脖頸非常漂亮,在衣服下面,胸部有著適當的鼓起,作為女性的部分也在充分挑撥著夏洛斯。從短袖中露出了她雪白的胳膊,手腕上的袖口更可愛的展示出了她的手臂。白色的圍裙覆蓋在了黑色女仆裝的前側,給人以一種清潔感。

  ????是所謂的弗倫奇女僕服嗎?她的裙子下擺在膝蓋上分,從下擺的褶邊能夠隱隱約約看見一抹白色,閃爍著光澤的黑色長筒襪覆蓋在她細長的雙腿上,在顯示出優雅的同時有散發著妖異的魅力。衕樣閃爍著光輝的頭發上戴著一個發箍,並且,腦後的馬尾式發型讓夏洛斯有一種熟悉的印象。

  ????“你是皇后的……為什麽會在這里……?”

  ????“是,按照莉蒂亞大人的吩咐,從今天起由我,艾娜在王子身邊進行照料。”

  ????“其他的人呢?”

  ????“全都讓他們避了。”

  ????艾娜那樣說著,像是看穿了他一般瞥了夏洛斯一眼。

  ????夏洛斯禁不住著急起來。

  ????“我沒有把你調入這里的記憶,皇后那兒……”

  ????“王子殿下,不行。特別是現在還是病剛剛好的時候,不能保持這種沒穿衣服的狀態。”

  ????突然,艾娜接近了床鋪,拿走了掩蓋著夏洛斯下半身的布。

  ????“哎呀,這樣滿滿的射出來了。”

  ????夏洛斯的胯股暴露在空氣之中。下半身的醜態,全被對方看見了,夏洛斯猶如被拔出了毒牙的毒蛇一般,不知所措的看著對方。但是,艾娜沒有露出特別驚訝的表情,只是拿出了預先準備好的熱毛巾,用巧妙的手法開始擦拭夏洛斯的股間。馬上,他那里被熱乎乎的觸覺包裹住了。夏洛斯的的心里充滿了驚愕與疑念,他的臉不由得又變紅了,同時壓抑著快要融化的心情。

  ????“你,一直在房間外面?”

  ????“只是從剛剛開始。”

  ????艾娜表情不變,淡淡的答道,但是這麼一句話地|?◢,讓夏洛斯的自尊心傷到了。

  ????(那麽,剛才的響動全部被她聽見了……)但是,他馬上鎮定下來,努力取了平時的氣魄。

  ????“已經好了,你可以下來了。”

  ????“明白了。但是,因為已經備好了洗澡水,請先到那里讓我把身體清潔乾淨。”

  ????聽到她這麼說,夏洛斯想起了自己已經汗流浹背的事。他瞬間躊躇了一下,不過還是接受了艾娜的意見。

  ????“哼,相當用心嘛。”

  ????夏洛斯被艾娜帶到了王子專用的寬廣的浴室。

  ????“失禮了。”艾娜說著,脫掉了夏洛斯的貴族服飾,感受到那個水靈的指尖,夏洛斯再次失去了沈著。在艾娜脫掉他褲子的時候,從上面俯視的話,正好能窺視到她毫無防備的胸部山澗。夏洛斯頓時臉頰潮紅,驚慌地望向了其他的方向。

  ????因為是王族,被這麼服務應該是習慣了,不過,在昨天莉蒂亞誘導他射精之後,夏洛斯現在對異性非常在意。注意到這些,讓他的胯股再次疼痛起來。

  ????“好了,之後我自己來弄。”

  ????“是的。”

  ????艾娜的臉上有些吃驚,不過還是沒有違抗他的命令。在她走了之後,夏洛斯脫去了內衣變成了落體,果然,他的下面已經硬了起來。夏洛斯進入浴室後,首先拿了一瓢冷水澆在了頭上。刺骨一樣的冷從皮膚上傳來,對普通人而言是有些嚴寒的冷,不過,對每天持續冷水浴鍛煉精神的王子來說,根本不必在乎。在澆了五次冷水之後,他進入熱水之中沐浴起來,熱水的溫度讓他發冷的身體得到了復,在這樣的時候,他取了平時的感覺。

  ????(那個女僕是皇后的人,肯定會跟皇后一樣,說不定會誘惑我,如果不當心……!)蒸汽升騰起來,浴室好像被霧籠罩了一般,突然,從入口處傳來了響動。

  ????“是誰!”

  ????“是艾娜,請讓我沖刷王子殿下的身體。”

  ????“啊……!”

  ????夏洛斯的集中力中斷了,在霧氣的另一邊,很短的包住了頭發的艾娜的身姿逐漸接近。雖然穿著非常樸素的衣服,但還是勾勒出了少女身體的曲線,可愛的肢體讓人有一種升起妄想的魅力。看到她艷麗的身姿,夏洛斯的臉變得通紅。

  ????“誰說了可以進入這裡!”

  ????“對不起,我在服侍莉蒂亞大人的時候,總是這樣負責清洗身體……”

  ????“我不需要那樣。”

  ????“是……可是,是您的話,畢竟是要成為一國之王的王子……不需要在這樣細微的事情上親自操勞。莉蒂亞大人將我派遣到王子殿下身邊,就是為了讓我來服侍您做這些事情的。”

  ????艾娜的視線,一直注視著夏洛斯,他在看到她妖艷的身體之後,最終還是屈服了。

  ????“……哼,好吧。”

  ????“真是令我榮幸,那麼,請轉向這邊。”

  ????艾娜讓夏洛斯坐在了浴室的大鏡子前。透過鏡子,能夠看到穿著衣服的艾娜和裸體的自己,想到這,夏洛斯又不由得害羞起來,而艾娜的臉上則是毫無表情,讓他無法推測出她現在在想什麼。

  ????(總覺得,好像被小看了……這邊這麼害臊,對面卻全然沒有介意……)艾娜在夏洛斯的背後跪了下來,並準備好了沖洗的水。

  ????“請暫時閉上眼。”

  ????夏洛斯閉上了眼睛,溫暖的水從頭上澆了下來,並慢慢地滴下。艾娜和善地解開他高貴的金發,從上往下地開始撫摸。在她手指的觸摸之下,從腦后傳來了甘甜的麻痺感。讓夏洛斯禁不住停下了思考,開始感受起她的指法,隨著她手指的運動,頭發上的水紛紛落到了地面的花磚上。並且,艾娜在頭發上滴下了幾滴不知道用途的溶液,在她十個手指巧妙地運動下,溶液充分滲入到頭發當中。轉瞬之間,泡沫膨脹破裂的聲音就傳了出來,並且一股美妙的香味也滲進夏洛斯的鼻子當中。

  ????(啊啊,這股香味……與莉蒂亞的香味,非常的相似……)夏洛斯緊張的心情不由得鬆懈了下來,開始變得放鬆。艾娜的手指,有時候以放射線狀撫摸著頭部,有時又用指甲稍稍用力的搔動著,在泡沫中洗滌著夏洛斯的頭發。閉上眼睛體會著她的手法,夏洛斯感覺猶如在云中飄浮一般心情舒暢。

  ????在寬廣的浴室中,除了水滴的聲音和頭發的聲音,其他的聲響已經聽不到了。

  ????因為將注意力集中在洗滌上,艾娜一直沈默不語著。配上微微溫暖的空氣,讓人覺得心情寧靜愉悅。在全部結束後,伊娜再一次從頭上澆下熱水。她溫柔的擦拭了夏?地??洛斯閉上了的眼睛。

  ????“已經可以張開眼睛了。”

  ????“哈……”

  ????夏洛斯終於找了自我,凝視著鏡子。由於這個鏡子附加了特殊的薄膜,能夠有效的預防蒸汽的附著。因為在王族中成長著,夏洛斯的皮膚有著不輸於艾娜的雪白和光滑,但是由於經常處於緊張的狀態,他的身體也發育的比較晚,因此身高也只和身後的艾娜一樣。他¨???在覺得艾娜沒有注意的時候偷偷的看向了她,也許是因為剛剛澆了水的緣故,艾娜的白色薄衣已經被沾溼了,緊緊地貼在她的皮膚上。因此,她女人的曲線也充分的展現了出來,柔軟的胸部也顯眼地映了出來。

  ????夏洛斯只覺得口中一陣發乾。此時,艾娜正在夏洛斯的背後塗著肥皂,好像沒有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是透明的了。夏洛斯只覺得胯股之間的地方被手蓋住了,臉上浮起了尷尬的表情,原本秀麗而不失威嚴的臉,現在已經如害羞的少女一般變得通紅。他一邊知道不能這樣,但一邊還是在不知不覺中持續地看著艾娜的肢體。

  ????雖然之前也被女仆奉仕過,但是夏洛斯從沒有像現在這般興奮。在昨天看到莉蒂亞僅著內衣的身姿之後,夏洛斯就被女性的神秘給吸引了。

  ????“王子殿下,您不舒服嗎。”

  ????“啊,不,不是的……只是稍稍想了些事情。”

  ????“啊,是我的熱水溫度不夠嗎。”

  ????“不要緊的啊,艾娜的手法很厲害,感覺很舒服啊……”

  ????那樣說了之後,想起擼動自己陰莖的莉蒂亞的手法,夏洛斯驚慌地低下了頭。

  ????“這麽褒獎我真是非常光榮。我,其實稍微會一點按摩的手法,會讓您覺得滿足的。”

  ????艾娜縴細的手指摁在了夏洛斯的肩膀上,如衕塗抹泡沫一般揉動著他肩膀的穴位。

  ????“啊。”

  ????夏洛斯禁不住發出了聲音,過分舒服的快感瞬間通過了他的神經。

  ????艾娜的大拇指摁在肩膀下方,以稍稍令人感到疼痛的力量持續推著,並從肩膀的位置慢慢遷移,轉到背部后又轉向了背外側。夏洛斯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痛快感,在艾娜按摩之下肌肉仿佛被她控制了一般,慢慢的抽去了夏洛斯的力量。

  ????艾娜的手繼續在他的背部按摩著,到腰的時候開始了強力的撫摸。不久,力量無法支撐住背部的夏洛斯,向后倒在了艾娜的身體上。

  ????“啊……”

  ????他打算再次挺立起身體來,但是身體卻如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

  ????“請不用擔心,就那樣靠在我的身上。”

  ????聽到艾娜的話,夏洛斯不知為何安心了下來,但是下個瞬間,他發現背部被兩團柔軟的肉給頂住了。

  ????(這是……艾娜的胸……?!)夏洛斯的心跳一下子加速起來,從鏡子上來看,他的身體完全與艾娜的身體緊貼在一起,可是,艾娜卻毫無介意的樣子。

  ????女性特有的柔軟的觸覺,從背后開始蔓延,他陶醉在這個觸覺當中,什麽都不能考慮了。艾娜仿佛不知道一般將雙手從背后轉向了夏洛斯的左腕,她的是跟手指簡直像觸器一般纏繞著夏洛斯縴細的手腕,妖艷的運動著。右手腕也受到了衕樣的對待,在艾娜的指技之下,夏洛斯臉上終於浮現出恍惚的表情。

  ????艾娜身體每次運動的時候,胸部尖端柔軟的滑動觸感都在挑撥著夏洛斯的欲望。她的指尖慢慢滑到了中央,碰到了夏洛斯的胸。

  ????(啊……那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艾娜的指尖在夏洛斯乳頭的周圍不停畫著圓圈,愉悅的波紋擴散到身體當中,但是,心里也突然充滿了一股急切之情。

  ????“把身體橫過來。”

  ????突然,艾娜將夏洛斯橫放在了地上。

  ????(誒?!)夏洛斯在驚慌之間將手放在了兩腿之間,強行摁下了憤怒的陰莖,頭下,則是折疊好了的毛巾。艾娜跨過了夏洛斯的裸體,把頭轉向了他的腳,開始按摩起他腳部的肌肉。下體膨脹的事情好像沒有暴露,夏洛斯禁不住放心的呼了口氣,可是,他馬上被眼前的景象給固定住了。艾娜的身體方向正好和夏洛斯相反,她將腳分開到夏洛斯身體兩側,跪著一心一意的進行著腳部按摩。因此,現在她的雙腿,已經是毫無防備的打開了,溼潤了的下擺緊緊貼在她魅惑的臀部,在那個下面,女人重要的部分忽隱忽現。

  ????在注意到這個的瞬間,夏洛斯的下體快要爆發了,並且與艾娜的運動一起上下擺動著。夏洛斯的視線被女人那最神秘的森林給吸引住了,他拼命扭轉著頭,打算將那個景象全部收入眼中。

  ????“哎呀……稍微再……!”

  ????艾娜簡直像知道夏洛斯的目光一般,一點點搖晃著屁股,不管他怎樣扭轉頭部,總是還差一點。看起來非常柔軟的屁股,和在她薄薄的衣服下,顯現出的美乳的粉紅色尖端。夏洛斯狠狠咽了口唾沫,像感覺到欲望的猴子一樣,追趕著艾娜的運動。就在這時,夏洛斯的腳掌忽然傳來劇烈的疼痛。

  ????“嗚啊啊啊!”

  ????夏洛斯禁不住大聲發出悲鳴。

  ????“啊,對不起。腳掌穴位如果感覺疼痛的話,據說是因為身體有某種問題。

  ????王子殿下一定是平時過於勤勞,疲勞都累積起來了吧。疼痛只是暫時的,請稍稍忍耐一下。”

  ????艾娜說完之後,劇烈的疼痛從夏洛斯的腳掌襲來。

  ????“啊啊,嗚……啊啊啊啊啊!”

  ????雖然在疼感中也混雜了快感,不過夏洛斯已經沒有那功夫去感受了,他只能一邊徘徊在疼痛之間,一邊發出悲鳴。五分鐘之後,大顆的汗珠從他的頭上出現,眼神的焦點也都無法重了。

  ????“好了,結束了。稍微用多了力嗎?但是,如果不這樣繼續的話,王子殿下也只會感到疼痛,不會感覺到快感的。”

  ????艾娜無表情的眼中,包含著模糊的笑容,可是,她意味深長的言詞,並沒傳達到夏洛斯的心中。

  ????“哈啊,哈啊……”

  ????“誒,王子殿下的那里,好像厲害的腫著呢。”

  ????“哈啊啊?!”

  ????由於疼痛的原因,夏洛斯完全忘記了遮住那里的事,他驚慌地想要掩上,不過,比那個更快的是要蒙住艾娜。

  ????“非常對不起,王子殿下積累了那麽多卻沒注意到。無論如何請讓我來為您服務。”

  ????在夏洛斯還沒表示出拒絕的時候,艾娜就伸出她可愛的舌頭,開始舔起夏洛斯陰莖的尖端。

  ????“嗚……!”

  ????從那里傳來的沖擊,封住了夏洛斯全部的話語。艾娜用手指剝開夏洛斯的陰莖,在口里含住了剛剛露出粉紅色的龜頭,猶如充滿了粘膜的異空間一般裹住了他的陰莖。

  ????“啊啊……咕……啊啊!”

  ????夏洛斯禁不住想起了被莉蒂亞玩弄的事情,那個時候品味到的新鮮的觸覺,在艾娜這里再次出現了。

  ????艾娜收縮著口腔,緊緊吸著肉棒的馬眼,溫暖的舌頭像水蛭一般蠕動著,塗抹著唾液,並混陰莖滲出的粘液一起使肉棒變得更加溼滑。在艾娜熟練的動作之下,玩弄這方面經驗非常至少的夏洛斯的肉棒已是綽綽有余。

  ????夏洛斯看向了艾娜的下面,由於張開的衣領,能夠窺視到胸部的山澗,簡直在誘惑著夏洛斯一般,衣服下面的乳房激烈的搖曳著。就算這樣,艾娜的臉上也是毫無表情,如衕一台活動的機器一般淡然的繼續著,簡直就像她面對的不是男人,而是一個物體一般。

  ????夏洛斯看著那雙毫無波動的眼睛,感覺自己對她而言毫無存在感一般,心情突然覺得非常的糟糕。

  ????可是,盡管如此,夏洛斯的眼睛依然離不開艾娜,她女性的象徵讓他覺得興奮不已。

  ????“啊,啊啊啊啊。”

  ????不久,慾望被濃縮成了一塊,慢慢聚集到夏洛斯的下腹部。

  ????然後,即將迎來了高潮。與自己的意願無關,被另外的人弄到高潮,對自尊心很強的夏洛斯而言,是難以容許的事情。但是,現在的他,連推開艾娜的力量都沒有,只是孱弱地發出了呻吟。

  ????“那麽,王子殿下,請不要忍耐。盡情在我口中放出精液吧。”

  ????“是……不,不行……哦!”

  ????夏洛斯的臉部都已經扭曲了,正快要到達絕頂前的一瞬。艾娜的頭突然離開了他的陰莖,在她的嘴唇和陰莖之間,牽出一條長長的唾液線。

  ????“呃……”

  ????夏洛斯的混亂的感覺突然停止了,他體內的欲望就差最後一步但是不能發射,看艾娜慢慢地站了起來,夏洛斯也慢慢地起來了。

  ????“非常遺憾……既然王子殿下討厭的話,但也沒有辦法了。”

  ????“啊?”

  ????夏洛斯有些著急,雖然艾娜聽到了自己口中說出的“討厭”的言詞,但是,自己也不能去動要求去繼續,因為那樣說的話就好像自己沈溺在快感當中一樣,在艾娜的眼中會被看輕的。

  ????作為王子的威嚴折磨著夏洛斯,陰莖也在戰戰兢兢的顫抖著。大而腫脹的東西,像是追求刺激一般難看的蠢動著。

  ????看到那個情況,艾娜用挑釁一般的語調^點^^b點問道。

  ????“王子殿下,真的沒問題嗎?”

  ????“……嗚,哼,不要緊。”

  ????說了之後,夏洛斯就后悔了。從浴室出來之後,夏洛斯簡單的吃完早飯,就前往了執政殿,但是,下面的欲望並沒有消退下去。夏洛斯雖然非常想去觸摸那里,但因為艾娜一直在一旁,所以都沒有實現。

  ????從早上開始與群臣在執政殿討論國政是這個國家的慣例,所以早上的自由時間非常的少。雖然過去也有幾個不顧國事的愚君上位,但是,對有著滿心抱負的夏洛斯而言,是絕不能仿效那種行為的。

  ????皇后和宰相的話語權雖然很強,但在群臣之中還是有著向王子效忠的臣子。

  ????要說有什麼的話,就是現在在朝會之中險峻的答辯過程。夏洛斯的作用,就是不讓皇后派的話語權過於強大。

  ????在名義上,夏洛斯是下任國王,有著唯一與皇后對等的身份。

  ????“殿下,祝您安康。”

  ????“啊啊,下面大家可以說自己的事情了。”

  ????夏洛斯坐在王座之上,那充滿高貴氣質的外表雖說還只有16歲,但已經有了王霸之氣了。

  ????但是,今天的夏洛斯不能像平時一樣瀟灑的行動。在高貴的貴族衣服之下,下賤的慾望在他體內鬧騰著,找著一個宣泄的出口,他努力不在臉上顯現出任何異樣。

  ????執政殿中的群臣,按官職大小從近到遠排列著。夏洛斯的寶座因為放置在高處,所以如果要凝視他的話必定是仰視。當然,誰也沒有理由一個勁地盯著王子看,知道這個,夏洛斯知道自己高昂的下體不會暴露了。

  ????“殿下,祝您安康。”

  ????突然,一個充滿魅惑的聲音響起。夏洛斯循聲望去,皇后莉蒂亞的身姿出現在距離寶座五段的距離。她的位置離大殿的有著十段的距離,表示比群臣高貴的地位。

  ????今天的莉蒂亞,穿著深藏青色的禮服,胸口出開出一片空隙,系著一方講究的絲帶,在中心處,則鑲嵌著一顆紅寶石,肉感的胸部被禮服托起,放出魅惑的光澤,軀體在緊繃的禮服下顯現出女性的縴腰。藏青色裙子的中央處有著被擠出來的三段褶邊,那是如此的鮮明以至於讓發現的人都感到一陣吃驚。裙子上則是有著高級刺繡的圖樣,裝飾著她的下半身。光輝燦爛的衣著完全奪取了眾人的目光,讓人難以想象到底花費了多少錢才能有那樣的豪華。可是,毫無疑問的是,這件服飾最大限度的展示出了她的魅力。外面露出的雪白的脖頸和胸,充分勾起了男人的欲望。艷麗的笑容和俯瞰眾生一般的眼神,有一種讓人忍不住向她跪下的魔力。

  ????如果說是以前,夏洛斯應該是充滿嫌惡的心情。可是,今天他剛一看到她,內心之中就充滿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甜蜜,下體也從沒有像現在一樣痛苦過。

  ????昨夜看到的她的肢體,簡直像惡魔一樣浮現出來。

  ????魅惑性的微笑。

  ????像嘲笑自己一般的視線。

  ???豐滿的大腿,被黑色內衣包裹住的神秘域。

  ????就這樣抱住她淫亂的身體,帶著強烈的嗍吸她成熟的乳房的沖動,激烈襲擊她的夏洛斯。

  ????和她溼潤的嘴唇重疊,將舌頭放入口中互相纏繞。

  ????被她可憎的手握住了胯股之間的東西,一邊聽著她妖媚的言詞一邊放出精液。

  ????越是看著莉蒂亞美艷的身姿,夏洛斯腦中的妄想也越發的膨脹。

  ????(那樣的事情……!咕,被她一次弄到高潮就成了這樣……)夏洛斯凝聚起全部的意志,終於將眼睛從莉蒂亞的身體上挪開了。但是,數秒過去后他的呼吸就變得困難起來,胸口仿佛也因過分難過被堵塞了。他再次扭頭,剛好碰到莉蒂亞轉向這邊露出了笑容。剛一碰到那個笑容,就好像喜歡上年長的漂亮姐姐的男人一樣,夏洛斯羞紅了臉。

  ????(夏洛斯,挺住!那個女人,只要是男人都會感到高興,娼婦一樣的女人!

  ????而且那個家夥是你的敵人,別被她迷惑了!)他額頭冒出了汗珠,斥責著自己。但是,越看莉蒂亞,她豐盈而艷麗的身體越發灼燒著他的大腦。

  ????“皇后陛下……您今天比殿下晚到了,是因為怎樣的事情?”

  ????一人從群臣中出來,嚴厲的責問著莉蒂亞,那個男人有著灰色的眉毛和胡須,滿臉正氣的凜然的站著。

  ????他是蘇德拉瑟伯爵,王國軍五將軍中的一位,統領著中央軍。正如衕他武人的面貌一般,是一名熱血漢子。

  ????“蘇德拉瑟伯爵今天也很精神呢。我因為身體稍稍有恙,所以遲來了一會兒。”

  ????“即使是皇后陛下,讓殿下等待也是很大的侮辱行為,是要受到懲罰的。”

  ????“呵呵呵,蘇德拉瑟伯爵是不是有些誇大了?到底是不是侮辱,還是得問殿下本人吧。吶,殿下,您怎麽看呢。”

  ????那樣說著莉蒂亞噗嗤一聲露出了笑容,而夏洛斯的視線就這樣凝視著她,看到她嬌艷的容貌,夏洛斯的背筋都不由得顫動起來。

  ????“吶,殿下,我這次,真是沒辦法的。我會在心中好好反省的,就放過我這次吧?”

  ????莉蒂亞溫柔的語調和態度,搔動著夏洛斯的心。

  ????“嗚,哼……皇后也是忙之身,這次特別允許了。”

  ????“呵呵呵,聽到了嗎,蘇德拉瑟伯爵?殿下也寬地2◢?恕了,你還有什麽意見嗎?”

  ????“……不,如果殿下這麽說的話。”

  ????蘇德拉瑟伯爵退了下去。

  ????“那麽,今日朝會開始。”

  ????那樣說了之后,夏洛斯的目光悄悄投向了莉蒂亞,他還沒發覺自己一看到她內心就感覺到愉悅。

  ????按照平常而言,夏洛斯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去聽臣下的報告,不過,他今天卻希望朝會很快地結束。他本來就被艾娜引起了欲望,在見到莉蒂亞之后,更成了火上澆油的狀態,表面上是在聽臣下的言詞,不過,最想的還是悄悄的去擼一管。

  ????“……對了,我有一件事想請教一下托迪多卿。”

  ????“怎麽了,歐伊巴魯托卿。”

  ????突然,殿上的空氣變得險峻起來。夏洛斯也看向了發言者歐伊巴魯托。

  ????他是名30歲左右的,充滿活力,通曉事理的男人,因為不懼權威,一直沒有得到衕僚的推薦。並且現在,他也向著比自己地位高的多的托迪多宰相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托迪多卿,失禮了,請問您是否知道最近王都近郊發生的假借王室之名騙取農民土地的事情?”

  ????托迪多鼻子哼了兩下,說道,“歐伊巴魯托卿似乎非常有空啊,這種捕風捉影的事情還花費心力去調查。”

  ????“但是,如果那是真的,是等同於謀逆的重罪。”

  ????歐伊巴魯托向前邁出一步。

  ????“歐伊巴魯托卿,那不應該是你的管轄范圍嗎。如果是土地關系的事,那邊的專職機關會向我報告的吧。”

  ????“如果那個專職機關沒有作用,會怎樣呢。”

  ????就在著一觸即發的時候,莉蒂亞愉快的聲音響了起來。

  ????“歐伊巴魯托卿和托迪多卿,請都稍稍安定一下,在這里一直爭論也得不出結論吧。何況今天的殿下好像心情也不太好……吶,殿下?”

  ????莉蒂亞富含深意的瞥了一眼夏洛斯的胯股之間,然後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啊啊……”

  ????夏洛斯的臉上一片通紅。

  ????“但是,我有確鑿的證據……”

  ????“歐伊巴魯托卿,請注意,現在發言可能會打攪殿下的休息。如果擔心國家,首先請考慮殿下的身體。”

  ????歐伊巴魯托在短暫沈默之後說,“是,我會注意的。”

  ????在對夏洛斯不發表任何異議表示吃驚的同時,他無奈的退了去。

  ????“今天的朝會,就到這里結束吧。”

  ????莉蒂亞那樣宣布道。在群臣之中,雖然對夏洛斯的情況感到有些奇怪,但還是相信了莉蒂亞所說的,王子的病還處於剛好的時候。

  ????夏洛斯很快地走出了執政殿,他一邊反省著自己的丟臉之處,一邊想去找一個誰都不在的地方。

  ????(咕……怎麽會這樣!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姿,就丟失了自我)在看不到莉蒂亞之後,夏洛斯終於清醒過來,開始后悔自己的行為。

  ????穿著女仆服的艾娜立刻跑的他的身旁。

  ????“王子殿下,莉蒂亞大人的口信,想要邀請您共進午飯,無論如何都要請您去光臨后宮。”

  ????一剎那,莉蒂亞妖艷的笑容掠過夏洛斯的腦海。他慌忙地搖了搖頭把這個想法趕了出去。

  ????“哼,跟她這麽說,我因為身體不舒服,就不來了……”

  ????“哎呀,本來好不容易才為殿下準備了那個的。”

  ????突然,美麗的女聲掩蓋了夏洛斯的話語。下個瞬間,夏洛斯就對那個人的所散發的香味有了反應,頭看向了她,穿著深藏青色禮服的莉蒂亞皇后和與艾娜有著同樣容貌的瑪娜在那裡。瑪娜穿著與艾娜衕樣的女僕裝,臉上浮現出惡作劇的笑容。

  ????“皇后大人……”

  ????“吶,殿下,今天無論怎樣都不去光臨嗎?”

  ????莉蒂亞的臉上浮現出悲傷的表情。被她那熱忱的視線看著,夏洛斯的感覺胸都快要破裂了,他趕緊將視線從她身上挪開。

  ????“但,但是……”

  ????“我考慮到殿下的身體,精心準備了加快康復的營養品……呵呵呵,殿下的身體,也一定會對那個感到愉悅喲。”

  ????莉蒂亞的話語,激發了夏洛斯的妄想。

  ????不知道如果跟她去了,會發生什麼,但是一想起來,夏洛斯的心就仿佛在期待什麽一般加速跳動起來,理智和欲望互相爭斗著,折磨著他的心。

  ????“呵呵呵,好像非常迷惑啊。首先跟我來吧,如果中途改變了想法,我也不會強留。”

  ????“呃,嗯……”

  ????夏洛斯帶著迷惑的表情點了點頭,雖然明白如果跟她去了,一定不會再改變意見了,不過,對他而言也不能再做什麽了。

  ????跟著她走著,到了后妃和女僕們居住的域是停住了腳步,這里是除了王族之外只準女性進入的禁。因此此,守護宮殿的近衛隊全體都由女性組成。因為近衛隊隊長蕾拉是太子派,所以在莉蒂亞勢力下的後宮開始與近衛隊保持了距離,為此,後宮的形勢對夏洛斯而言處於不透明的狀態。

  ????夏洛斯看著周圍的建築,偶然想起了小的時候。那個時候,這裡的人是他的母親,他的幼年在這里與母親一起度過,並且在這個庭園里與蕾拉相識。

  ????“殿下……殿下!”

  ????“啊!”

  ????夏洛斯眼前,是莉蒂亞稍顯不高興的臉。

  ????“怎麽了?皇后大人……”

  ????“殿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心不在焉,把我一個人放在一邊,是在考慮什麽嗎?”

  ????莉蒂亞那猶如戀人撒嬌一般的話語讓毫無戀愛經驗的夏洛斯一陣尷尬。

  ????“不,沒有……”

  ????“殿下,好嗎?現在殿下是被我招呼著,因此,請不要想到我以外的女性。”

  ????“……是……”

  ????夏洛斯看了看左右兩個女僕,艾娜依舊面無表情,不過,瑪娜微微地笑了笑。

  ????看到那個似有深意的笑容,夏洛斯的臉變紅了。

  ????在路上碰到的人,全部都是女性。雖說這是當然的,不過,對這個只有自己一個男人的環境,夏洛斯感到有些焦躁。經曆了一番路程之后,他們好不容易走到了最豪華的那一間屋子,在正門,排列著十多名女仆,看見夏洛斯和莉蒂亞,全部恭敬地低下了頭。她們都穿著與瑪娜和艾娜一樣的服飾,並且有著不輸給她們二人的美貌。

  ????夏洛斯被帶入了一個稍小一些但是充滿了趣味的房間。房間中央放著一張圓桌,上面鋪著漂亮的桌布。

  ????“請殿下坐在我的身旁。”

  ????按莉蒂亞所說,他們坐在了放在桌子旁的兩個椅子上,瑪娜拿來了葡萄酒和玻璃酒杯,而艾娜則準備飯菜去了,離開了房間。

  ????“呵呵呵,這是我跟殿下親近的標志喲。”

  ????莉蒂亞慢慢將紅葡萄酒放到了唇邊,夏洛斯也將酒拿到了嘴邊,但是皺了皺眉,記憶中有些曖昧的地方浮現出來,不知道哪里給他一種厭惡的感覺。

  ????“哎呀,殿下懷疑妾身放了毒嗎?”

  ????“不不不,我沒有考慮那樣的事情。”

  ????“那麽,為何殿下表現出一副討厭的樣子?呵呵,那麽妾身先喝下去來證明清白了。”

  ????莉蒂亞將閃耀著光澤的嘴唇放在了酒杯邊緣,傾斜著杯子,使葡萄酒艷麗地流入到她的口中,在杯中的酒少了一半的時候,她的嘴唇離開了,在酒杯的邊緣,留下了鮮明的口紅的痕跡。

  ????“怎樣,殿下?”

  ????“皇后大人想要害我什麽的,我根本沒去想啊,皇后大人開玩笑了……”

  ????夏洛斯浮起有些痙攣的笑容,舉起了自己的酒杯,但是,被莉蒂亞用手遮住了。

  ????“不,不是玩笑。殿下一定懷疑著那杯酒吧。那麽,請殿下喝妾身這杯酒吧。”

  ????莉蒂亞說著,將自己喝過的那杯酒放在了夏洛斯的嘴角。她的言行讓夏洛斯困惑不已,看到這,莉蒂亞的臉上浮現出惡作劇的表情。

  ????“呵呵呵……吶,殿下。張開嘴。”

  ????帶有魔力一般的聲音,讓夏洛斯反抗的意願變得淡薄。莉蒂亞將殘留有口紅的一側轉向了夏洛斯。

  ????(哈啊,那,那個……!)想到莉蒂亞的嘴唇剛剛碰過那里,夏洛斯的下體頓時有了反應。

  ????“那麽,殿下,請不要躲避哦。”

  ????終於,夏洛斯的嘴唇與口紅的痕跡相重疊,甜蜜的溫暖感和葡萄酒的香味在口中蔓延開來,夏洛斯感覺簡直像品味了莉蒂亞的唾液一般,在喝完全部酒之后,久經開始圍繞他的身體加速血液流動起來。

  ????莉蒂亞突然挺立起身體,在夏洛斯耳邊低聲私語道,“這樣殿下算是與妾身間接接吻了吧。”

  ????“啊!”

  ????夏洛斯的身體禁不住狠狠顫動了一下,扭頭看到瑪娜竊笑的樣子,他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臉上更加的通紅。

  ????“呵呵呵……殿下這是有趣。那麽,瑪娜,你下去吧。”

  ????“是,莉蒂亞大人。”

  ????瑪娜施了一禮之後,關上門退出了。現在變成了二人世界,房間中流動著微妙的氣氛。

  ????“皇后大人,我……”

  ????突然,莉蒂亞柔軟的手指堵住了夏洛斯的嘴唇。

  ????“不行喲,夏洛斯,在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要稱呼我為母親大人,不是約定好了嗎?”

  ????她溫柔的說著,變成了與昨天一樣妖艷的惡魔。夏洛斯的心頓時急促起來,呼吸也開始變得不穩定。

  ????“呵呵呵……有些緊張啊。是那里硬了的原因嗎……?”

  ????“啊啊啊!”

  ????夏洛斯發出了哀鳴之聲,在桌子下,莉蒂亞的腳放到了他的雙腿之間。

  ????“可憐的孩子,以為我不知道從剛才開始就已經變得這麽硬了嗎?”

  ????莉蒂亞如衕責問小孩子一般的語調,就像尖刀一樣切開了夏洛斯的心里防線。

  ????“啊啊……抱歉……母親大人!”

  ????“呵呵呵……既然這麽說了,如果想要的話可以自己嘗試扭動腰部”哈啊,哈啊……“夏洛斯懇求的喘著氣,在莉蒂亞這麽說之後拼命地開始用她的腳摩擦著他的下體。

  ????“呵呵呵,就是這樣。就這麽連續做下去,變得越來越好色吧。”

  ????“母親大人,求您了……請像昨天一樣,讓我高潮吧……”

  ????“不行喲,昨天可是說好了喲,在想要的時候只能自己來解決哦。”

  ????莉蒂亞的腳尖通過布料,挾著夏洛斯的東西激烈地運動著。夏洛斯臉上只剩下毫無希望的屈辱以及妖異的愉悅混的表情。

  ????“啊,早上起來的時候,來了一次……一邊仔細的想著母親大人……一邊做著……”

  ????“真是個淫亂的孩子呢!早上抽出一發后現在又變得這樣硬了。”

  ????“對,對不起!是……艾娜,艾娜舔了那里……但,但是中途就結束了……”

  ????“哎呀,艾娜怎麽會這麽做呢……來人!”

  ????莉蒂亞大聲喊著,馬上就有腳步聲傳來。

  ????“請問有什麼吩咐。”

  ????“瑪娜,請把艾娜帶過來。”

  ????“是。”

  ????不一會兒,容貌與瑪娜相似的少女就進入了房間,低著頭。莉蒂亞看著梳著馬尾辮的少女,說,“艾娜,從殿下那里聽說,你早上進行了奉仕了吧。”

  ????“是。”

  ????“但是,最後並沒有完成。”

  ????“是。”

  ????“為何不做完呢。妾身把你放到殿下身邊,就是為了消除殿下的煩惱。但是,這種疏怠的行為,該怎麽解釋呢?”

  ????“對不起。但是,王子殿下自己討厭那樣,所以……”

  ????“殿下……?你沒有在說謊嗎?”

  ????“沒有。”

  ????艾娜淡淡地敘述著事情的原委,瑪娜在一旁不時偷笑著,而夏洛斯則害羞的不行,如果現在地上有洞的話,他肯定想鑽進去。

  ????“呵呵呵……哈哈哈哈!”

  ????“皇后大人,請不要笑。”

  ????“呵呵,這真是失禮了,那時的情況,我大致已經明白了,艾娜。”

  ????“在。”

  ????“你誤解了喲。”

  ????“誤解了……嗎?”

  ????艾娜的瞳中,閃爍出困惑的光芒。

  ????“那個時候雖然王子殿下說了討厭,不過那只是嘴上的話而已喲。”

  ????“那麽,那時的言詞是謊話嗎?”

  ????看著艾娜一本正經的態度,莉蒂亞不由得失笑。

  ????“也不是那樣,身體想要這麼做,理智卻害怕這樣,殿下那個時候,恐怕是誤解了自己的感情了。請記住,男人們都非常喜歡射精,如果勃起了一次,就要好好地做到最后。”

  ????“是,我領會了。”

  ????“呵呵呵呵……殿下,正如我所說,她是非常坦率的孩子喲。這次殿下也很壞呢,因為艾娜是你的女僕,所以請好好地下命令喲。”

  ????“好,好的……”

  ????夏洛斯像被責備的孩子一般,完全無法還嘴。

  ????“那麼現在,殿下的那裡……已經變得特別大了,從早上開始到現在就一直忍耐著啊。”

  ????“哈啊……嗚……嗚嗚!”

  ????莉蒂亞的腳又開始了上下的摩擦,那個微妙的刺激,讓夏洛斯開始喘息起來。

  ????“吶,殿下。就這樣保持著不上不下的狀態嗎?”

  ????“嗚……”

  ????“殿下,想要快速射出來嗎?”

  ????“是,是的……想要射出來!”

  ????夏洛斯禁不住莉蒂亞的淫語,他的肉棒在被挑撥幾次之後,已經是一觸即發的狀態。

  ????“呵呵呵……那麽,這次請在艾娜那裡完成任務。”

  ????“誒?!”

  ????莉蒂亞將腳從夏洛斯的股間拿開了。

  ????“啊,啊啊。”

  ????“那麽,殿下,這次要好好的給艾娜指示喲。”

  ????“指,指示……”

  ????“讓殿下的肉棒得到奉仕不是嗎!”

  ????“那,那樣的事……!”

  ????那樣的話語徹底打亂了夏洛斯的自尊心,他今天雖然第一次自慰了,不過,還是總覺得讓女人觸摸那里是荒謬的事情。

  ????“殿下,保持這種狀態是不是非常痛苦?而且,大臣和貴族們也都在做喲,只是不會當面說出來而已。殿下將來是要成為偉大的國王的,那麽從現在開始就該培養這種習慣,吶?”

  ????“嗚……”

  ????莉蒂亞的話語讓夏洛斯動搖了,被欲望的力量混亂了的頭腦完全無法判斷其中的真偽。

  ????“所以,試著說『艾娜,用那張嘴吸我的肉棒,讓我流出骯臟的汁液來』。”

  ????(嗚)這是非常屈辱的言詞,但是,這都比不上下體傳來的痛苦感。

  ????夏洛斯張開了嘴,因為快要哭了出來,所以聲音有些哽咽。

  ????“艾,艾娜……那個,使用那張嘴,吸,吸我的肉棒……讓我流出骯臟的汁液!”

  ????“是,知道了。”

  ????艾娜脫下了夏洛斯的褲子,用熟悉的手的姿勢拿出了他腫脹的肉棒。

  ????淫猥的雄性氣味在房間中擴散開來,夏洛斯的心里感覺到非常的悲催,在一旁不但是莉蒂亞,連瑪娜都在看著他的下半身竊笑著。

  ????艾娜的呼吸吹在上面,讓肉棒更加的鼓脹,浮在表面的血管都能清洗可見。

  ????肉棒尖端已經被粘液溼潤了,艾娜溫柔的把手放在了肉棒的根部,並用口吞入了尖端部分。

  ????“啊啊啊啊!”

  ????已經出奇敏感的肉棒傳來了雷擊般的快感,艾娜的頭每次前后運動的時候都會縮攏口腔來摩擦竿部,並用舌頭舔著龜頭。

  ????“哈啊啊啊啊!已經,已經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

  ????夏洛斯瘋狂的呻吟著,他抓住艾娜的頭,腰猛的往上一頂。

  ????“嗚嗯嗯!”

  ????艾娜發出了含混不清的哀鳴,但是,夏洛斯毫不介意的繼續揮動著腰。積存已久的渾濁汁液猛烈的射到了艾娜的喉嚨當中,吞入了大量粘液的艾娜皺了皺眉,但還是將它們喝了下去。不久,夏洛斯的精液完全射了出來,已經萎縮的肉棒從艾娜的口中滑出,他禁不住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啊,啊,太快了啊……雖說已經很急切了,但是也太快了。”

  ????“抱歉……無論如何都已經……”

  ????“殿下,早漏的男性不會被女性所喜歡喲,所以,今后請好好地培養耐久能力。”

  ????“知道了……”

  ????“以後,在自己高潮困難的時候,可以好好地找艾娜幫忙喲,她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好,好的,皇后大人……”

  ????夏洛斯那樣說著,終於失去了力氣。看到王子確實已經墮落了,莉蒂亞露出了滿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