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蜀山大弟子徐长卿陪同景天前往仙界,将关有蜀山五大长老邪念的灵盒送往仙界瑶池净化邪气。但是,当景天在仙界与魔尊重楼决斗时,灵盒中的邪念却向徐长卿道出了自己的来历,并说一旦自己毁灭,蜀山的五位长老也将死去,届时,就等于是徐长卿自己杀死了五位长老。

  自幼由蜀山长老抚养长大的徐长卿无论如何也不希望长老们死去,一念之差,竟打开了灵盒,将邪念释放了出来,也由此酿成了六界内的惨祸。

  得到解放的邪念来到人间,尽情吸收人间众生的邪恶思想,逐渐壮大自己,并幻化成人身,自称邪剑仙,六界之内,无人是其对手。他一举攻破蜀山,将蜀山的五位长老关进锁妖塔,并将徐长卿吞入腹中,又先后击败了魔界尊者重楼、妖界之王天妖皇以及鬼界之王火鬼王,将他们绑于蜀山习武场的白玉柱上,打算以蜀山为大本营,利用邪力一统六界。

  如今,六界中的人、魔、妖、鬼四界的首领都被邪剑仙抓获,余下的也只有仙界的玉皇大帝,以及神界的女娲后人、大地之母紫萱了。当得知徐长卿被邪剑仙杀死后,紫萱悲愤不已。她身为大地之母,理应保护世人的安全,所以,虽然明知自己并不是邪剑仙的对手,但她依然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只身前往蜀山,与邪剑仙一决高下。

  可是,她的行为实在是太愚蠢了,连六界的最强者魔尊重楼都不是邪剑仙的对手,甚至连头上的双角都被邪剑仙斩下,紫萱虽是女娲后人,又怎是仅依靠吸收人间邪气就能提升功力的邪剑仙的对手呢?

  邪剑仙没用了多少回合,就将紫萱伤于掌下,并以邪力封住了紫萱的神力。

  正当邪剑仙打算像对待重楼、天妖皇等人一样将紫萱绑在白玉柱上时,他看到横卧在地上的紫萱那玲珑的身姿。想当年人类的祖母女娲娘娘美艳不可方物,她的容貌能让星月因之闭塞、百花见之羞涩、山河为之倒流,当年商末君王纣王曾是一位雄才伟略的君王,只因在女娲庙中欣赏到女娲的绝世容颜,而不可自拔,竟题诗猥亵女娲娘娘,荒废朝政,导致成汤数百年功业毁于一旦。而每一代女娲后人都继承了女娲娘娘的那一份绝世姿容。

  今日紫萱身着一袭紫色的琉仙裙,薄如轻纱,帖服在身上,将紫萱那曼妙的身姿完美的衬托出来,那高耸的胸脯和修长的玉腿在纱裙的掩映下更是诱人无比,而她的高贵气韵更是令人不敢直视。

  盐此时的紫萱胸口因为受伤而剧烈起伏着,面容虽因受伤而略显苍白,却更显得娇弱迷人。邪剑仙被紫萱那充满大地之母的尊贵气韵所吸引,体内的淫邪之念忽然上涌,几乎令他不能自控。

  要知道,所谓「万恶淫为首」,淫念本就是众多邪念中最为阴邪的一种。邪剑仙吸尽六界邪念,体内的淫念自然不少,只是,邪剑仙自持高傲,觉得人间女子粗俗无趣、妖鬼之界的女子虽妖媚迷人,却也不过只是徒具一身臭皮囊而已,至于魔界女子,那更是丑陋不堪。只有神仙二界的女子才能令邪剑仙看得上眼,他本就打算攻下神仙二界后便大肆奸淫二界的神女仙女。

  而现在,神界最为尊贵的女娲后人已倒在自己的脚下,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透着无比诱惑的气息,邪剑仙便再也无法自持。倒在地上的紫萱看到邪剑仙突然仰天大笑。紫萱道:「邪剑仙,你别得意,就算你能够打败六界所有的人,就算你能够超脱六界之外,你也脱离不了道,你依然在道之内!总有人能够制住你,你逍遥不了多久的!」邪剑仙冷笑了两声,道:「以后有没有人能够制住本尊不知道,本尊只知道这个人肯定不会是你,现在是本尊制住了你,所以本尊想将你怎样就怎样。」「哼,你无非就是要把我和他们绑在一起,来羞辱我们六界之首,或者你干脆一刀将我们全杀了!」邪剑仙在紫萱面前蹲了下来,慢慢说道:「像你这么一个风华绝代、尊贵无比的女娲后人,本尊又岂能像对待他们那样对待你呢?本尊当然会用更好的方法来招待你咯。」说着,便伸手摸上了紫萱的脸颊。

  「无耻!」紫萱一手隔开邪剑仙的手,另一手挥掌而出,却全然忘记了自己神力已被封闭,这掌出的毫无力道。邪剑仙却将一把抓住紫萱的手,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随后一把抱入怀中,将头埋入了紫萱的丰胸之中。「啊?你……你干什么……住手……放开!放开我……啊……」突遭袭击的紫萱大惊,她双手用力撑住邪剑仙,想要将他推开,但邪剑仙的脸像是紧紧贴在自己胸口上,怎么推都推不开。

  邪剑仙双手抓住紫萱的外衫,向两边用力一扯,就将紫萱的外衫彻底撕烂了,露出紫萱那光滑的香肩,以及胸前那白皙诱人的肌肤。邪剑仙的脸还是埋在紫萱的乳间,并且一点一点将她推到一根白玉柱下,然后双手开始撕扯紫萱的琉仙裙,琉仙裙一被撕破,紫萱那双美腿便暴露在众人面前,那白皙光滑的美腿,简直就堪比她身后的那白玉柱。

  盐「住……住手……邪剑仙你……你混蛋……放开我!呃……不要……」紫萱不断的挣扎,但是始终逃脱不了邪剑仙的魔爪,倒是她那双美腿由于不断的挣扎而在破烂的琉仙裙下时隐时现,更加的勾人眼球,天妖皇和火鬼王的那四只眼睛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紫萱那双玉腿看,满目的淫荡之情。

  而邪剑仙正是这个目的,他不仅仅要自己羞辱眼前这个大美女,也要让别人来羞辱她,让大地之母的丑态万万全全暴露在外!只有魔尊重楼看不下去了。他的心曾经在紫萱的体内跳动过,之后他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得到紫萱的情感,虽然现在他的心已经回到了自己体内,但是他觉得自己依然能够体会紫萱的心情。此刻看着紫萱不断的痛苦挣扎着,他仿佛自己的内心也同样受者煎熬。

  「邪剑仙!妄你自称为仙,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禽兽行为!你还知不知廉耻?」重楼大骂道。听到重楼的话,邪剑仙才停手,将脸从紫萱胸口抬起,轻蔑地看着重楼,道:「哼,堂堂魔界尊者竟然和别人说廉耻?!哈哈,笑话!

  我邪剑仙本来就是一团糟粕,自然不知什么是廉耻。你是不是看不下去了?不想看?哼哼,本尊偏要你看,睁大眼睛好好的看!」说完,从指尖打出一道邪气击中了重楼,重楼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硬无法动弹,非但口不能言,连眼皮都不能眨一下,只能死死的盯着邪剑仙和紫萱看。

  「你……你这个畜牲!你杀了我吧!」紫萱用力向推开邪剑仙,却被邪剑仙将双手摁在白玉柱上,随后邪剑仙以邪气化作一条绳索,将紫萱绑在了白玉柱上。

  「唔……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放开我!」邪剑仙突然以邪力将紫萱的衣裙全部震碎,化作一条条碎布,而紫萱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肚兜和一条亵裤蔽体,那如玉葱一般的双臂、双腿和那如蛇一般的蛮腰完完全全暴露在众人面前,邪剑仙看到,天妖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紫萱身上赤裸的部位看,而火鬼王的脸上则泛起了荡漾的神色,如果不是被邪剑仙的绳索绑着,恐怕他们两个都要忍不住自慰起来了。而四周站立着的邪剑仙的爪牙守卫也看得手抖脚抖,几乎连长枪都拿不稳了。

  邪剑仙冷笑了一下,突然扒下了紫萱的亵裤。「啊!不……不要……不……住手!」紫萱的下体完完全全暴露在外,小腹下一团三角形的黑色容貌直勾人眼球。紫萱自然能够感受到那些淫亵的目光,那些目光就像箭一样直射紫萱的内心,使她更决羞辱难堪,不让下体暴露在那些淫亵的目光中。她紧紧地夹住自己的双腿,努力不让自己的下体暴露在那些淫亵的目光中。

  但是,她越是做出这样的举动,越是让人心痒难耐,数十道目光动也不动的盯着她看,只希望邪剑仙赶快将她的肚兜也扯去,然后就扒开她的双腿,看看至尊的大地之母的阴穴和普通人到底有何区别。

  邪剑仙突然一挥手,竟将天妖皇和火鬼王的绳索解开。天妖皇和火鬼王又惊又喜,更弄不明白邪剑仙究竟想干什么。邪剑仙道:「瞧你们两个的淫荡风骚样,只要你们肯归顺我邪剑仙,将来你们还是妖界、鬼界之王,却不用再受仙神人魔的欺压,而只在本尊一人之下。你们现在所想的,本尊也能立刻满足你们。」天妖皇和火鬼王一听大喜,立刻跪下,齐道:「属下今后定当竭力为仙尊效力!」天妖皇和火鬼王本非善类,起初不肯降于邪剑仙,只因自己本是二界之尊,怎肯屈膝臣服于他人?但如今得知自己的功力不及邪剑仙之万一,自然卑躬屈膝,甘做走狗。

  邪剑仙冷笑了一声,看着火鬼王徒具外貌的美艳皮囊说:「看你那风骚模样就知道一天都离不开男人,你现在肯定是春心荡漾,寂寞难耐吧。」火鬼王尴尬的低下了头。她的心思却是被邪剑仙猜透了。在鬼域她每天都要更换好几个男人来填补自己似无底洞般的欲望,而如今她被邪剑仙绑在这里数日,内心早已空虚的一塌糊涂,此刻又看到邪剑仙将要奸淫大地之母,简直希望自己和紫萱调换一下,让邪剑仙直接来干自己。

  只听邪剑仙道:「哈哈哈哈!小的们,还不快去替鬼王妹子脱衣,好生伺候。」火鬼王听了一惊,道:「什……什么?你要……你要我在这里就……就……」火「没错,就在这里!怎么?是不是不想要?」「不不不,怎么会呢?在哪里还不都一样,这样反而更刺激呢。各位哥哥们还不快来?」火鬼王确实淫荡之极,说着竟已自解衣衫,露出了自己妖媚无比的酮体。看到这里,周围的四十多名爪牙守卫至少有一半已扑向了火鬼王。不一会儿就变成二十多具赤裸裸身躯,缠绵在了一起,并不断地传出火鬼王娇呼、呻吟的声音。邪剑仙的那些爪牙,尽是从人鬼妖三界搜罗来的奸邪之徒,那些鬼界的爪牙平日里也受尽了这位妖艳鬼王的欺凌,此时看到她如此风骚发浪,怎还任受的住?

  这不堪入目的一幕被紫萱看在眼里,她又惊又怒又惧,只能闭起双眼,但肉与肉之间的碰撞声以及火鬼王极其淫荡的呻吟声却阵阵传入紫萱的耳中,她能够让自己不看,却不能让自己不听、不想,她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幅画面,想到过一会儿可能也会有数十只肮脏的大手在自己赤裸的酮体上肆意抚摸,想到这里,紫萱高傲的眼中竟泛出了恐惧的泪水。

  这时邪剑仙又道:「妖皇老兄,你说,这位紫萱姑娘,美不美啊?」天妖皇一愕,随即道:「美,当然美!美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邪剑仙笑道:「那你想不想……想不想看看这位大美女的双乳长得如何啊?」说,用食指隔着肚兜在紫萱的乳头上轻挑了一下,惹得紫萱如同被电击了一般,一声嘤呼,身子一阵颤抖,两行清泪忍不住滴落脸颊,更是我见犹怜。

  这一挑也像挑中了天妖皇的神经一般,他吞了一口口水,喃喃道:「想!想想!想!!」早在一百多年前,天妖皇就已经迷恋上紫萱的绝世容颜,并在一夜色胆包天前去袭击紫萱,不想女娲后人神力无穷,自己劫色不成,反被其所擒,更送往蜀山,关入锁妖塔中,若非邪剑仙作乱,他至今还不能重见天日呢。

  邪剑仙大笑,道:「那么就让妖皇老兄自己动手,把这丫头的肚兜给脱了,然后一饱眼福!哈哈哈!」天妖皇本想能够眼看邪剑仙奸淫紫萱已算走运,今后就是瞎了都没关系,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有如此艳福,可亲手脱去紫萱的肚兜,脚步不由自主地就向紫萱走去。

  「不……不……你别过来!不要过来!走开!别过来!」紫萱眼看天妖皇一步步走来,每踏一步心头的恐惧和绝望就成倍增长。很快,天妖皇边走到紫萱眼前,战战兢兢的伸出了双手。

  「你……你敢!」紫萱突然大喝一声!天妖皇竟被这一喝吓愣了,双手僵在半空中。他虽知道此时紫萱动弹不得,但确实有慑大地之母的神威,竟不敢下手。

  邪剑仙轻轻拍了拍天妖皇的肩膀,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一笑给了天妖皇无比勇气。

  他双手向前一探,便隔着肚兜摁住了紫萱的双乳,又搓又捏。

  虽然隔着肚兜,但是天妖皇依旧可以感受到紫萱那丰满双乳的弹性,那浑圆的双乳让天妖皇的一双大手都几乎捏不住,天妖皇暗呼过瘾,用掌心隔着肚兜摩擦着紫萱的两粒乳头,很快便感觉到它们已傲然挺立。

  「呃……你这混蛋……畜牲!放手!放开我!不要……不要!呃……不……」尊贵无比的紫萱何曾受到如此羞辱,她拼命挣扎着,怎奈邪剑仙的绳索将她绑的动弹不得,肢体小范围的扭动却只能够引起别人更多的淫念,却丝毫不能帮助她从天妖皇的魔掌中脱离。

  紫萱贵为大地之母,她已经活了两百多年,在这两百多年间,也只有徐长卿和他的两世前生顾留芳、林业平碰过自己,虽然经常扮作风尘,夜夜笙歌,那也只是为了刺激徐长卿,逢场作戏罢了,又岂能真让那些凡尘俗子占了自己的便宜?

  可是如今,不但被扒得几乎赤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竟还让天妖皇这妖怪在自己的双乳上为非作歹,紫萱已羞得几欲气绝。

  天妖皇捏了一阵后,突然抓住肚兜,用力一撕,轻柔小巧的肚兜便被整个撕下,随着紫萱的一声惊呼,美妙酮体已全裸在大庭广众之下。

  只见紫萱那一双尖挺的乳峰完全裸露,全身的肌肤散发出珍珠般的光泽,雪白的粉颈,盈圆的双肩,粉红色的乳头以及乳晕显示出圣洁的颜色,平坦的小腹上隐约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的匀称腹肌轮廓,从圆圆的肚脐向下延伸着一条淡淡的线,直通到处女的三角地带,那里居然是一丛茂密的原始森林,再往下就是那双诱人的长腿,雪白光洁、又长又直,线条极其优美,因为被紧缚两腿之间显得更加并拢,无懈可击得更是连插不进一根手指的缝隙都没有,圆润而小巧的膝盖下是线条匀称的小腿,小腿肚呈现出优美的弧线,一对裸露的玉足看上去恰到好处,不肥不瘦,十跟小巧脚趾的根部还长着可爱的小肉坑。

  在场的众人看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连邪剑仙的眼中都爆射出阵阵寒光。

  他一挥手松开了捆绑紫萱的绳索,然后将其摁倒在地,抓住她的双手。

  「不要!放开我!住手!不……不……」紫萱双手被缚,只得拼命扑腾着双腿挣扎,但是天妖皇很识相将紫萱的双足抓住,使其挣扎不得。

  邪剑仙突然仰天大笑道:「我要让六界的芸芸众生都好好看着,人类的祖母、女娲一族的后人是如何被人凌辱奸淫的!哈哈哈哈!」他聚集念力,单手一招,原本被关于锁妖塔中的蜀山五位长老突然出现,随即就被邪力绳索绑在了白玉柱上,每个人也都像魔尊重楼一般,眼皮眨都不能眨一下的盯着紫萱的裸体看,他们每个人都气愤填膺,却被憋着无法开口大骂。

  邪剑仙又向天空中打出六道邪力,分别幻化映照出六界的景象。

  「现在六界的所有人都看得到此地的景象,紫萱姑娘,以后你可使人尽皆知啦,哈哈!来啊,小的们,把衣服脱光了,在我们周围围上一圈,好好看着,表现好的,说不定末了我还会将她送给你们好好玩儿上一玩儿。」紫萱听了这话,更是惊吓的花容失色,早也没了高傲的架子,眼泪不住地落下,拼命挣扎扭动。

  盐「不……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你……不要!我……我求求你……你杀了我吧!别这样……不要这样折磨我……求求你……不要!」邪剑仙听了心中无比畅快,没想到这个尊贵无比的女娲后人竟然开口向自己乞求讨饶,心想更是要痛痛快快地折磨她一番。

  那些爪牙们一方面不敢违背邪剑仙的命令,另一方面确实希望能够有机会大饱口福,立即脱的赤条条的在紫萱周围围了一圈,满脸淫秽的表情,不论是人是妖是鬼,下体都傲然勃起,一柱擎天,看得紫萱心惊胆战。

  这是邪剑仙和天妖皇定力再好也已把持不住,扑倒在紫萱身上,开始对她大肆进行奸淫。

  邪剑仙大口含住了紫萱的乳房,不断地吮吸着紫萱的乳头,更不时用舌尖挑动乳头,还不时从左乳含到右乳,又从右乳含回左乳。

  而天妖皇则用一双大手从紫萱的脚踝一路向上摸去,当抚摸到紫萱那双白玉般修长光滑的美腿时,他便俯下身子,手口并用,在紫萱的大腿上又摸又舔,接着,他一点一点向上舔,随后用他那条非人的长舌探入双腿之间,舔舐着紫萱的两片阴唇,不住地绕着它们打转。

  「啊!!!不!不要!住手啊!停下来……求求你们……停下来!不要!呃不可以……啊!咳咳……呜呜呜……不要呃……呃啊!我求求你们,不要啊!不要……」紫萱何曾收到过此等凌辱,昔日她与林业平结合时,林业平对她极尽温柔,可是现在邪剑仙和天妖皇对她的乳头和阴穴又舔又嘬,惹得她是麻痒难耐,恨不得一刀将它们从身上全部割去。

  天妖皇双手仍在自己的大腿上乱摸,舌头却已舔到了自己的阴蒂,一阵阵麻痒如同电流一般袭遍全身。紫萱已经泪流满面,她竟咬牙关,闭起双目已身心抵抗身体的痛苦,喉中不断发出阵阵呻吟哀号之声。

  她忽然感到邪剑仙从自己的双乳间爬了起来,紧接着便感到有一根火热的硬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脸上。紫萱睁开眼睛一看,原来邪剑仙已不知什么时候也将自己脱的不丝一挂,正将自己的身下的大肉棒凑到紫萱的嘴边,轻轻撞击着女紫萱娇艳的嘴唇。紫萱大吃一惊,「啊」的一声,骇得忙别过头去,但是长发却已经被邪剑仙揪住,他一手捏住紫萱的脸颊,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紫萱微微张开的樱唇之中。

  「呜……不……呜呜……呜!」异常难闻的腥臭气味熏得紫萱连连干呕,她在绝望地呼叫着,被邪剑仙粗暴占领的嘴里却只能模糊不清地呜咽着,羞辱痛苦的俏脸上满是斑驳的泪痕。

  紧接着邪剑仙竟然用他的阳根在紫萱的口中前后抽插,让紫萱的贝齿来回刮着他的阳根。紫萱心一横重重的一咬牙,但邪剑仙的阳根却不知是什么构造,极具韧性,这一口怎么也咬不下去,反而让邪剑仙感到更加得痛快。

  「哦!爽!爽死了!咬得我真舒服!再来!再咬!用力咬!用力!哦哦!」邪剑仙一边说,一边依旧依旧反复抽插,极度享受。

  天妖皇也按耐不住,速速脱去了自己的衣服,挺起自己的妖根,将它插入了紫萱的乳沟之中,双手紧紧按住紫萱的双乳,让双乳夹住自己的妖根,亦开始前后来回反复抽插。

  圣洁无比的紫萱何曾见过这种阵仗,她的双手拼命想将邪剑仙和天妖皇二人从身上推开,却怎么也无力推开,双腿也只能胡乱扑腾,丝毫起不了作用,只能从喉间发出阵阵干吼,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