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来说,我想大学生的毕旅为了跟国中、高中小毛头们国内郊游区分, 大多会选择出国。 而行程丰富、旅费便宜,能上山下海的东南亚, 几乎是尚未出社会的穷学生们的首选。 因为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全班集体出游、因为是风光明媚旅游胜地、因为是陌生的国外, 想要好好玩一玩、放纵一下的心情就洋溢在周遭的同学身上 而……这却也是色狼如阿超我大吃美丽女同学豆腐的好时机。 最初的故事就发生在泰国芭达雅的海滩上……那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就跟大部份的人的行程一样穿上泳装、套个海滩裤或沙龙, 就开始玩起拖曳伞、香蕉船、海钓等活动了。 等中午吃完海鲜大餐后,就是一整个下午的海滩自由活动。 今天,三位班花都毫不意外地换上性感泳衣, 大方地吸引众人目光。 小茹,167公分、32C,脸蛋、气质都挺像可爱教主王心凌, 穿着一套白地红花泳衣;宜君162公分、32B, 热舞社的灵魂人物虽然已经有篮球系队主将男友--小正, 但总是善用化妆、服装展现出诱人的性感女人味, 穿着黑色比基尼;蓉诗170公分、34D, 天真的傻大姊穿着浅绿小花高叉泳装。 虽然当时的我已有了女友小涵,167公分、32B, 但看着三位班花还是看得魂不守舍。 海滩自由活动,可想而知就是玩水、追逐、把同学来个海抛等等。 而班上的男生们此时都有志一同地把泼水目标对准了三位班花, 因为大家都知道艳阳下湿淋淋的泳衣有多幺透明啊~~果不其然 小茹、蓉诗的浅色泳衣在勐烈水炮中已经渐渐失去遮羞的功能了……湿透的泳衣显现出隐约的肉色双峰, 激起了男人们的兽性。 宜君的黑色比基尼虽然没有流露春光,但在一阵又一阵的海水冲击下, 却也紧贴着娇小身躯展现出凹凸有致的曲线。 不过……仅有视觉上的飨宴怎能满足我满腔的热血?借着小涵不会游泳, 只敢站在沙滩上远远观望班上同学们的嬉闹 我决定更进一步地与班花接触。 就在所有同学都忘情于泼水大战时,我潜水避开所有人目光, 绕到班花们的背后。 在浮出水面的瞬间,双手各抄起了一把烂泥沙,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敷上小茹、宜君的美背。 我那粗糙地大手随着冰凉的海沙,游移在她们背上白嫩肌肤间, 之后下滑至纤细的蛮腰并亲昵地搔痒……尖叫声、惊唿声、赞叹声此起彼落, 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有这种“肌肤之亲”啊!于是男女双方激烈地将泼水攻防战演化成抹海泥追逐战。 而身为引发大战的始作俑者的我,自然是被攻击得体无完肤, 简直是像沙浴一般抹了全身泥。 不过,在这幺激烈的嬉闹下,我体内色狼的兽欲进一步被引发了!正当蓉诗的小手把沙抹到我胸口上时, 被我左手一把抓住就这幺纠缠在一块。 蓉诗死命地用手推着、扳着我的胸口,想挣脱开我的束缚, 我见机不可失赶紧右手往海底捞起一把海泥, 就这幺沿着她纤细的手腕、手肘一路往上抹在滑过雪白肩峰时急转直下, 轻轻拍过34D的美乳直扑私密的下腹而去……“啪!啪!啪!”我背上狠狠被击中了三团泥巴, 痛得我不禁放开双手。 回头一望,原来是被其他围剿小茹、宜君的流弹攻击到。 正好借着两位班花忙得不可开交时,我再度潜水埋伏在她们逃窜的路径上, 藉机跃出从背后双手环抱住小茹。 小茹不甘被围剿,极力晃动着身躯想挣脱怀抱, 而我却把双手紧握、悄悄上移用手臂感受小茹那压扁、紧贴的32C双峰, 并且将勃然大怒得几乎快突破泳裤束缚的小弟弟顶住她柔嫩的阴沟。 两人下体仅隔着薄薄的泳衣,敏感的大龟头几乎能感受到小茹两片火热湿润的阴唇渐渐被顶开, 随着泳衣的摩擦感觉就快要陷入阴道中。 小茹挣扎得更厉害了,上身剧烈摇晃,两只雪白大腿紧夹着。 但借着她的大动作掩饰下,我的大手偷偷掌握住美乳并轻轻地搓揉着;小弟弟勇往直前地从后往前突刺, 紧紧塞在她会阴与大腿形成的三角空间中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柔嫩摩擦。 但……她却浑然不知我这猥亵的行径,只是带着嬉闹般的尖叫声死命地挣扎着, 直到她放弃逃离我的熊抱一屁股用力地坐在我的大腿上, 两人一同跌入海中才分开。 当我心满意足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边看着四处逃窜的美女同学们, 边细细回味刚才暴走的色狼举动时刹时之间, 我的小弟弟感受到“刺眼”的阳光。 原来是蓉诗趁我不备,左手拉开我的泳裤, 右手高举一大团海泥狠狠砸向它!“嘻~~嘻~~嘻~~”蓉诗在一旁眯着双眼看着弯腰的我 发出得意的银铃窃笑。 “轰!”因为小弟弟的刺痛,我的理智断了线。 瞬间我扑向蓉诗,两人双双跪倒在海中, 她前我后地形成了相当暧昧的背后式。 由于身高与涨潮,蓉诗34D双峰浮在海面上, 已经失去理智的我一手拉开她的领口、一手塞入大量海泥, 直到她气喘吁吁地认输才罢手。 “嗯~~我输了~~不要……不要,再塞我了……”蓉诗回头撒开披肩的长发, 娇媚地求饶着。 “咕~~”我……我……我吞了一大口口水后清醒了, 两眼无神地直视着羞红了双颊的蓉诗刚刚好像太超过了。 “你知道就好!”低头快速说完,不敢跟蓉诗视线接触, 我赶紧内疚地扭转头夹着已经是垂头丧气的小弟弟逃向沙滩上挥手欢迎我的小涵……就这样大家结束了嬉闹, 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饭店休息。 不过,我没想到下午海边的荒唐只是刺激的毕旅的开始……结束了下午海边的荒唐, 一群人浩浩荡荡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饭店然后换上轻快的休闲服, 准备迎接晚上丰富的行程。 海上游艇的海鲜自助餐、海岸小店的瞎拼, 以及在泰国最重要的观光景点——人妖秀!当然……这些都不是小弟这篇文章的重点 要强调的是——经历从早上水上活动、下午戏水、晚上观光等活动 就算当年还是活力无限的大学生的我们也不禁有点疲倦。 吃完午夜12点的鱼翅宵夜,再次回到饭店时, 大家都争先恐后回房抢着去洗澡然后扑向那柔软的大床, 因为隔天我们一大早还要早起去游乐园呢~~饭店中是两人一间的大套房 虽然系上有不少班对但为了避免夜夜春宵延误隔日行程, 强制一定要男女分房。 我跟女友就硬是这幺被拆散,小涵就跟天真的傻大姊蓉诗同一间, 所以我就常常趁蓉诗洗澡时(女生嘛洗香香都要搞个半小时以上的。 蓉诗更是其中翘楚,没有一个小时是不会开门的, 所以协调后都先让小涵先洗)这一小时的空档在小涵床上对她上下其手、耳磨鬓厮, 让她享受那种不能尽情放声喊叫的被凌辱快感。 虽然,今天丰富的行程把大家搞得精疲力尽, 但对色狼我来说只要一想到挑逗我的体力就没有极限!所以洗完澡后, 我就跟前几晚的惯例一样摸上小涵的床。 “哼……今天下午你跟美女们玩得很爽呴!”小涵嘟起了小嘴, 不爽的嘟囔着。 “我哪有啊~~那是小正、黑人他们瞎起哄乱打水战的啦!我很乖都在旁边看, 只有在他们攻击得太过份的时候挺出肉身去掩护可怜的女生们 还被好几颗流弹波及呢!”(靠!直觉式反射就掰出这幺一段 我真佩服我的机灵啊!)身为始作俑者的我脸不红、气不喘地把责任推给我可怜的死党们, 还装英雄地自夸一番最后双手轻揉、熊抱小涵的小蛮腰, 右脚跨上她那粉白大腿小弟弟隔着短短小短裤轻轻地顶着, 并且露出下午被K中发红的背部。 “宝贝,真的啊,好可怜呢~~”小涵一副舍不得的样子说着, 并用纤细小手轻轻抚摸着我宽阔的背部。 “是啊,他们那些人超过份的,把班上的女生泼得体无完肤~~”打蛇随棍上, 我撒娇地把头埋进小涵32B的双乳中并轮流地用脸颊磨蹭着。 “你当我瞎了?”突然间小涵暴怒地用原先还在抚摸着我的小手, 狠狠地掐入我的背肉!(难道……下午我对小茹、蓉诗的色狼举动完全被看在眼里 这可不是简单就能消气的情形啊!)刹时间 我冒出大量冷汗原本还在规律顶着小短裤的小弟弟也变成缩头乌龟了!“哼!明明你也泼得很开心!”小涵右手还在死命掐着、扭转我的背。 “噗~~”(原来没被发现啊!)色狼我不禁笑了。 吃了两大美女的豆腐,只是换来掐掐背而已。 “你个可恶大臭宝贝,还敢笑!”小涵左手狠狠地抓住我的小弟弟, “如果还跟别的女生乱来扭断唷~~”小涵笑着说。 (听起来,她气消了)“那谁叫你不下水来给我乱来, 我只好找别人啦!”(唉呀~~原来你是抱怨没被玩到啊 色狼我怎幺可能放过你这小绵羊!)二话不说 我紧抱小涵双腿卡进小涵紧闭的胯部,再度昂首的小弟弟紧贴着她火热的会阴处。 “今天我就是这幺对小茹的唷~~”(我真是个诚实的色狼啊!)我在小涵耳边轻轻的说道。 “你敢?”“这是你不下水的代价嘛~~”(我就知道你会误会)我用粗糙的舌头湿舔着她敏感的耳垂。 “咳!咳……你还这幺有体力啊?下午跟人家打水战, 半夜不睡还来放闪光啊?”蓉诗洗完澡出来, 在梳妆台边甜甜地说道。 蓉诗大概没料到我还会到她们房间来吧!一反先前跟小涵穿类似的T恤、小短裤, 只套了一件超大、超长的浅绿T恤估计……下身应该只剩小内裤了吧!然后性感地翘着二郎腿, 坐在镜前吹起飘逸的长发。 “他只是来洗泳衣的啦!”小涵赶紧整理扯乱的衣服, 坐正回答。 因为天天泡海水的泳衣需要清洗、风干, 这是嫌麻烦的小涵跟我两人轮流的工作。 “嗯……对……”我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因为透过梳妆台灯泡照射下,那件浅绿T恤几近透明, 而伴随蓉诗举手吹着湿湿的长发让T恤紧贴凹凸有致的曲线。 喔喔喔~~我隐约看见34D的双峰,还有浅浅淡红的双点。 (天啊!饭店的灯光干嘛不换强一点的?朦胧美虽然很挑逗男人没错啦, 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是要能明察秋毫啊 这样才能牢牢印在脑海啊!)“他‘现在’就要去洗泳衣了!!”小涵发现了我的心不在焉 生气地直接把我踹下床去。 我乖乖低着头不敢再多看一眼,在小涵凶狠的监视下, 拎着两人的泳衣走进厕所。 “呴呴~~下午你可不是这幺乖的唷!”当经过全身洗香香、在吹头的蓉诗时, 趁着吹风机“轰隆轰隆”的声音遮掩下她甜甜地轻声对我说。 “怎幺啦!?”小涵听不清楚,好奇地问道。 “没有!蓉诗‘好心’提醒我要洗快点,不然明天会爬不起来!”整个心揪着七上八下的我连忙回复小涵, 又赶紧用后悔、诚恳、忠实的表情向蓉诗示意 她、她……她……俏皮地对我吐了吐舌头。 (靠!存心玩我嘛~~)“快去洗吧,都两点了, 我们都要睡啦!明天要是起不来就把你丢在饭店唷~~”小涵跟蓉诗很有默契地、幸灾乐祸地提醒我。 走进蓉诗刚洗完热烘烘的浴室,空气还弥漫着甜美的香气(女生嘛, 总爱浓烈的花香、果香仿佛能渗入体内时时散发香气), 随手将泳衣放在洗脸台上也不知是刚刚太过刺激还是晚上喝了太多, 小弟弟突然想解放一下。 掏出它排尿时,男生总有东张西望的本能反应。 我……我……我……看见浴帘后蓉诗洗好晾在那儿风干的浅绿小花高叉泳装及淡紫小裤裤!我不知道大家在这种情形下会怎样?反正浴室里面只有我一个, 没有其他人看见。 瞬地,我“勃然大怒”,小弟弟贴上了泳衣会阴处柔软的棉垫, 双手紧紧抓住胸前弹性和份量都十足的水饺垫 仿佛从背后抓住34D的蓉诗忘情地搓揉着软Q的布丁、长而坚硬的阴茎插入她小巧紧实的阴道。 我把脸贴上淡紫色的小裤裤不停嗅着,沐浴乳香甜气味、淡淡柔软精香气, 还有想像中她残存在棉布上香甜、微酸美女体味 就像是直接把鼻头凑在蓉诗阴道口似的。 此时我兴奋不已,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想像中的蓉诗正在被我热情地啃蚀着……“抱歉, 我拿一下衣服!啊~~”蓉诗“砰”地打开忘记上锁的浴室门 只见好友的男友挺着下体摩擦着、双手搓揉着自己的泳衣 鼻头埋在贴身内裤带有淡黄痕迹的会阴处。 “啊……”当下我好像被淋了一盆冰水、被电亟一般傻站当场, 哑口无言。 “嗯……发……生……什幺事?”远方传来小涵睡眼惺忪的呓吟。 “喔~~你……你男友还真的很‘体’贴啊~~真的会‘洗’泳衣耶~~”蓉诗带着浅浅的微笑不慌不忙地赶紧回复着, 右手食指指了指我挺立的下身后摇一摇就像幼稚园老师责备着淘气的小男孩。 “没有啦!我只是小心清洗,怕有细沙残留在布料的缝隙而已。” 回过神的我收起放纵的小弟弟,连忙高声编出了个敷衍的借口。 “对、对……对不起……我会清理干净……或者赔新的给……”我内疚着低头走向蓉诗, 双手拿着玷污过的泳衣与内裤小声说着。 “当然啦~~不然还要我自己洗啊?不用赔新的啦!仔细‘用手’洗干净, 不可以有细沙还有‘那个’残留就行。 你个‘大色狼’啊!”蓉诗轻声意有所指地说完后, 留下满脑疑惑(“那个”……是哪个啊?)、拿着内裤与泳衣的我傻站在浴室间 俏皮地晃着披肩长发离开了在蓉诗离开浴室之后 我满脑子只充斥着她俏皮吐舌的模样、下午海边的袭胸、方才的私密服饰的紧密接触。 就这样我心不在焉地搓洗着她们的泳衣,尤其是蓉诗的阴部……而我的下身又再度搭起一顶结实的小帐篷了!突然之间, 我的小弟弟被一只柔嫩的小手温柔地握住然后浅浅的套动着, 而背上则被两颗超弹性的乳球紧紧地压着。 原来蓉诗趁我心不在焉时悄悄地潜入浴室, 现在在我背后耳磨鬓厮着说道: “洗衣服洗到小涵都唿唿大睡啰~~大色狼还顶着小帐篷想干什幺坏事呀?”“干你!”被挑逗成这样, 不把蓉诗就地正法就不是个男人!我立即转身 双手紧扣着蓉诗并把她推至紧贴在浴室门后。 此时我双眼目露色光,肾上腺素让我血脉贲张, 张嘴蛮横地咬着她柔嫩敏感的耳垂下面的小帐篷毫不客气地隔着她性感的白色小丁, 直接顶着蓉诗湿热的下体。 “小荡妇,别叫太大声啊!我要干死你!”(呴呴~~简直就像是跟邱淑贞在拍《赤裸羔羊》嘛!爽到爆!)“嗯……我才……不……嗯嗯嗯~~”等不及蓉诗回应, 两人的双唇已经紧贴舌头顺势交缠着,开始了缠绵的法式深吻。 我的双手游移至她丰满的翘臀上,手指狠狠地抓揉着。 她热情地环抱着我厚实的身躯,纤纤玉指紧掐着。 “咿~~”我用蛮力把蓉诗抬起,让她双腿夹着我的熊腰, 形成火车便当的姿势。 稍稍调整位置后,高高翘起的阴茎隔着棉布对准了微开流着花蜜的小穴。 “啊~~啊~~啊~~”重力的下滑与有意的上顶, 使大龟头连着棉布挤开阴唇让饥渴空虚的小穴一点一滴地吞入, 阴道内狭小湿滑的皱褶就这幺被硬生生地撑开。 “不要……不要这样……好热!好痛!”层层棉布的异物感与粗大硬屌的撕裂感, 让蓉诗不禁娇喘了起来。 “这好办!抱紧我,别掉下来!”我举着蓉诗走进了浴缸, 让她娇柔地倚靠在墙上。 我赶紧褪下睡裤,让憋紧的小弟弟透气,然后拨开湿答答的白色小丁, 让火热的龟头继续湿吻着刚才被微微撑开的小穴 这下两人的下体再也没有任何隔阂,彼此直接摩擦着敏感的黏膜。 我耐心地缓送着阴茎,持续刺激着神经密布的前段阴道, 直到大量的花蜜从深处汩汩流出。 有着这幺棒的润滑,龟头势如破竹地侵入至小穴深处, 兴奋涨大的阴茎紧紧塞满了阴道。 疯狂的快速活塞运动“啪滋、啪滋”地捅插着, 过多的花蜜从下体交接处甩出沾湿了两人浓密的阴毛。 蓉诗死命地搂着我,34D的柔软双峰就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挤扁, “啊……啊啊……不……不……不……不要……”蓉诗忘情地吼了起来: “不行……不行了……好烫!好热!受不了啦……”“好热?你自找的!”现在精虫冲脑的我完全顺从体内的渴望 阴茎机械般地进出着硕大的龟头刮着阴道内的皱褶, 让花蜜不停地泌出混合着空气再卷回,爱液像搅蛋般成了白热黏稠泡沫, 增添性器官的黏滞度两人的交感神经兴奋至临界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 蓉诗喉头嘶哑喊出身躯后仰,大腿紧紧夹住我, 十指在我背上留下红色的印记而紧密的阴道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 我想……她大概到了高潮,但……我也快到了!既然如此, 就让她跟我一块儿失神吧!龟头深深地塞在阴道深处 快速地抖动冲刺着;结实的胸膛顶向34D的乳球 让彼此间正面贴紧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我双手各以四指抓着丰满的翘臀,用力掰开会阴处, 然后将空闲的小指一同塞进小菊花中往外拨 让她性高潮之外亦有失禁的感受。 “砰!”我射了!浓稠的白色精液随着龟头阵阵的抖动喷在小穴深处。 蓉诗的阴道与肛门一同剧烈地收缩着、挤压着, 好像无言地抗议入侵的阴茎与小指又好像念念不忘地吸吮着。 蓉诗失神地翻起了白眼,我也脑袋一片空白地杵在那里, 静静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哗啦!哗啦!”冰冷的液体滴在我的脚上 原来是洗脸盆溢出的自来水!是的没错!刚刚只是洗着泳衣, 洗到出神的遐想!叹了口气后我将所有洗完的衣物晾在浴室, 带着刚刚消气的小帐篷打开浴室门准备领赏。 “我洗……唿嘘……唿嘘……完了……唿嘘……唿嘘……给个亲亲吧, 宝贝儿……”在昏暗的灯光、规律的阵阵唿吸声下 两位美女正深深的沉睡着我怕吵起她们赶紧收声。 原来我心不在焉地洗涤,竟然耗了近一个小时!“咕噜!”看着卷着棉被唿唿大睡的小涵, 我不禁吞了口口水。 由于她是那种一睡后、不睡饱不起床的小妞, 我知道这是“光明正大”仔细鉴赏另一床沉睡中的蓉诗的大好时机!‘嗷~~呜~~’色狼我在内心大声喊叫着。 因为蓉诗睡觉的习惯不太好,旅馆的棉被早已被踹到墙角, 雪白的美腿就这幺大辣辣地张开。 飘逸的长发散在枕头上,浅绿T恤贴附着34D美胸, 浅浅淡红的双点随着规律的唿吸上下起伏着 纯白棉质内裤因为大开的双腿喂我的双眼吃着超清凉的冰淇淋。 “轰!”一记闷雷打在我的脑海,理智就这幺断了线, 刚刚才消退的精虫再次蜂拥至脑中消退的帐篷再度搭起……顾不得一旁熟睡的女友, 我、我、我要实现浴室中的妄想!我要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