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4年了吧,至今对那晚的事还历历在目。 那时候大三,5月31日那天。 (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第二天是六一儿童节, 刚好是我宿舍一兄弟的生日)傍晚时分我一个人无聊的从宿舍往校外走, 其实也没有目的或许是奔着网吧去的,在校园的路旁看见了我们班的班长, 她和我们几个平时一起玩的多的男生关系都挺好的 只是那段时间一起玩啊吃饭啊什么的少了听说是有些为情所困。 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草坪上感觉有心事, 我到招唿道: 「,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啊?」她回到: 「哎 好烦躁好想找人喝酒。 」「晕,没事喝什么酒啊?」「哎呀,心里好烦躁, 又说不出来要不把小刚和小叶也叫出来(小刚也是我们一起玩的很好的朋友, 小叶是和她一个宿舍的平时一起玩的多)。 」我想到,叫出来也好,反正最近大家都没怎么在一起好好玩啊, 聊天啊什么的。 然后她就开始打电话了,小刚那天可能是去网吧玩游戏了, 然后手机没带一直没联系上,后来叫了另一个朋友小胖, 人很好酒量很一般的一个家伙。 然后就去校门口的大排档吃东西,喝酒了。 开始我就建议先拿一箱酒,然后不够叫那个桶装扎啤。 第一箱酒没一会就喝完了,然后我说喝扎啤吧, 那个好喝点。 娉娉直接说: 「还来一箱吧,不够再叫扎啤。 」只有听她的,喝的时间也挺长了,途中上了几次厕所, 我感觉状态还行。 但小胖趴在桌子上说不行了,然后睡了,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 小叶陪我们喝完了第二箱,到这里我就准备算了的, 因为我和觉得喝的难受了。 哪想到娉娉直接说: 「还叫个扎啤啊,刚你说请客和扎啤的。 」喝酒喝嘛,加上酒意也上来了,小叶说也不能喝了, 趴上桌上半睡的期间娉娉一个劲的叫喝,我当时就想, 以前知道你有酒量但也没这么有酒量吧。 终于喝完了那桶扎啤,她还一个劲的叫,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她醉了, 各种喊酒喝也许是心理也不舒服吧,小胖也醒了, 小叶也在劝说不喝了回去了。 好说歹说,终于不喝了。 但是一个问题出现了, 现在怎么办呢?回去?已经凌晨1: 00了, 宿舍11: 30就关门了我和小胖的意思是回去叫宿管阿姨看门, 我们俩可以直接爬宿舍院的大门。 娉娉就不愿意,说不想回去,怎么劝都不行。 小胖说把她俩找个旅馆,我们回宿舍吧,我说行。 然后连扶带背的终于把她弄到一个小旅社了, 开了个双人房间。 娉娉说她拖鞋掉了,我又跑回去找拖鞋,只感觉人头重脚轻的。 还好,在路上看见了鞋子。 回去的时候,发现小胖已经趴床上睡着了,小叶也睡着了, 娉娉还哼哼的不知道说些啥。 看到有点不对劲,是要吐了,我赶快扶起她, 往洗手间走由于她已完全站不了拉,我的手不可避免的碰到她的乳房了, 手感还真不错加上酒精的作用,就感觉大力的贴上去, 甚至握住心理一阵激动。 而且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更是激动。 完了,扶她在床上,她捻转了几下,衣服有些凌乱了, 可以看见奶罩的颜色和样子了我藉故在她旁边, 拍拍她问: 「娉娉还好不?是不是难受啊?」回答我的只有哼哼, 她已经完全醉了。 然后我就藉着帮她弄衣服,我想反正发现了就说帮她弄衣服, 我发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就大胆的摸起来了, 慢慢的我不满足隔着奶罩摸就直接把手伸进奶罩摸起来, 娉娉的起码有D手感很好,揉搓起来感觉好极了。 慢慢的,她也有反应了,不过并没有把我手拿开, 而是有些呻吟还带有一点迎合。 这无疑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我也不敢脱下她奶罩,怕第二天留下可怕的证据。 然后就把内衣往下拉,疯狂的开始揉搓,一会儿她又开始吐了, 没办法只有藉机揩油她吐完了估计是要上厕所, 我也没好意思继续待哪来就回到了房间,看见小叶躺这, 乳房半露的白皙,对我很大的诱惑力,但又不敢想对娉娉那样肆无忌惮, 于是我就试探性的摸了一会手感比娉娉的还好, 乳头也是粉红色的。 没一会儿,厕所有动静了,我知道娉娉要回来了, 于是我感觉停手了。 娉娉回来直接躺床上了,我抑制不住自己了, 那时候已经精虫上脑。 于是再一次上去摸她丰满的乳房,力道越来越大。 她开始呻吟了,慢慢的迎合我,我直接趴在她身上, 并开始和她接吻了。 这样越来,我和她都更加激动,手不自觉地往下摸了, 她半拒不拒的我开始揉搓她的屁股了,因为她穿的裙子的缘故, 太轻松了。 娉娉更加激动了,屁股疯狂的摆动,我也是一阵激动, 手开始摸向核心地带手深进去,有很多水,很滑。 开始抚摸她的阴蒂,她全身都抖起来了, 口中还模模煳煳的说: 「快点, 既然都这样了快点。 」我也没多想,继续抚摸着,我喜欢看她无比的激动, 我想娉娉的性慾已被我挑的很高了吧,她手开始摸我的JJ了, 我也不满足摸她的阴蒂了头开始伸进裙子里, 开始舔她的私处娉娉也格外的卖力,手深进我的运动短裤里开始套弄起来。 我看了下那俩还谁的很死,我感觉把电视机也打开了, 用电视机的声音可以掩盖一下。 慢慢的,我感觉下面好涨,于是我试探性的看能不能让娉娉给我口交下, 我们姿势变成了69式我也故意把JJ拿出来放在她脸旁边, 很自然的我们开始相互口交起来,这是第一次享受口交, 没几分钟我就有射精的欲望了,于是我感觉停了下来。 我继续在挑弄娉娉的性慾,她都忍不住全身剧烈的抖动了, 估计到达了高潮吧。 全程娉娉闭着眼的,口中哼哼着, 偶尔能听见: 「快点啊, 既然都这样了快点啊,哎!」说实话,听到叹气, 我也有点心伤不过看她好像也没反抗的意思。 于是我胆子越来越大,JJ开始摩擦她的私处来, 我也不敢直接进去怕她还是一个处的话,那就不好了。 就来回在在阴唇里摩擦,其实就光这样,我就已经很是兴奋了。 看得出,娉娉也很HI,后来看到她都忍不住了, 手扶住我的JJ往她的小穴里赛我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噗」,插入了,没有传说中的那一个阻隔, 当时心里轻松很多既然不是处女,那样心里就不会有那么重的罪恶感。 酒精和精虫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我开始抽插起来, 娉娉也在迎合着我JJ的动作。 「啊!」「喔!……」等愉快的呻吟声也从她嘴里不断发出, 看的出来她也在压抑着自己因为她的声音很小。 估计也是怕那两个死猪听见吧!我的手也开始再一次的攀上她的乳房, 轻捏她的乳头我喜欢看她被我挑逗的无以复加的样子, 然后我的大鸡巴也在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进行活塞运动。 慢慢的,我进入了状态,手的力量也在不自觉地加大, 动作也在加快把整个乳房都揉变形了,看着娉娉的奶子在我手中不断变换形状, 我更加激动也加上喝酒了的缘故,没一会儿, 感觉要爆发了。 胆子没到那一步,还是没敢直接内射的。 我赶快拿起旁边的卫生纸,撕了很长一段,然后包裹起来, 准备等我射精时包住我的阴茎。 娉娉也明白过来了吧,加大了扭动的速率。 啊!太爽了!「噗,噗,噗……」在高速中, 我终于忍不住快速拔出JJ,用早已备好的卫生纸包住了, 全部射在了卫生纸上。 顺便还帮娉娉擦拭了下身。 射完后,罪恶感有点冒上心头,也忐忑。 不知道第二天醒来,一切该怎样面对。 好在,她估计也是极度困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也架不住困意,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第二天9点多我被电话吵醒,原来是宿舍过生日的哥们问我在哪里, 说是一起去他家吃饭他妈开车来接我们了。 于是我只好匆匆回到宿舍。 当天晚上,很多同学又是聚到一起,也聊起了昨天的喝酒。 但我都选择性忘掉了那一段美好的时间,就着重讨论喝酒的过程。 而且我还故意试探性的说到: 「喝多了, 感觉很多记忆都模煳了就记忆最深刻的是娉娉一顿叫酒喝, 把我们三个都喝倒了!」然后娉娉也说: 「啊 我都不记得了我有叫酒喝么?我完全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或许她也是在刻意回避那啥吧!往后我们关系依旧, 依旧是很好的朋友各自有男女朋友。 我想那天,是我们喝酒后荷尔蒙作祟吧。 其实我不期待再和她有什么样的事发生,我觉得有她这样的朋友足够了, 因为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忆起这段回忆,不免有些激动, 或许这就是人的矛盾心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