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代價
代價

  代價(超經典的亂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一樣。

  我五歲那年,母親和父親離婚了,原因是媽媽覺得爸爸沒法使我們過上好生

  活。我和爸爸一起住,自從離婚後,爸爸變得悶悶不樂,身體也一天天的變壞,

  終於在我八歲那年病故了。父親買了保險而受益人是我,因此我得了一大筆錢。

  母親將我接過去住,雖然她對我很好,但我仍然十分恨她,如果沒有離婚的

  話,父親一定還活著,我決定要為父親報仇。那時我還小,只有這麼個念頭,卻

  沒有具體想下去。

  轉眼我已經讀高一了,我開始考慮報復媽媽的事,既要讓她生不如死,又要

  不犯法,一時間還真想不出來。

  那時我十六歲,媽媽四十歲。

  直到有一天我放學回來,叫了幾聲但卻沒人回答,我想也許媽媽還沒回來。

  當我走過浴室時,聽見裡面有水聲而且門沒鎖,我輕輕的推開門,發現媽媽正在

  洗澡,她光著身子側對著我。

  媽媽的身材真好,雖然四十歲,卻依然皮膚白皙光滑,雙乳堅挺再加上媽媽

  本來就長的娃娃臉,看上去好像只有三十歲的美女。我頓時有了報仇的計劃,我

  要姦淫她,要插她的小穴,不僅我插,而且要讓更多人插,讓和她有血緣關係的

  人都來上她,讓她嘗嘗亂倫的滋味。再讓她為我們生幾個孩子,讓她生不如死,

  讓她變成人盡可夫的母狗。

  想到這裡,我心裡興奮極了。

  這時媽媽洗好了,我趕緊退了出來,我想等時機成熟了就有你受的。

  第一章小姨

  進入高一後,由於學校離家比較遠,所以我搬到小姨家去住。小姨是我媽媽

  的妹妹,今年三十六歲,她叫陳玉菁,我媽叫陳玉珍。我媽還有一個姐姐,比我

  媽大二歲,叫陳玉珠。小姨是一個銀行職員,不知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結婚。

  我對我媽媽的恨也延續到她家人的身上,所以我決定連她們也一起報復。

  大約是五月底,天氣真的很熱。那天我回家,小姨問我:「學習好嗎?」

  「還行就是功課多了點。」我回答道。

  這時我發現小姨今天穿了件新睡衣,有一些透明,睡衣裡面小姨穿著粉紅色

  的胸罩和內褲,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

  回到房間後,我躺在床上開始制定姦淫小姨的計劃。由於是第一次,沒有經

  驗,所以我決定用安眠藥加酒來灌倒小姨,然後再插她的小穴。我從藥房買了一

  瓶安眠藥,又從酒櫃裡找出一瓶葡萄酒。我將安眠藥放入酒瓶中直到全部溶解。

  晚上,小姨回來了。

  「小姨,我考了全班第一。」

  「太好了,真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小姨高興的摸摸我的頭。

  「小姨,我們慶祝一下吧!」

  「好啊!」

  我見機會來了,就拿出準備好的酒給阿姨倒了一杯:「小姨,平時你對我太

  好了,我敬你一杯!學校規定不能喝酒,所以我用可樂代替。」我拿起可樂做了

  個乾杯狀。

  「豐豐,真是好孩子。」小姨高興的看著我。

  在我的誇獎和恭維之下,平時不勝酒力的小姨竟將一瓶酒都喝光了。小姨醉

  倒在沙發上,令人興奮的時刻終於來了。

  我將小姨抱回到她的臥室,三下五除二的把小姨脫了個精光,小姨平躺在床

  上,所有的地方都一覽無餘。高高的乳房、紅暈的乳頭令人愛不釋手。我用力搓

  捏小姨的乳房,慢慢的小姨發出了呻吟聲,這時我的小弟弟像一個巨人般的挺立

  在身前。(想找男人激情我的屁股又白又大qq178872118)

  我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小姨的下身,沒想到小姨下身的毛又密又黑,我費了好

  大的勁才找到她的小穴。兩片粉紅的陰唇一張一和的,好像在說:「快來吧!我

  需要你。」

  我把手指插進小穴裡面,好溫暖,舒服極了。我開始不停的插小姨的蜜穴,

  嘴巴舔著陰唇。這時小姨的蜜穴裡流出了淫水,味道鹹鹹的有點騷,但我很喜歡

  這種味道。我不停的吃著小穴裡流出來的淫水,可是卻越流越多,流得滿床上都

  是。小姨的陰道已經夠濕潤的了,我將我六寸長的肉棒對準小姨的蜜穴猛的插了

  進去。

  「啊……啊……」小姨幾乎叫了出來。

  我的陰莖直貫到她陰道的最深處,都頂到了子宮。「啊……啊……好癢啊,

  小穴好癢啊……」小姨一邊扭動身子一邊呻吟道。

  小姨的小穴真的好舒服,也許是小姨很少和別人做愛,所以陰道特別的緊,

  夾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也許是酒的作用,小姨開始叫床了:

  「啊……快點插……我的……騷穴好難受……親丈夫……親……哥哥……快

  點來嘛……」

  我開始來回的抽動我的肉棒,我的龜頭在小姨的小穴裡來回摩擦,每次都頂

  到她花心。

  「親哥哥……好丈夫……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

  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哥哥的……大雞巴……好棒……啊……啊……菁菁……的小穴……啊……

  好滿足……啊……」平時端莊和藹可親的小姨,竟然叫床叫得這麼厲害。

  經過百餘下的抽送,小姨的騷穴裡越來越熱,陰精像洪水一樣湧出,把我的

  龜頭弄的好癢好癢。小姨的淫液流得滿床都是,好不驚人。

  突然間,我腰間一麻……「要射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關一鬆,把很

  多種子全部射入了小姨的子宮裡。我要它們在小姨的子宮裡長大,我要小姨為我

  生兒育女,我要她們永遠承受亂倫的折磨。

  小姨的子宮拚命的吮吸著我的精液,一滴也沒剩下。這時小姨無力的躺在床

  上,繼續享受著這夢中的性交。看著小姨騷穴裡正在流出的陰精和我乳白色的精

  液,我那還插在小姨騷穴裡的肉棒又再次變的巨大。

  「小姨,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你!」就這樣,我一次次的將精液注入小姨的

  騷穴裡,直到三點多,我再也無力射精為止。今晚我共射了五次,而小姨大概有

  十餘次高潮,把我滿足得站起身來,看著小姨那被我干到紫紅色、還略有些紅腫

  的陰唇和騷穴,心裡滿足極了。我擦乾小姨身上和床上遺留的我的精液,回房睡

  覺去了。

  第二天我起來時,小姨已經在做早飯了。

  「阿姨,你昨晚喝醉了。」

  「豐豐,謝謝你扶我進去睡覺。」

  「阿姨,你昨晚睡得好嗎?」

  這時小姨的臉變的很紅,「很好很好。」小姨連忙回答道。

  我想小姨是不知道昨晚發生的事,這樣有利於我進行第二步計劃。在接下來

  的一個月中,我將安眠藥放在小姨晚上的牛奶中,就這樣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插小

  姨的騷穴,最多的一晚我洩了六次。我還拍了一些小姨叫床和騷穴向外流騷水的

  照片,以便留做紀念。

  小姨的騷穴和子宮,每晚都裝滿了我的精液。

  終於,我希望的事發生了。一天我放學回家,看見小姨正在廁所裡嘔吐,還

  發現小姨買了一大堆話梅回來。

  「阿姨,你身體不舒服嗎?」

  「不知為什麼,最近老是惡性想吐,還特別想吃酸的東西。」

  我心中狂喜:「原來你這個騷貨懷孕了,而且還是你侄子的孩子,看你以後

  有什麼臉見人!我要讓你成為我的奴隸。」

  小姨沒結過婚,所以從沒懷過孩子,當然現在也不會想到自己懷孕了。為了

  確保小姨已經懷孕,我將早已準備好的檢測是否懷孕的試紙沾取了小姨的尿液,

  果然成陽性--小姨真的懷孕了。

  終於到了實行最後一步計劃的時候了,我要徹底的摧毀小姨的女性尊嚴,要

  讓更多的人來幹她。文軍和德華是我的死黨,我們小學時就認識了。我們常在一

  起看A片,我知道他們只打過手槍,還沒真的幹過。

  一天,我們三個又在看A片。

  「你們兩個真沒用,看了兩三年A片,還只打手槍。」

  「女人吶?到哪找?找婊子要花錢、又有得病的危險,其他的女人誰肯讓我

  們白干?不過聽你的口氣,好像已經幹過了,到底是誰啊?」

  我裝出一副得意的樣子說:「當然了,誰像你們兩個!」

  看著他們那既羨慕又渴望的眼光,我又道:「我能找個女人讓你們爽一下不

  用花錢,而且又不會得病。那個女人又成熟、又漂亮,你們想玩多少次都行。不

  過……不知你們有沒有這個膽子?」

  我話音未落,他們兩個一口同聲的叫道:「有!有!」

  看他們那急樣,我知道一切都搞定了:「那女人就是我小姨,你們都見過,

  長得挺漂亮吧!」

  文軍和德華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你小姨?!你的膽子可真大,莫非你

  已經把她……」

  「是啊,我已經插過她的小穴了。那騷穴又肥又多汁,別提有多爽了。但是

  每次都等她睡著後才下手,現在她已經有了我的孩子,只是她自己還不知道。」

  德華和文軍考慮了一會:「行!咱門就上你的小姨。不過用什麼方法?她會

  反抗嗎?」

  「別擔心,我們找一天晚上,在她還清醒的時候把她給輪姦了。她還懷著我

  的孩子,一定沒臉向別人說,當然也不會反抗了。」

  「好!夠刺激!那麼一切由你安排。」他們兩個興奮的說道。

  星期六晚上,我告訴小姨要考試了,我要和文軍和德華一起複習功課。小姨

  見我這麼用功,就同意讓他們住到我家。

  七點多,文軍和德華來了我家。

  「等到八點鐘,我們就行動。」他們兩個表示同意。

  轉眼間時間到了,通常這時小姨會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看電視。我們三個打

  開小姨的房門走了進去。

  「你們有什麼事嗎?」小姨疑惑的望著我們。

  「有,有很重要的事。」我一揮手,德華和文軍衝了上去,將小姨按倒在床

  上,並開始扯她的衣服。(想找男人激情我的屁股又白又大qq178872118)

  「你們想幹什麼!」小姨一邊尖叫,一邊想站起來。可是文軍和德華有力的

  把她按在床上,讓她無法動彈。

  「小姨,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間房內,同時還在扒她的衣服,你說我們

  想幹什麼?說的好聽一點,是想和你性交;難聽的麼,就是強姦。」

  「我是你阿姨呀,你們不能這麼做!這是不道德的,這是亂倫。」小姨尖叫

  著,同時不停的扭動身體想擺脫這種狀況。

  「小姨,別裝做貞潔烈女了,你下面的小穴真的好騷好多汁,有這麼一個寶

  貝,不用多可惜啊!」

  「你……你……」小姨氣的說不出話來。

  「小姨,最近一個月,你是不是老是夢到和別人做愛?是不是每次起床,都

  發現淫水流得滿床都是?」

  小姨震住了:「你怎麼會知道?難道是……」

  「不錯!那個和你做愛的就是我。而且不是在夢裡,而是真的。小姨,插你

  的小穴真是太爽了!光我一個人用太浪費了,所以今天我帶他們一起來分享。」

  小姨剛才還不停扭動的身子一下子停住了,她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嘴裡念叨

  著:「我都幹了些什麼?我和我的親侄子發生了關係,我竟然亂倫,我以後怎麼

  見人吶!」

  這時小姨的衣服已經被扯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內褲,文軍和德華已經開始在

  玩弄小姨的乳房了。

  我走到小姨的身前,蹲下身子開始隔著內褲玩弄起她的陰唇:「對了小姨,

  我還忘了告訴你一個喜訊,你已經懷孕了,而且是我的孩子。怎麼樣?為侄子生

  孩子是不是很刺激?」

  小姨的身子不停的抖動,眼睛裡流出了淚水:「我前世做了什麼孽?竟然會

  被自己的侄子姦汙,還懷了孕,我以後……我可怎麼辦啊!」

  「小姨,別這麼難過嘛!這個孩子是我們愛的結晶,你就要做媽媽了,應該

  高興啊!再說,你也不會是唯一和自己親戚發生關係的人,總有一天我要讓家裡

  所有的女人都被我玩過,讓她們都成為我的老婆,都為我生孩子。我不僅讓你為

  我生孩子,而且要讓更多的人來操你,讓你為我的同學、老師、朋友、親戚,甚

  至為我的外公--也就是你的親爸爸生孩子。我要你變成一個大眾情人、一個光

  榮媽媽、一個淫賤的女人!」

  「天吶!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個侄子,你簡直是個魔鬼!」小姨已經泣不成聲

  了。

  「小賤人!你現在罵我,等一會保證你欲仙欲死,誇我還來不及吶!」我從

  內褲邊沿把手指插進小姨的騷穴裡來回的抽動,不一會小姨的騷穴裡就流出了浪

  水,把整條內褲都弄濕了。

  「小姨你看,你的小穴好多汁啊!你天生就是一個淫賤的女人,就該被別人

  上。」

  小姨咬著牙,努力使自己不發出呻吟聲。

  「看你還能忍多久?」我要徹底摧毀小姨的防線。

  我將小姨的內褲扯了下來,開始用我的嘴對小姨的騷穴發動攻勢。我用牙齒

  輕咬她的陰唇、用舌尖添她的陰核、用嘴吮吸著小姨的淫肉。這時文軍和德華正

  玩得起勁,小姨的乳頭也變得硬硬的,小姨的騷水越流越多,我都來不及吃了,

  有些甚至噴到我的臉上。

  「啊……啊……」小姨終於忍不住了。

  我知道小姨的騷穴裡一定是洪水氾濫,癢的難受,我把大雞巴拿了出來,但

  並不馬上插進小姨的陰道,而是在陰唇上摩擦。

  「豐豐,小姨好難受,我要……」

  「小姨,你要什麼啊?」

  「豐豐……別再羞辱……阿姨了……快……快插……進來吧……阿姨身……

  體……裡好像有……蟲子……在爬。」

  「小姨,你到底要什麼?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

  「豐豐……阿姨……要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騷穴……我要你們干阿

  姨……阿姨要要性交。」

  「小姨,那以後我們之間……」我話還沒說完,小姨已經搶著回答道:「阿

  姨以後都聽你的,你想怎麼幹都行,你讓任何人玩阿姨阿姨都願意,我願意為你

  生孩子,為任何人生孩子都行。」

  小姨終於被我征服了。我的大肉棒一下子貫穿小姨的騷穴,直抵子宮。

  「啊……啊……啊……」小姨愉悅的叫了出來。

  我開始猛插起來,每次都撞擊到小姨的子宮,而且一次比一次深。

  「好……舒服……騷穴……好充實啊……親哥哥……親丈夫……你好棒……

  啊……幹得……妹……妹快……上天了……啊……穴花心……都快……被你……

  頂碎了……我是個……騷女人……我……愛……被……人上……親哥……哥……

  我好……愛……你……啊……」

  小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淫聲浪語不斷。大約插到七、八十下,快失去知覺

  的小姨,小穴裡騷水一陣陣的湧出來,越來越多,小姨的高潮來了。

  「小姨……不……行……了……我要……洩……了!」小姨尖叫道。

  小姨的淫液一滴滴的流到床上,沾濕了一大片床單。高潮後的小姨一動不動

  的躺著,滿臉羞紅,興奮不已。我那插在她陰道中的陽具依然粗壯,絲毫沒有洩

  精的感覺。這樣大約靜止了一分鐘,我又開始來回抽送,大雞巴繼續抽插小姨的

  騷穴。

  「親……哥……哥……你的……大雞……巴好……厲害……怎麼還……那麼

  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

  大概當小姨第四次高潮時,我忍不住要射了:「小姨,我要射了!」

  「快點射……進來……阿姨的……小穴……我等不及……了……菁菁要……

  吃……豐豐……的精……液……」

  小姨不斷用淫蕩的話刺激我,終於一股熱流直射小姨的子宮。

  「啊……燙死……我了……豐豐的精液……好厲害……妹妹受不了了……」

  小姨的騷穴拚命的吮吸著我的大雞巴,而子宮卻大口大口的吃著我的精液,一滴

  也沒剩下。

  我從小姨的陰道裡拔出已經軟下來的肉棒,看著小姨騷穴裡的浪水如泉般湧

  出,而小姨則滿足得一動不動。這時我發現德華和文軍已經停止了對小姨乳頭的

  攻擊,而是直愣愣的看著小姨的下體,他們的肉棒早已一柱擎天。

  「該你們了。」

  「真的可以嗎?」文軍有點膽愶的問我。

  「你們來幹什麼的?不就是插這個賤女人的麼!怎麼現在反而不敢了?」

  「好吧,我先上。」德華走了過來。

  由於是第一次,德華費了好大的勁才插進去。小姨剛剛空虛的小穴馬上又充

  實起來,小姨臉上也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大約插了一百下德華就射精了,而小姨

  的子宮仍然照單全收,一滴也沒剩下,真是太厲害了!

  接下來是文軍上……

  這個晚上,我們一直從八點干到淩晨四點,小姨不知洩了多少次。當我們結

  束時,小姨已經不成人型了。長髮散亂的披在肩上,乳房上佈滿了齒痕,而騷穴

  則腫得發紫,還在不停的流著騷水。

  第一次狂歡圓滿結束了。

  從那天以後小姨完全變成了個淫賤的女人,我規定她回家後不準穿衣服,必

  須全裸,這樣更便於我們做愛。小姨和我幾乎每天都做愛,有時一天會幹三、四

  次,直到我們都無力為止,德華和文軍也常常來客串一下。

  這樣亂倫了大概十個月,小姨終於生下了我的第一女兒--陳晶雯。看著這

  個既是我女兒、又是我表妹的孩子,我真是高興。小姨也向我提出,以後不願再

  做我的阿姨,而要作我的情人或者乾脆嫁給我。我只能敷衍她,因為我還有更大

  的計劃。

  第二章伯母

  轉眼三個月過去了,我和小姨十分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看著我們的女兒一天

  天的長大。我們計劃在孩子適當的年齡時,由我這個父親兼舅舅給她開苞。

  期末考試結束了,德華因為考的不好,所以被她媽媽狠狠的罵了一頓,而且

  罰她不準玩電腦,所以他沒事就往我這裡跑。小姨因為工作需要出差一個月,我

  們沒了取樂的對象,真是好無聊。

  「媽媽她也太嚴了,竟然不準我玩電腦,而且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訓我。阿

  豐,想個辦法讓我媽解除禁令,最好再氣氣她,讓她以後對我好一點。」

  機會來了,我暗自高興小姨剛走,我正為著一個月犯愁吶!哪知有人送上門

  來了。

  德華的媽媽今年三十九歲,長的白白淨淨的,我早就想上她了,只是沒有機

  會,這下可好了。德華的父親是個海員,一年才回來一次,所以他媽媽一定很寂

  寞。

  「德華,誰讓你考得那麼差呢!要讓你媽媽改變態度,我看是沒希望了。除

  非……」我假裝欲言又止。

  「快說,別賣關子了。」德華催道。

  「可是你讓我說的!後果自負。」

  「行了,快說吧!」

  「女人什麼時候對男人最好?」

  「我不知道。」德華疑惑的回答道。

  「你真笨!你看我小姨以前對我凶嗎?那麼現在對我好不好?」

  「難道你是說和我媽媽幹那個?不行,她是我媽媽。再說,她很守婦道,決

  不會做那種事的。」德華搖頭道。

  「女人開始時總是裝做貞潔烈女,我小姨開始不也是這樣?可是現在你看,

  她簡直就是個母狗女人。只要被男人上了,以後不管是誰都一樣。也只有這個辦

  法,才能改變她對你的態度。」

  德華想了很久:「好吧,那就幹吧!」

  「德華,為了讓你媽對你死心塌地,最好把她的肚子搞大,那樣就萬無一失

  了。為了提高懷孕率,我們應該在她排卵期的時間裡插她。調查你媽媽月經週期

  的事就交給你了。」

  「我會做的。」看起來德華還有點害怕。

  十天後。

  「阿豐,媽媽這幾天正在兩次月經的中間,是她的危險期。」

  「好,那就明天晚上行動。」想著那美妙身體,我的小弟弟變得又粗又壯。

  我找了個借口去德華家吃晚飯,晚飯後,德華的媽媽李鳳萍正背對著我們洗

  碗。我一見機會來了,就向德華使了個眼色,然後衝了過去。我撕扯她下身的褲

  子,德華扯他媽媽上身的衣服。

  「你們幹什麼?!」李鳳萍被我們的舉動嚇呆了,當她反應過來時,全身已

  是一絲不掛。

  我用抹布塞住她的嘴,將她綁在臥室的床上。雖然李鳳萍奮力掙扎,但是一

  切都是徒勞的。

  「德華,快上吧!讓你媽媽嘗嘗你的大雞巴。」

  德華還猶豫不決。

  「那好,我先上。讓你看看你媽媽是個怎麼樣的騷貨!」

  我拉出早已沸騰的大肉棒,對準小穴狠命的一插,我覺得好像已經撞到了子

  宮。德華的媽媽痛的直流眼淚,嘴裡不知叫些什麼。我開始抽送起來,每一次都

  直抵陰道的最深處,我的陰囊撞擊著伯母的屁股。慢慢地,陰道開始濕潤起來,

  騷水不斷的向外流。(想找男人激情我的屁股又白又大qq178872118)我知道她

  已經進入了狀態,我將繩子解開,並拿掉了塞在她

  口中的抹布。這時的伯母非但不反抗,反而努力的迎合我,使我的肉棒能插得更

  深,口中還不斷的發出淫聲浪語,好不淫賤。

  「啊……啊……好舒服……親丈夫的……大雞巴……好厲害……插的……妹

  妹快……升天了……對……用力再……用力……花心都……快碎……了……再深

  一點……妹妹愛……死……大雞巴了……我……喜歡……被強姦……兒子……快

  來插……媽媽的……小穴……我要……你的……肉棒……」

  平時十分嚴厲的伯母,變的好淫蕩。所以女人只要被男人插過後,不論是誰

  都會變的一樣淫賤。大約插了十五分鐘,當伯母的第三次高潮來臨時,我忍不住

  也射精了,大量的精液噴射入她子宮。而伯母顯得十分的興奮,狂叫不已。

  我抽出了陰莖,這時德華已經毫無顧忌的衝了過來,將她媽媽的雙腿架在肩

  上,陰莖大力插入母親的陰道中,瘋狂的來回抽送,好像要把他媽媽的騷穴插穿

  一樣。

  「看你以後還敢對我那麼凶!我插死你這個蕩婦!」

  這時的伯母身體不停的抖動,口水順著嘴角流到床上,滿臉既痛苦又欲仙欲

  死的樣子。

  「以後我再也不敢了,我是你的奴隸,你是這個家的主人,隨你怎麼樣做都

  行。」伯母用顫抖的聲音回答。

  就這樣,又一個女人淪陷於我的魔掌之下。那個晚上,我們除了插她的小穴

  外,還要她給我們口交。到淩晨三點,伯母的口中和陰道中都不停的流著我們的

  精液和她騷水的混合物。

  在那天之後,德華告訴我,他幾乎一有空就和媽媽做愛,每次都搞得她大洩

  而敗。我有空時也去享受一下那溫柔的騷穴。

  一個月後,德華告訴我,他爸爸也加入了亂倫的行列,他們父子倆共插一個

  女人。十個月後,伯母生下了一個不知是誰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