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娘子诱我喝死药】(1-4)作者:q1150573046(台中鱼)
【娘子诱我喝死药】(1-4)作者:q1150573046(台中鱼)

  字数:9000

  娘子诱我喝死药1

  「脆梨!」。

  恽哥一边提着篮子,一边吆喝着。

  「炊饼!」

  我也要吆喝着,然后挑着两个盛满炊饼的筐子在后面跟着。

  「脆梨!」,恽哥又吆喝了两声然后转头对我说:「大郎,你走快点,怎么

  那么慢呀?」

  我加快了步子,然后把挑着两筐炊饼的扁担,换了个肩膀,一面尽量赶上恽

  哥,一面又吆喝了两声「炊饼」

  「闪开,闪开!」,就在这时我听到两声高叫,举头一看,我的妈呀,我看

  到有两个穿着官差衣服的人骑着高头大马飞奔而来,我吓坏了,然后连忙往路边

  躲。

  晕哥是一个机灵的人,他很快跳到了路边,而我挑着担子十分不方便,高头

  大马很快飞了过来,我避闪不及。

  只看到马蹄子朝着我的头跳过来了,我一偏头,只见两匹大马从我面前飞了

  过去。

  正在我庆幸,幸亏我反应快时,只见那后马蹄一撩,踢倒了我的挑子。

  「哎呀,我的炊饼!」

  我大叫一声,我的挑子倒在地上,成炊从扁担筐里滚了出来。

  我心里只叫苦,於是我连忙又弯腰去拣。

  哎,这年头,当官的人,个个都是虎啊,牛气沖天,老百姓又忍不起。

  站在路边的云哥看到我说:「哎呀,大郎,你怎么这么。这么笨呢?马都来

  了,你还没有看见,你说你屈不屈。」

  我把炊饼一张一张地捡起来,吹了又吹放了框子里面。

  正在我快把我的饮饼拣完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走到我面

  前不动了。

  我举头一看,发现是一个夥计装扮的小夥子。

  我把地上的饼捡起来,直起腰,问这个人说:「哎,小哥,你,你,有什么

  事吗?」

  那个仔细看了我一眼,咧嘴一笑说:「果真长得丑。」

  别人都这样取笑我,我知道我个子长得矮,样貌也长得难看,我也不是很在

  意别人这样说,只听那个人又问道:「你是?我武大吗?」。

  我听这个人这样问我,於是我回答道:「是的,我是武大,请问你们要买炊

  饼吗?」

  那个人裂嘴一笑说:「谁稀罕你的炊饼?告诉你!我是来带话的,我是张员

  外家的夥计,受夫人之命,专门来这里找你的,让你去我们府上一趟。」

  专门来找我?让我去府上一趟?他们底找我干什么?我一个卖炊饼的,又没

  有招谁又没有惹谁,到底怎么啦?於是我问这个夥计:「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府的这个夥计说:「反正找你你去就是了,反正是好事,喜事!」

  我有点困惑,於是又问,到底啥好事,啥喜事呢?什么好事能轮到我头上?

  那位夥计又说:「哎,这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好事,俺们这些下人,想要还

  没那个福分呢,我家夫人就看中武大你有这个福分了,赶快给我们走吧,如果你

  敢不去,惹恼了我们张府,以后你可小心点呐。」

  「哎哟,我哪敢啊。」

  我知道这些有钱人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惹不起的,於是我连忙说:「我去,

  我跟你们去,还不行吗?」

  於是,我对恽哥说,我说:「恽哥,你先去卖吧,我有点事得跟着这个小哥

  走一趟,回头我们再联系啊。」

  晕哥「啊」

  地应了我一声,然后又挑着她的担子,吆喝着「脆梨,脆梨!」,然后往街

  东边的地方去了。

  我跟着张府的夥计,往清河县城的流水桥那边去了。

  我们转过了几个青石板路,然后到了富人区。

  然后又转了几个弯。

  只听那位夥计叫道「到了。」

  我们到了一处阔气的大院外面。

  举头一看,发现院子院门上挂着一张大牌匾,上面写着「张府」

  两个字。

  夥计推开门,让我进去。

  院子很大,我东张西望,夥计让我多看就直接带我,径直到了主房方向去了。

  我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呢,来到一幢古朴的老宅门口。

  夥伴说:「把东西放门口。」

  「嗳」

  我连忙把挑子放到外面。

  跟着夥计进了房子里面。

  我进去之后,看到一位四十左右的老夫人,那夫人发髻高耸,浑身绫罗绸缎。

  正坐在客厅的正中央。

  她旁边有几个下人,还有一个年轻女子,跪在客厅里面哭哭啼啼的。

  我心里非常紧张,心想,张府的人有钱有势,叫我过来干嘛呢?难不成我欠

  他们钱?没有啊!这时那个夥计走到那位夫人面前,一拱手对那夫人道「禀夫人,

  武大,给您带来了。」

  张府的夫人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然后我连忙作揖,道:「夫人好,小人武大,见过夫人。」

  夫人眼皮举了一下,瞄了我一眼,然后问:「你就是武大。」

  我连忙欠身应道「是小人」

  夫人又看了一我眼,冷笑道:「好,很好,跟这个人真是绝配。」

  说完「哈哈哈哈————」

  仰头大笑。

  笑完满脸阴挚。

  我低着头不敢啃声。

  只听夫人问道:「武大,你今年多大了呀?」

  我连忙向前答到:「回禀夫人,小人今年三十有二!」

  夫人「嗯」

  一声,又问道:「娶妻了吗?」

  我说:「回夫人的话,小人,样貌丑陋,家庭贫寒,不曾娶妻。」

  夫人又问:「武大,我听人们说你是孤儿是不是?」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