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完美的交換(三)
完美的交換(三)
完美的交换(三)
  
  来到房子後面的荔枝树林,荔枝已经结果了。
  
  这次来也是有一个活动,就是采荔枝。
  
  林小姐拉着我的手往果园中间跑去,一面交代说那几颗树比较早熟,也比较甜。
  
  姐姐也一直跟在後头。
  
  果园面积不算大,大约就是五十多株的样子。
  
  而且;果树下的草皮,是整理过的铁线草,修整的很评整,连果树也约在两公尺上下,说是隐密好办活动之类的。
  
  没想到林小姐的爸爸真有见地,几年前就有办这种活动的想法。
  
  聊着聊着也就到中间偏後方的那几株果树下方了。
  
  这?离房子後方的厨房不远,约三百公尺吧,吃饭喊人应该听的到啦。
  
  「嘿小哥,我们来采吧,凤(我姐小名),你也来帮忙。」林小姐站到树下背对着我,只有一步左右。
  
  「呵呵,好呀,我爬上去,把枝条压下来,弟你负责采唷,我们采一点就好,吃完中饭的时候可以吃,剩下的下午再大家一起采啰。」老姐说完就开始爬树了。
  
  我的妈呀!那个动作也未免太大了,整个阴沟,都大大的张开在我面前,这也未免太刺激了,一下子,我就悄悄的升起我那粗大的老二了,我想转身过去,却擡头看到姐也有好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下,我尴尬的吐一吐舌头正骚着头,没想到林小姐竟弯腰下去,收拾本来就放在树下的篮子。
  
  这一弯腰可不好了,她也不知道怎麽那麽准,那个阴沟就对准了我那已经稍挺硬的棒子,不得了了,我想後退已经来不及,她的小屁眼和小肉缝,就这样刮过我巨棒的头。
  
  这时姐已经背对着我们,在树叉上找寻有结果的枝条,我正担心林小姐会大叫,没想到她只是缩了一下屁股,回头笑淫淫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有把屁股靠近我,摩擦我的巨棒。
  
  我哪经的起这样折腾,一下子就硬挺到不行,老二已然青筋暴怒了,现下不管是谁的洞我都想长驱直入了啦。
  
  她逗了我几下,我和她的下面应该都分泌了不少淫水,所以我扶了她的屁股,就插了进去,哇!好湿喔,而且也紧,我的妈呀!好爽!「凤你往前一点那边有一个枝条应该有熟的。」林小姐忍着没叫出来急着和我姐对话「喔!我去看看。」姐连头也没回就往前面的杈枝跨过去,那个粉红色的肉缝。
  
  一直在我眼前招摇,现在真的是心脏不好的早暴毙了,我却还老神在在的,在自己姐姐身边插着一个美妙尤物。
  
  姐呀对不起啦我精虫帐脑,这下没解决难,道找你和老妈帮忙呀。
  
  「嗯嗯。」林小姐呻吟起来了,她扶树干往前稍稍直起身子,所以我也跟着她往前一小步,好让我的弟弟继续停在她肉洞?伸展。
  
  「啊好爽喔……嗯……嗯……嗯。」林小姐终究忍不住叫了出来,不是很大声,但是我老姐一定听的到。
  
  这时她才回头看我们。
  
  「欸!你们两个在干麻呀,色鬼,你怎麽把人家林小姐,就在这?"干"阿。」姐跳了下来,刚刚那个干字发音还加强了不少。
  
  「不怪他啦,凤,我自己刚刚也是不小心弯腰,就套到他的肉棒了,喔!好大喔,嘿嘿,同一个妈生的,你要不要试试阿,呵呵!……啊……好爽喔……不要那麽快……慢一点啦……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我听到她挑逗我老姐的话,老二又更硬了,大开大合的在林小姐的肉洞?进进出出。
  
  「唉唷!怎麽这样啦,又不是畜……不是啦……是动物啦……怎麽这样也弄起来,弟……你真不长进勒,我等等一定要跟老爸老妈讲,说到这,老姐还蹲了下来,看着我们的接合处……「嗯嗯,弟……你的还真的满大的……我就知道今天来带你来,准没好事……」姐竟然摸上我们的交合处,还摸起我的蛋蛋起。
  
  「喔,姐……你干麻啦……喔……好爽……」刺激着我……我叫了起来……一方面有一种乱伦的刺激感……一方面是2个女人这样弄我真的没试过,前面的林小姐……也叫的龇牙裂嘴的猛烈样子,原来是老姐已摸到她的阴蒂……不断的刺激着。
  
  「厚!喔……喔……凤。……嗯嗯嗯……好爽喔……,晚上……我和我老爸做……你……也要这样帮我……喔……」林小姐的叫声和说话,让我吃了一惊,晚上……难道……以前……他们就这样办活动的吗?「喔……我要射了,……太刺激了啦。」我叫着!「嗯……嗯……嗯……嗯,我也要来了……都射进去……没。……关系。……喔……来了啦。」林小姐叫着……应该是到高潮了,我也一泄如注。
  
  老姐跪在我和林小姐的胯下,不断的舔着我和她的接合处,而且还不断的舔着我的蛋蛋,又用手摸着林小姐的阴蒂和我的蛋蛋。
  
  我没有马上抽出来,想要多享受一下老姐的口技。
  
  不一会儿,我抽了出来,林小姐的穴穴一下流出了我的精液,滴流的老姐满脸都是。
  
  林小姐也跪下去,和老姐亲吻,也舔着她一脸的精液,这个画面真的太刺激了,我的巨棒一下子还没真的可以软下来!「呵呵,还硬硬的呀!看来……你老姐有福啰。」林小姐笑淫淫的说着,也一边和老姐舔起我的肉棒来。
  
  「哈哈,我这色老弟ㄚ,就是这个东西硬又大,从小看他长大,不想心看到还会想个几天啦。」我姊小声的跟林小姐说。
  
  「来,换你啰……凤。」这时林小姐把老姐拉起来,让她弯下身子去扶着树干,然後又蹲下,抡着我的老二,对准老姐的穴口不断的摩擦着。
  
  「放进来吧,死色鬼,你早上不就很想了,要试就试吧……但是不可以让你老婆知道唷。」姐回头淫淫的跟我说。
  
  我话也没说,就扶住老姐的屁股,把巨棒伸进了她的穴?——哇——怎麽湿成那样!不过却也不失紧度——是又湿又紧ㄚ……哈哈,干到宝穴了,原来这个风水宝地从小就在我旁边。
  
  林小姐做着刚姐姐的动作,说真的,她的口技和抚摸比老姐强多了。
  
  老姐没什麽大叫,只是嘤嘤的小声呻吟着,应该是做爱的对象是自己弟弟,加上有一个外人在的情况下吧!——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也不敢叫出来,只是努力的埋头苦干,姐姐不要失望。
  
  抽了快十分锺,我这是第二次了,比较不容易出来。
  
  姐姐反手过来摸我的屁股……突然!她直起身体,弯过脸来亲了我一下嘴……「弟,敢不敢面对面做ㄚ,呵呵。」姐这个提议把我吓了一跳,不爲别的,只是她背对着我,我还不尴尬,因爲只想着插洞,面对面就……「敢……敢阿,谁怕谁ㄚ,又不是——没看过你的脸。」我逞强的说着。
  
  「呵呵,那就……来吧。」姐说完,就一边扶着林小姐,一脚擡到树干上——-哇——这个姿势,我也没试过,我走了过去,调整了一下高度,一只手扶着她擡起的脚,一手就抱着她的腰,让老姐有更大更稳固的支撑,而且也可以插的更深,老姐的穴早已湿濡的狼藉一片了。
  
  「喔,好爽喔……就试这样,弟……你……好会干喔……」「哇,我也想试试ㄟ……呵呵。」林小姐和我亲吻,也拉着我和老姐亲嘴,我们三个耳鬓厮磨,老姐还反手摸着林小姐的穴,两个人的阴毛都失的一蹋糊涂了。
  
  「喔,老姐……我要射了……要……射了。」抽了十几分锺後,我大叫着。
  
  「嗯嗯,射吧……我早……来了……」姐温柔的把擡起的脚,绕住我的腰,我一整个把她抱起来插,然後一泄如注……之後我们三个又抱在一起亲吻,这个画面真好ㄚ。
  
  不过这时,我看到身後不远,站了一个人……是老妈!「妈……我,我……」我吓的弹开她们两个几步,嘴巴像中风一样,说不清楚话来。
  
  「小凤ㄚ,怎麽才中午的,你弟弟玩的这样没大没小的,要吃饭了啦,只顾着玩。」妈妈走过来,边说边打量着我们三个的身体,像是发现什麽似的,对我撇了一撇笑——-看到她们两个被我蹂躏过的湿濡阴毛,还能不知道刚刚发什麽事呀。
  
  「呵呵,没啦,阿姨……我们怕小哥不习惯,所以来这边走走看看,一下说笑忘了采荔枝啦。」林小姐笑淫淫的打圆场。
  
  「嗯嗯,妈,小诚满会欺负人的,哈哈。」姐拉了林小姐的手靠在一起。
  
  「终於不硬啦,小夥子,去洗一下身体准备吃饭啦,我先回去啰,你们两个也别闹啦,这个篮子我带回去……」妈妈走过我们中间,弯下腰去收篮子,我的妈呀!真的是我的妈呀——像是要向我展示她的穴似的,还把脚稍稍打开,让她的穴整个暴露在我眼前——-老妈的穴,我是有生以来看的那麽清楚,大阴唇是红通通的,小阴唇有一点黑,那淫穴是湿淫淫的粉红色,要说比较穴呀,老妈的穴应该不会比老姐的差吧,不过没插过我也不知道实情。
  
  这时,我和姐还有林小姐,喳了喳眼,老妈直起身子,像是有甚麽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的老二,抿嘴笑了一下,又捏了我的屁股一下,就快速的离我们而去了。
  
  餐厅,大家已经就定位了。
  
  一个长长的桌子,大致上一家人坐一起,我一边坐我家两个小的,一边坐了我老妈。
  
  吃饭的时候,大家有说有笑的,小朋友也很有秩序,这算是一个愉快的午餐,一点也没因爲大家都裸裎相见,就变的不自在或尴尬什麽的。
  
  有一点丰腴的小徐先生的老婆,不断的来回穿梭送菜地水的,好几次她的F奶,就擦过我的头和脸——-大家都没穿衣服,也就不见怪了。
  
  倒是我,一有机会就会偷偷的往老妈的穴瞧去,老妈也满给我方便的——这?大概只有我——会不经意的注视她人的穴,不过好像大家也不以爲意,大概新来的都这样吧!不过也是新会员的杨先生夫妇,到也没像我这样乱看,都满正常的,哈哈,我真是色心狂乱ㄚ。
  
  下午,行程是大家稍微午睡,然後约下午三点半在中庭草皮集合,其实吃完中饭,已经要两点锺了。
  
  我和几个小朋友在客厅吃了水果,又打了一下电动,差不多2点半,我想说去房间休息一下,姐和几个女孩子都在厨房准备下午茶的东西,我去看了一下,就往房间走去。
  
  房间门没锁,我开门进去,随手关门——-却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大跳!老爸老妈正在——-做爱!他们俩是女下男上的姿势,老爸正趴在老妈身上用力的抽插,没什麽淫叫声——难怪我在外面没听到,连肉搏拍击的声音也没有。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要退还是要进,毕竟自己的父母亲在做着那个生弟弟妹妹的事呀————身爲儿子的怎麽也要回避才对。
  
  正要转头离开。
  
  「儿子呀,别走,就帮我和你爸拍几张吧,呵呵。」老妈稍稍坐了起来,老爸却还使力的插着,怕儿子不知道他的勇猛似的。
  
  拜托,老爸,你也停一停吧,这样我怎麽说话呀——-你的能力,我很早就证明啦——看我的表现就到知道啦!「喔,就……现在吗?」我吃吃的说着,拿起相机拍了几张。
  
  「专业一点啦,特写镜头也要,注意细节呀,笨蛋。」老爸吆喝着,哇勒——还要指导喔,那我不客气了。
  
  我很仔细的拍了几张,然後特写接合处的照片,这可是历史的一刻呀,二十多年前,就是在这样的几个动作中,我才可以存在在这个世界中的。
  
  我注意着老爸的自然,和老妈的娇羞——也没忘记多拍几张她这熟悉温柔,却一点也不显淫荡的脸庞。
  
  不久,老爸射了。
  
  老妈妈嘟嘟嘴说抱怨了几句,我把卫生纸给她擦下体,老妈夸奖我贴心,然後就去清洗了。
  
  老爸清洗完就出去了,出去前又提醒我休息一下,也许下午有重活给我干-——我都怕等等就有重活干了啦——看老妈一脸不满足的样子,等等不拿我消火才怪,哈哈。
  
  老妈出来後,就倚着我坐在沙发上,老妈的身上香香的。
  
  我打开电视,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老妈聊着,老妈把身体弯起来,脚缩到沙发上,右脚立了起来,这样她那还湿湿的穴,也就完全张开在我眼前了,整个身子则靠着我,两个大奶也紧贴在我手臂上。
  
  我的老二也不争气的,又胀了起来一半硬。
  
  「……妈……你刚刚……没到……到那个呀,是吗。」我乾着喉咙说话,喉音颤动。
  
  「呵呵,高潮阿……怎麽。……你刚刚看那麽久……没看清楚阿。」老妈淫淫的说,一边头就靠到我肩膀上,右手抚弄起我的老二来。
  
  「唉唷,妈……刚刚是帮你们拍照,哪知道你们有没有爽阿。」我稍转过身,摸着老妈的奶子。
  
  「呵呵,那你呢——早上和你姐胡来,是有没有爽到ㄚ。」妈妈吃吃的笑着说。
  
  「嗯嗯,妈,你都看到啦。」我一手已经去撩老妈的穴了,勾引了我一整天了这个肉缝湿穴。
  
  「喔,轻点儿子,妈妈帮你咬一咬好不好——咬你的大肉棒我的小命根子。」说完,妈妈就开始吸舔我的肉棒,妈呀!没想到老妈真的那麽开放,我享受到不行,我的手绕过老妈的屁眼肉缝,一直刮弄着那两个地方,老妈开始嘤嘤的呻吟起来。
  
  「妈,我……我也想吃你的穴。」我把妈妈扶了起来,换了姿势,我在下方老妈在上方,我们做69式的口交。
  
  我正眼看着我出生的地方,的好美呀!我仔细的啐吸起来,不管是大小阴唇,还是尿道口周围,穴口到屁眼,不实的我还把舌头伸进妈妈的阴道。
  
  妈妈则是又吸又吹的忝弄我的肉棒,不实用手指搔弄我的屁眼和蛋蛋,真的是姜还是老的辣——今天怕要第四次射精了,这是多让人虚脱的活动阿。
  
  「啊……小诚。……妈……妈来了……,好久没这麽爽了……你真会舔,你老爸现在是懒的舔我了啦,只有你姐的嫩穴,他才舔的下去……喔……儿子……你真好,真孝顺。」约莫十来分锺,没想到老妈就到高潮了,还喷了好多淫水,弄湿了沙发和我的脸,我想应该不只一次高潮吧。
  
  「怎麽样,想进来吗?这可是你很久以前出来的地方喔,一样会让你叫喔,呵呵。」妈妈转身坐起在我下身,眼睛淫荡的看着我小声的说。
  
  「要,我要……妈……快点。」我吞了几口口水,边摸着老妈的奶子和搔着她的背。
  
  就在老妈乔着我硬挺的老二,刚刚才用她的穴坐下来时,门打开了……「奶奶,弟弟打我。」我的女儿儿子进来了,这下可不得了,问题是老妈的穴好紧,一进去就夹的死紧紧的,怕要打雷才会放松阿。
  
  我试了几下想离开,老妈的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我一直摇头,用手捂住了我们的接合处。
  
  「怎……怎麽啦,弟弟不可以打姐姐喔。」妈妈忍住下体的刺激,对我示意了一下,阴道却缩收来,原来老妈还有这招,喔——爽死了。
  
  「小鬼,去把门关起来,快。」我叫儿子去把门关起来。
  
  「奶奶,你们在做什麽呀,你在打爸爸吗。」女儿傻呼呼的问老妈。
  
  「嗯嗯,喔……小乖……是呀……奶奶在打爸爸,因爲他不乖。」老妈笑着说。
  
  「喔,就像刚刚你打爷爷这样吗。」儿子又问。
  
  「嗯嗯,去玩吧,等等奶奶,带你们去采荔枝唷,乖。」什麽!他们也曾在场吗?这。……真是现世报,我看老爸老妈做爱,现在也被儿子女儿看,我哀了一声,挺动了几下……老妈惊的拍了我一下,叫我不要动她老人家想办法就好。
  
  「奶奶,我们在这?玩好不好?等等你打完把拔,我们一起出去。」儿子说。
  
  「好好,不过去床上好不好,不然奶奶打不下去啦。」妈妈淫淫的看着我说着。
  
  「好。」说完女儿和儿子就一起到床上去玩带来的熊熊布偶。
  
  我和老妈各使了一个眼色,挺动起来。
  
  我抓起老妈的腰,用力的挺动起来——我实在忍不住了。
  
  「喔,要死了……喔……好爽……用力呀……小……诚……」妈妈不经意的叫了出来。
  
  「怎麽了,奶奶,爸爸打你吗,我帮你打把拔。」女儿又好奇的跑过来,爬上沙发,一屁股就坐在我胸前,不断的用屁股磨着我,还用手捏的脸。
  
  儿子也爬上沙发,抱着着奶奶又亲又舔。
  
  这是一幅怎麽样的怪异光景阿——不过——-够刺激。
  
  「姐姐,你和奶奶一国,我和拔拔一国,你打把拔,我打奶奶。」儿子捏着老妈的奶子,又咬又啃,一下子老妈的奶子沾满他的口水。
  
  我依然努力尝试的挺动着,老妈红通通到脖子和脸到胸前,更卖力的摇着下身,不到十多分锺,我的下体和沙发,已被老妈喷流的淫水沾到湿透,老妈嘴?咿咿呀呀,失神的叫了起来。
  
  就在这奇异情形下,老妈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而我也在十多分後射了今天的第四次精,一整个虚脱到不行。
  
  我把女儿死紧紧的抱紧,老妈也抱着儿子又舔又亲。
  
  之後我们就进到浴室清洗,这另类的天伦乐,也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直到集合时间快到时,我正要站起来关电视,没想到姐姐和爸爸进来了。
  
  「集合啦,快出去吧。」老爸催着,老妈则站起来,拉起两个小朋友往外面走,还不忘对我和姐神秘的笑了一下。
  
  「呵呵,老妈好不好玩呀,色老弟,比我精采吧。」老姐等大家都走出去,俯到还坐在沙发的我面前,笑淫淫的问我。
  
  「晚上,还有更精采的唷,徐太和她媳妇还有顔小姐,可都是稀世尤物唷,呵呵。」说完靠近我,亲密的吻了我一下。
  
  「什麽,晚上还有阿。」我故作惊慌的说着——顺便把姐的头扶住-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
  
  一阵接吻拉止(台语——法式的舌吻)——-老姐拉起我往外走去……这时我才发现她的穴有一点湿,阴毛也有一点湿湿的……她跟爸爸一起进来,难道她们刚也风流快活了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