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国之女骑天下
三国之女骑天下
    第一章、苏家有女初长成。
    ??我睁开眼,这是医院吗?天啊,全身被裹得好紧难道是刚刚的车祸撞断了我全身的骨头吗?唉,凄惨凄惨。
    ??老公肯定担心死了,我也真是的玩什么汽车特技啊,和过去一样替那些女明星拍个骑马和射箭的镜头多好。那么严重的车祸,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毁容。
    ??毁容,毁容不会吧。
    ??啊,我想起来了汽车爆炸了。
    ??那少说也是个全身性的烧伤。
    ??这……这怎么行……。
    ??我完了.……。
    ??然而很快竟然一大堆穿着着中国古代装束的妇人走了进来。
    ??唉,一定是没脱掉上戏的衣服就来看我了。你看还有雪儿姐姐,静宜妹妹。
    ??唉,我都毁容了。这群女人是来看热闹的吗?。
    ??唉,这房间不像是医院。
    ??怎么看起来古香古色的。
    ??难道……。
    ??这群人说着类似于中国话的语言,也不是古文,更不像是宋代以后古代人的官话发音。(现代普通话有大量满语词汇。偏向于清朝官话。而清代的大词人纳兰性德创作词的时候参考的是前朝雅韵。目前宋代《广韵》一书流传较广,收录了宋代以及之前的官话发音。但对于叁国时期的发音有学者说是并不准确。)然而她们似乎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有意将语言放慢,就好像是怕我听不懂一样。
    ??一个长得很像雪儿姐的女人撩开袍子说道:“好宝宝要不要吃囡囡”。
    ??雪儿姐,我日你先人。我都出车祸了有没有点同情心。我好歹也是你们从美国请我回来演你因为车祸而穿越的特技镜头的。结果我出车祸了,你用导演教你的东汉官话羞辱我。
    ??不对,这好像就是东汉官话啊。
    ??好好好,我用英语骂你个碧池。
    ??可我才一开口就变成了“哇哇”的婴儿哭泣声。
    ??这……这……这……。
    ??这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这么哭。
    ??哎呀,居然被抱起来了。你是谁?。
    ??我是女人,不要动不动就露出乳房啊。我不好这口。
    ??那个女人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轻轻的说道:“别怕……别怕……哦……好宝宝不怕啊”。
    ??好吧……。
    ??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穿越了,来到了东汉。至于是初年还是末年我不知道。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叁年。此时的我竖着双丫髻身着一身粉色的罗裙。内罩着一条古人那种有裤管没裤裆的裤子。(东晋末年男人夏天光膀子,女人穿露肩膀类似摸胸的衣服,下身纱裙和开裆裤。有时男人也穿开裆裤。
    ??这就是汉人不善于骑马的主要塬因)。
    ??经过这十几年的生活我知道了自己所处的时代,那是东汉末年。桓帝还活着,现在是光和二年。(光和七年为甲子年,黄巾之乱爆发)我也熟悉了这个家,我的父亲是当地豪强苏泉,是致仕还乡的御史大夫。是朝廷最显赫的叁公之一。
    ??我是正妻于氏所生。于氏祖籍山东泰安。苏家有十五个小老婆。一开始吓得哇哇大哭的是二娘,她是我最亲近的人。她虽然贪财还懒不讨父亲喜欢但是她的手艺很好,人也很漂亮总教我绣花还经常让我上辈子作为骑马与射箭比较擅长的特技女演员偷偷骑马射箭。
    ??今天我的心情很糟糕,父亲居然为了换一匹黑马将我相依为命的二娘送人了。
    ??(母亲礼佛不问俗世。)我就那么捏着根柳条走着,后面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他很白净长得很好看。高高地鼻梁,剑眉鹰目十分精神。(他父亲用黑马换了我的二娘)我心情正糟糕哪有心看他。
    ??脑子里不断是二娘劝我的那句话:“孩子干嘛这么伤心啊,二娘是个贫贱的女人。这是二娘的命。二娘喜欢服侍老爷。跟着老爷这些年,二娘也享受的够久了。二娘感恩。你是老爷嫡亲的骨肉。老爷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你看二娘我都被张家续弦。这是老爷的恩德”。
    ??可那是被一匹马换走了啊,二娘。
    ??你是个人啊,你感什么恩啊。
    ??我此时此时正在烦躁,他却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大喊:“雪凝,等等我”。
    ??我一听凤姐这个名字扭头咆哮道:“闭嘴。你跟你那变态老爸都滚我远点。
    ??还有我不认识你,回去当你变态老爸的乖飞儿去”。飞儿是虎头的另一个名字。
    ??汉代冠礼和命名基本同时。所以他还没大名。
    ??见鬼的古代,动不动就叫自己如此无法忍受。
    ??哦,对了,张虎头(背后的男孩)张虎头,张虎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恶心啊。
    ??我继续走着张虎头还牵着那匹所谓的宝马又矮又丑,上辈子我当好莱坞顶级武术特技团队的特技演员的时候,用什么顶级现代科技制作的弓没开过,什么好马没骑过。就这东西还想换我二娘?
    ??臭不要脸。
    ??我在河边的柳树下停住了,此时的中国人还不太流行垂柳。所以树枝尚还是直挺挺的立着。
    ??虎头凑过自己引进恰似雕塑大卫一样英俊且刚毅的面容,嘿嘿笑着抱住我的腰。(汉代男女搂搂抱抱很正常,周代诗经尚有野外交合的描述。孔子尚且说诗经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虎头:“明天我就行冠礼了。就能娶亲了。要不你今天就给我一次。你给了我,我爹明天就提亲”。
    ??我低着头,被他这么一抱有些不好意思的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下。随后有些高兴的说道:“那二娘就是我婆婆?”。
    ??这么一想就不由有些兴奋了起来,过去还担心我嫁人了二娘会寂寞呢。
    ??再说,我也不讨厌这家伙。
    ??虎头看着我似乎高兴了,赶忙凑过脸来,一边亲吻着我的耳根一边抚摸着我的胸脯说道:“对啊。对啊。二娘是你婆婆也是我妈咱俩一起孝敬她”。
    ??他一边说着一边掀开我的纱裙。
    ??我赶忙抗拒着要推开他的手,虽然东汉民风开放可以没有在官道上苟且的啊。
    ??我一边无力的挣扎着一边说道:“虎头,虎头。别,一会儿该来人了”。
    ??虎头一听嘿嘿笑着放开我,一边用眼神看了看一边的山包。
    ??我有些羞赧的说道:“干嘛”。
    ??虎头又要抱我,我赶忙挣扎。虎头一边搂着我一边说:“雪凝,那边有个山洞里面还有泉水。要不要去那里凉快,凉快”。
    ??我一听,知道他也并不是要在这里索欢,便不再挣扎。毕竟前世的我也是结过婚有过生儿育女经验的人。虽然在这里的十几年让我几乎忘记了丈夫,但我还是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和老公一样英俊的男人。
    ??虎头抱我上马,很快就到了那个山洞。
    ??我惊讶的看着那个山洞,山洞是个巨大的天然溶洞里面没有杂草也没有蛛网干干净净。地上还有刚刚焚烧过零零散散的草木灰。山洞的正中是一汪幽深的水潭上面还有点点清澈的溪流流下。
    ??我:“这个洞好大”。
    ??张虎头:“嗬嗬,这个洞不但很大。而且过去是我们老张家的藏兵洞。冬天暖和,夏天凉快。你别看这洞里有水,可地面上是撒过硫磺的。什么蛇虫鼠蚁都没有。而且一百八十个小洞可以藏兵八百。里面还有粮食和床”。(汉代豪强养兵一般不超过一千人,这是东汉朝廷和地方豪强的默契也是潜规则)我:“藏兵洞?你领我来这里干嘛”。
    ??虎头似乎看出我的担心于是笑着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说道:“嗨,你误会了。
    ??前两年朝廷聚集天下精兵扩充羽林卫,父亲知道是朝廷对咱们这些老家族不放心,所以啊。就把私兵都解散了。放心这里没人。我找你之前才刚看过”。
    ??我:“什么叫才刚看过。好啊,你早有预谋的。放开我”。
    ??虎头一看我挣扎也笑着吻了一口我的脖子。一下脱掉我的长裙,裤子是开裆的自然无法阻挡他的那东西送入。
    ??干干的阴道被勐地送入疼的我一下就疼的喊了出来“啊,虎头。你轻点。我是你老婆……我不是妓女……”。
    ??虎头一听也知道自己着急了,于是在我的配合下解开了胸衣,他的手轻轻的在我的娇嫩的双峰上抚摸着。
    ??虎头张开嘴,轻轻的吮吸着我恰如豆蔻一般粉嫩白皙的乳房。
    ??我“啊,啊”的发出愉悦的呻吟,身体在光滑的石板上摩擦起伏,伴随着一次次身体的起伏,他的肉棒就那么在我的身体里被那一次次的起伏送入和带出。
    ??十叁岁的阴道是狭窄的,一次次的送入让我感觉一种几乎撑裂的疼痛,但那疼痛中裹挟着兴奋。
    ??虎头忽然勐地一用力,我感觉处女膜似乎一下破掉了“啊”的一声,随后感觉一股股鲜血殷红了裤子。
    ??而这一声尖叫似乎激发了虎头的性欲,他一次次更加深入的将阴茎狠狠的送入。
    ??疼痛并没有维持很久,前世有过生儿育女的经验自然知道这仅仅是告别处子的疼痛并没什么关系。不过万幸的是,这具身体恰如前世一般破处并不那么疼痛。
    ??于是我也并没有让他停下。
    ??一阵阵深深的送入让我的身体一次次的起伏着,他肉棒的深深送入和他热烈的吻,以及在胸部轻轻的抚摸勾起了我的情欲。
    ??我热烈的回应着他的吻,感受着他身体一次次抽动带来的愉悦。
    ??他的嘴唇热烈的在我的肩膀,锁骨以及脖子上一下下深深的吻着。伴随着的是一次次深深的送入将那个巨大的东西送得好深。
    ??处女的身体无疑是敏感的,很快一股即将到达高潮的兴奋袭来。我刚要让虎头加把力气。可虎头他居然身子一阵激烈的耸动,随后一股热流灌入了我的阴道。
    ??两世为人的我自然看出了虎头是个处子。他能坚持到这时候已经殊为不易,而且伴随着他的拔出下体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以至于我的双腿几乎都要失去知觉了。
    ??但万幸的是出生在民风朴实的东汉,人们对于女儿家的习武也并不反对,所以我今生的身体虽然瘦小,但还是有了前世身体素质的六七成。
    ??古人蛋白质摄入量有限,锻炼的方法也缺乏针对性,所以一般武将和知名武将的身体差异较大,基本是靠基因决定的。但我却懂得如何保持一个好身材和强健体魄之间的关系,毕竟如果身材太差也没办法做知名影星们的替身啊。
    ??我勉强坐了起来,擦了擦因为疼痛和刚才因为兴奋流出的汗水。爱液混合着精子缓缓从下体流出,其中夹杂着一点点残留的血液。
    ??此时洞外有人走过,并小声的说着话。可在洞里听来就好象是加了扩音器。
    ??一个人说道:“师父,咱们真的要起兵吗?”。
    ??另一个声音说道:“恩?,此处有个山洞?”。
    ??塬来那个声音:“唉,是啊。此处正是咱们蓟州张家的藏兵洞”。
    ??师父:“啊”。
    ??那个弟子:“师父莫慌,张家已经解散甲兵并将大将张树强送入了洛阳扩充羽林卫。此处无人,正好谈些事情”。
    ??师父:“那还是天赐一块福地。走,咱们进去看看”。
    ??说着听脚步声大约十几人陆陆续续走了进来。我赶忙和虎头躲入了其中一个小洞。
    ??那个土地似乎差遣一干人等防卫,随后在我们刚才的地方坐定问他个头戴黄巾的师父:“师父我们何时起兵呢?”。
    ??那个师父:“南华老仙早有法旨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你懂了吗?远志,你可明白”。
    ??远志:“恩,甲子……甲子……哦,光和七年正是甲子。弟子明白”。
    ??我们躲在小洞的石床上,他撩起我外面罩着的粉色纱裙在我亵裤开裆的地方伸进去手抚摸着。
    ??我念叨着:“远志……远志……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虎头:“妇人家念叨别人的名字为夫心里可不好受啊”。
    ??我赶忙压低声音道:“唉,别闹了,外面的人。要造反,你再闹小心让人听见”。
    ??虎头一听就笑道:“哈哈……听不到的。听不到”。
    ??他竟然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最后都喊了出来。
    ??他这个举动显然是吓坏了我。我赶忙一边示意他小点声,一边看那群人的动静。
    ??结果那群人就好象是聋子一样在那里自说自话,而虎头则更加嚣张的指着那群人大骂:“狗胆匹夫,要反就反,还什么五年后?在这里唧唧歪歪想什么好汉”。
    ??他没疯吧,这些人可是反贼的。分分钟把你灭口好不好。
    ??可不知是虎头疯了,还是那群人聋了,居然那群人说那群人,虎头骂自己的。
    ??就好象毫不相干一样。
    ??虎头看着我迷惑不解就笑嗬嗬的凑过来,他十分得意的说道:“恩,娘子惊讶吧。为夫勇勐吧。哈哈哈”。
    ??我惊讶的说道:“难道这群家伙聋了不成?”。
    ??虎头:“他们没聋我也没疯。这个洞里的这一间是我爹自己住的,要是他弄个小妾来睡弄得惊天动地的自然不行。而他又要管理这一洞的甲兵自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这里听得到,看得到,别人对这里则是眼瞎耳聋一般。来来来快撩起裙子让为夫再痛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