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屋门开了秀清走了进来,她拿过套着丝袜的淫具,取下上面的丝袜递给我,让我用丝袜捆绑她,我用长丝袜把秀清反绑起来,紧接着我把红得发亮的大龟头,捅进了秀清的嘴里,在她的嘴里来回抽插着。由于我把阴茎插入秀清的喉咙,呛得秀清直咳嗽。我忙把阴茎从秀清的嘴里抽出来,秀清说“哥哥,你还是套上丝袜奸淫我吧。”我听从了秀清的话,在阴茎上套了一双肉色短丝袜,我勃起的大阴茎和肉色短袜的长度相仿,包芯丝的袜尖紧紧地贴在我的大龟头上,两骨丝袜的袜口,紧紧地套着我的睾丸。我伸手摸了一把秀清的阴部,发现她淫水直冒,我把秀清的淫水涂抹在我套着丝袜的阴茎上,秀清的淫水流的非常多,我正好利用它把套在我阴茎上的丝袜弄湿,然后我把套着丝袜的阴茎,对准秀清的阴部“扑哧”一声插了进去。秀清“噢”地叫了一声,我双手抓住秀清的两条丝袜腿,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奸淫着她。刚一开始,秀清紧咬着嘴唇忍受着我对她的玩弄。到后来,随着我抽插的速度加快,我套着丝袜的大阴茎在她的体内来来回回地撞击着,秀清渐渐地受不了了。她拼命地扭动着反绑的双手,想要挣脱丝袜的捆绑。可是她的双手被丝袜紧紧地反绑着,一点也动弹不得。秀清被我奸的大叫起来“我又被哥哥绑起来强奸了,他用丝袜捆绑我,他还在鸡巴上套丝袜玩我,我被玩的快要幸福死了。啊。啊。”我忙用堵如燕嘴的丝袜,塞进了秀清的嘴里。我继续有节奏地抽动着套丝袜的阴茎,使劲地玩弄着秀清的身体。秀清只能来回摆动着头,她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呜呜”地叫声。就这样我玩弄秀清大约有叁十来分钟,射精的冲动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在秀清的体内,又抽插了二十几下,勐地抽出了套着丝袜的阴茎。突然一只小手从我背后伸出,她抓住了我套着丝袜的阴茎,快速地拿掉了丝袜。旋即一只可爱的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是美芳。只见她把我的阴茎放进她的小口中,同时她的小手快速地撸动着我的阴茎,好让我尽快地射精。我兴奋不已双手抱住她的头,尽情的释放着我的能量。我持续地在她的嘴里抽动了两分多钟,滚烫的浓浓的精液,射的美芳满嘴都是,乳白色的精液还时不时地从她的嘴角里流出来。我累得躺倒在床上,美芳陆续地给秀清和如燕松绑,叁个女人都和我躺在一张床上。从那天以后,晚上我们就睡在一张床上了,每次做爱时我都是先玩美芳、再弄秀清、最后再奸如燕,当然她们叁个都是被捆绑起来的,当我玩弄她们其中一个时,另外俩人就会互相捆绑对方,等我来奸玩她们,或是推动我的腰部,让我玩的更爽快。白天如燕和秀清去市场做生意,我就在家和偷偷跑回来的美芳先玩一次,美芳经过我们的调教,她的身体发育很快,性欲也十分高涨。她每天中午回来让我把她捆起来奸淫一次,下午叁点多钟再回来,又让我将她绑起来玩弄一回。这一天中午我在家中洗菜,房门一响美芳高兴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盒袜子,“哥哥,你看这是什么?”美芳打开了盒子,只见一盒色彩十分鲜艳的红花尼龙袜摆在了我的眼前。我的眼睛不觉得一亮,好多年没有见过这样好的尼龙袜了。那还是在我小的时候,同学的姐姐穿过的,“哥哥,下面还有呢。”美芳说着拿起了下面一层,塬来红花袜下面是白色的尼龙袜,白袜上点缀着许多的小星星,啊,塬来是满天星短袜,这可是护士和医生的最爱呀。美芳看着我目瞪口呆看丝袜样子笑了起来,“哥哥,好看吧。我们商店里刚来的货。”“好看。”“那你还不奖赏我。”我抬头看着美芳,“你想要什么?”“我要你给我换上一双白色尼龙袜,再把我绑起来,然后就使劲地玩我。”“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