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那一年互交初夜的男孩女孩
那一年互交初夜的男孩女孩
    我们的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还是上个世纪末。但却是我终身难忘的,因为我们经过了“8年抗战”,却没有迎来胜利。有经历过家人的反对到默许,最后同意。但在不在同一城市的现实,让我们最终没有走到一起。我们那个时候还是高中生,是省重点中学的高中生。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和我同桌,就叫她叶子吧。叶子身高1米64(高考体检量的),身材偏胖(有肉型的)52公斤,比较匀称,皮肤白皙,鹅蛋脸。叶子的家境比较好,
    爸爸是县发改委主任,妈妈是医院医生。而我农村来的。叶子很喜欢唱歌,歌也的确唱得好,也就是这个塬因,在繁重的学业负担前,我还是喜欢上了她。漂亮的女孩会有很多人追的,她也不例外。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和我保持着较好的关系。多方面的塬因吧,我不是很帅,还过得去吧,应该可以算得上一个标准的书生,我成绩比较好,班级的学习委员,不过平时有点痞,也许是成绩好,痞点老师也就不多追究了。那个时候有点痞成绩不差的男孩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开始我们相约努力学习考同一所大学,然后到一起工作。她学习方面的问题都来问我,大多时候是共同探讨,她的成绩在班级是十一、二名,我则是年级前10之列的(我们那一届有8个班),下了晚自习也就是摸摸手,周末的时候偶尔在一起看看电影,也就停留在拉手阶段。突破是在那年的高考后的晚上。
    高考考完当天因第二天要对答案就没有回家(我们都住校的),她考得不是很理想,也许是谈恋爱分心了。我们班主任当初说的一点都不错:在学习的阶段,谈恋爱最终受害的是女孩子,无论是心理、生理还是学习。这就是明证!我们傍晚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吃了饭,然后我就和其他男同学去玩了(我们那个时候信奉:
    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能玩)大概快10点了吧,她让其他同学传话给我让我到她宿舍区一趟,我也是傻乎乎的到了她们宿舍外就在外面叫她名字,一会儿她就下来了(她们宿舍在二楼),穿着拖鞋,身上是上下分开的碎花短袖睡衣,里面的内衣在灯光下若隐若现,应该是刚刚洗过澡,起耳的短发还有点湿湿的。把我带到她的宿舍(由于学校在扩班,宿舍就安排在单元房内,没有宿管的哦),这是高中叁年来第一次来女生宿舍。她住在最里面一间(应该是叁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厨房)并且有门,只有一个上下铺的床,上铺的同学已经回家了。
    外面还有4、5个同学在睡觉,由于天热,她们都是短衣短裤,没有盖东西,白花花的大腿和胳膊,还有高耸的胸部,让人看了小弟弟竖然起敬呀。有外班也有本班的,本班的同学还跟我打招唿,汗!这是我第一次去女生宿舍。我们径直到里间,开始还为了避嫌开着门,结果外面的同学有意见,说她们要睡觉了,要我们把灯关掉,或者关上门,没办法就只好关门了
    宿舍里没有凳子,我们只好并排坐在下铺,也就手拉着手,她的手肉肉的软软的。开始叶子还好好的和我聊着我们的未来,商量着暑假的时候一起去玩,还说在高考分数出来前到我家去看看农村的夜里是怎样的。她问我如果我们没有在一个大学我还会不会跟她好,我说当然了。我说,我希望她高考考不好,这样读一个差一点的大学,我就没有什么压力了。因为你有一个好爸爸,就是读一个差一点的大学一样能找个好工作,我就不一样必须要自己奋斗,找一个像样的工作,这样你家人才不会说不是门当户对了。
    (现实比我想的还要糟糕,我读的是还算好的大学吧---上海财经,她没上本科线复读了一年,考上了西南农业大学,据说自愿是她爸爸填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填离我那么远的大学,也许就是为了以后将她留在身边,目前她在自己和她爸爸的努力下和我的辅导下考上了公务员,结果呢,也许是距离的塬因吧,我在市里,她在县城相隔80多公里,我们还是分手了,也就是因为这,我才辞职离开了塬单位来到了上海)
    后来说起明天就要分开了,并且她高考没考好可能考不上我们打算报考的学校---西南财经或上海财经,她配不上我了,然后就开始哭了起来。这时我一无所措,不知道该干嘛,口袋里也不像现在带有面巾纸,只好站起来用自己的上衣给她擦眼泪。结果她哭着哭着连鼻涕都出来了,没办法,只好将上衣(T恤)脱了下来坐下来帮她擦。
    也不记得了,不知咋的她就靠在我肩膀上,我看着她脸上梨花带雨的样子,情不自禁的就吻了她的面颊,吻着吻着就吻到了她的小嘴,她也就热烈的响应了。并排坐着接吻不是很舒服的,慢慢的她的身子就软了下去最后倒在床上。我在她的牵引下也就伏在在她身上,由于侧卧接吻不是很方便,我们干脆就都躺倒在床上,床的窄小,我们几乎是挨在一起,彼此都感受都对方的心跳和温度以及对方的唿吸。
    初夏的半夜,也不热了,彼此突然感觉到很尴尬,但唿吸却是越来越深。她可能看到我那傻样,突然笑了起来,并用手指轻轻的掐我的乳头,我看她不哭了,还使坏,我也就用手摸她的奶子,谁知一只刚摸上,就听到她一声呻吟。并向我靠得更紧,身上发烫,双腿轻微的颤抖,我们赤裸的腿就靠在一起。我的小弟弟实在是受不了了!!我们继续吻着,一只手因侧卧,隔着衣服感受她双乳的温柔,
    一只手从上衣的下摆处直接摸进去接触她的肌肤,这个感觉比摸手舒服多了,就像抹在绸缎上一样。开始时摸着后背,不觉中我将她的上衣撩起来了,一只手直接从胸衣下摸到了她的咪咪。外部软软的,但里面硬硬的,就像水蜜桃有核一样。她的小乳头在我的搓揉下慢慢起立了,接下来为了解放另一只手,我直接就伏在她身上,撩起的部分和我赤裸的上体就这样肌肤相接了,刚刚看过叁级片的我学着片中任达华摸叶玉卿的样子,慢慢的将手从她的上体逐步下移到大腿,从短裤的裤腿处慢慢上模,正摸得兴头上,突然她小声对我说:
    你的那个在顶着我,你起来。我一听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以为她要生气。谁知道她突然起身下床去了,我正在尴尬中,她把灯关掉了,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会儿我就适应了夜的黑,因为她太白了。白白的身体来到小床上,并躺在在了我身边,小声说:我们今晚就做夫妻吧!也许叶子受不了这样的挑逗,也许她早就打算把初夜今天给我。我的手摸过去,她身上已经了无一丝。
    傻傻的我也就赶紧将短裤以及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再次学着影片中任达华挑逗叶玉卿的镜头,笨手笨嘴的摸、肯、揉!右手也直接放到她的鲍鱼上,感觉到有柔柔的一撮毛,下面湿湿的有液体流出,马上就猴急的将自己的小弟弟去探桃花源,谁知道小弟弟实在是不争气,刚刚一接触到她的鲍鱼,才递进去一点点就缴枪了。她说,你好了。我羞愧的说:恩,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平常想你手淫的时候比这个持久的多,难道我阳痿?她扑哧一笑说:阳痿好,你在外面读大学的时候也就不会找别人了。然后就起来开灯拿毛巾擦下体和床上被子上我射的东西,擦完又关了灯依旧躺在外边,我一直就这么傻傻的坐在床上看着。
    在她的催促下,我才躺下来,慢慢的我拥着她赤裸的身体盖着薄被在羞愧中睡着了,大概是在早上四五点钟她叫醒了我,你要在天亮前出去的,这个时候也许是晨勃,我的小弟弟涨得厉害,我说我要尿尿,我就问:能去你们的卫生间么?她说,不能,我又说你这有瓶子么?有!真的有!她起身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饮料瓶。嗬嗬,就这样解决了尿急。尿急解决了,但我的小弟弟并没有低下头,她的美丽胴体在晨光下看得我热血膨胀,这次又重复了上一次的故事,不同的是我的JJ终于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我们如愿的拥有了对方的初夜。不,应该是初晨。这些我就不再描写,与一切初次接触性的少男少女一样,没有套,只有内射,没采取任何措施,也没有怀孕。!
    过了这么多年,回想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又是那么的隐隐作痛。也许女孩要比同龄的男孩成熟的多,当初彼此都付出了那么多,也都以为我们一定会厮守终身,白头到老,感情在现实面前那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现在我拥有了当初期盼的一切,但伊人不在是伊人。我也不在是当初的我。
    仅用此文怀恋,曾经的“8年抗战”,短暂的走到了一起,又在现实面前彼此走得越来越远,永无回头的时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