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仲奎和颖儿一起来到了颖儿的家中,当颖儿把仲奎介绍给母亲时,颖儿的妈妈呆住了。她有些不愿意女儿和这个中年男人交往,毕竟女儿年轻嘛。可是是这个男人帮助了她一家,同时也帮她的女儿少受男人的蹂躏。在这方面她还要感谢人家呢。仲奎倒是没有见外,他看着颖儿居住的环境太差。他就对颖儿说:“我先出去打个电话,你和你的妈妈下楼来,我带你们去个地方。”说着仲奎先下了楼。“孩子,妈妈的对不住你,让你受苦了。”妈妈说着哭了起来。“妈妈,仲奎是个好人。你再也不用为我操心了,他对我很好。再说只要是为了您和弟弟,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颖儿反倒安慰起妈妈来。“我们快下楼吧,要不仲奎该等急了。”“他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呀?”妈妈问道。“我也不知道,来时他什么也没说。”母女很快下了楼来,仲奎刚好打过电话。叁人一同上了车,车子一熘烟地向东城方向开去。很快他们来到了幽静的小区,仲奎把车子停在一栋楼前。车子刚刚停好,又一辆轿车疾驰而来,它停在了仲奎面前。“年总,这是沈秘书让我给您送来的。”说着一个年轻人递给仲奎一串钥匙。“好的,谢谢你小林,你回去吧。”仲奎把钥匙拿在手里,转身对着颖儿说,“走吧我们上去看看。”他们来到了叁楼的一个单元,仲奎打开了门,这是一个小叁居室,大约有一百多个平方。“颖儿,我看伯母住的地方太小了,我想请伯母到这里来住,虽说它也不大,但是环境还好一些。”妈妈和颖儿都吃了一惊,“仲奎,谢谢你。”颖儿不顾妈妈在场,她抱住仲奎亲吻起来。“光这样谢可不行呦。”仲奎低声地在颖儿耳边说着。“呿”颖儿满脸通红地嗔道。妈妈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几个房间来回看着。“我们去挑些家具吧,那边的东西就别要了。”仲奎说道。“你们去吧,我留下来收拾一下。”妈妈说道。仲奎和颖儿一起来到了家具店,他们选了许多家具,应给能把小屋填得满满的。仲奎和颖儿又回到租房的地方,颖儿只是把家人的衣物,和弟弟的学习用品带上,其他的一概不要了。眼看着快大中午了,弟弟也该放学了,颖儿让仲奎陪她一起去接弟弟。到了学校门口,正赶上放学。颖儿看到弟弟出来了,就急忙迎上去。她拉着弟弟上了仲奎的车,“小明,他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叫奎哥。”仲奎把颖儿的一家人都安排好,就带着颖儿去到海南度假去了。他们游遍了海南的全景。每天从外面游玩回来,仲奎总是要把颖儿五花大绑起来奸淫一番,每次奸淫颖儿都要在颖儿的身上射两次精,有时仲奎还玩颖儿第叁次,有好几次颖儿被仲奎奸得差一点就昏过去了。仲奎的性欲太强了,他比一般小伙子性欲都强。有时颖儿想仲奎是不是吃药,通过观察她发现仲奎就是身体强壮性欲强烈。有一天海岛上下雨,从吃过午饭后,仲奎就把颖儿捆绑起来玩弄,一直玩到了晚上十点多钟,他一共奸了颖儿四次,刚开始的两次颖儿还勉强应付,到第叁次时颖儿就受不了了,她几次要求仲奎停止抽动,可是每次她的嘴巴都被丝袜塞住,没有办法颖儿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嘴里塞满了丝袜,她动也动不了,叫也叫不出,只得任凭仲奎奸淫她。等到了第四次时,性欲强烈的仲奎,他竟然在粗壮的阴茎上套了丝袜,再带上安全套,然后他用套着丝袜的阴茎,深深地插入颖儿的阴部,快速地抽动着套袜的阴茎,狂奸着被五花大绑起来的颖儿,仲奎的阴茎本来就粗壮有力,再套上丝袜之后,就更粗更大了,颖儿被仲奎奸得实在受不了了,她刚刚提出要仲奎停下,她的嘴里就被丝袜塞住了,仲奎更加快速的抽动着套了丝袜的阴茎,套着丝袜的阴茎又粗又大,它在颖儿的体内快速地顶动着,颖儿也被它玩得是欲死欲仙十分的满足,她的阴部也是不停的流着淫水,好使得仲奎套着丝袜的阴茎玩得更滑快。仲奎一边奸淫着颖儿的身体,一边看着颖儿淫荡的样子,他无比享受地玩着颖儿的身体,快速抽动着的套着丝袜的阴茎,给他带来了无穷的快感,他使劲地奸淫着颖儿的身体。在四十几分钟的性交中,颖儿被仲奎奸淫得昏过去了两次。当颖儿从第二次昏迷中醒来,身上的绑绳早已不见了,仲奎正轻轻地在她满是绳痕的胳膊上,涂抹着药膏和按摩。仲奎见她醒了就问她,“颖儿好些了么。”“仲奎,你想玩死我呀?平时你两叁次地奸人家,我都受不了,这回又玩了我四次,你还套着丝袜玩我,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的性奴了。”“颖儿都是我不好,我光顾着自己快乐,不顾你的痛苦,对不起我真该死。”仲奎抱歉的说道。“你呀就会哄人,我都被你哄的上了几次当了。”“颖儿不知怎地,我就是对你爱不够呀。”颖儿知道仲奎说的是真心话。仲奎只要是一把她绑起来,就要玩个两叁次。“仲奎,你下次试着别绑我了行吗?”“不行,不行,不行。”仲奎坚决地说着。颖儿看到仲奎有些被激怒了,她连忙说道:“仲奎是我不好,我不是有意激怒你。你还是捆绑着玩我,捆着奸,绑着玩,随你怎么弄都行,好吗,你别生气了。”颖儿也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后悔,仲奎刚给自己还清了欠债,还给母亲和弟弟一套住房,这么快就不满足他的需要,让谁都接受不了,何况自己还喜欢这个男人。他不就是喜欢捆绑奸污自己吗,那就让他玩个够好了。想到这里颖儿对仲奎说道:“仲奎,你别生我的气了好吗。我保证以后永远不再提了,我要让你永远开心好吗。”说着颖儿把头轻轻靠在仲奎的怀里。仲奎也轻轻地抚摸着颖儿的秀发“颖儿,也是我不好,弄得你次数太多了。可是不知怎地,和你在一起我就十分兴奋,不信你摸摸。”仲奎把颖儿的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颖儿感觉到仲奎的阴茎渐渐地大了起来。“不会吧,这么快它又硬了。”颖儿吃惊的看着仲奎。“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这回你信了吧。”“仲奎,你真是太强壮了。”“颖儿,好宝贝。我爱你,我不想你受伤,要不下次我多要你时,你就套着丝袜帮我撸管吧。”“好吧。不过我会尽量满足你,我可不希望你把好东西都给了丝袜。”颖儿说着抬起头,她和仲奎吻在了一起。仲奎抓住颖儿的手,把他粗壮的阴茎塞在颖儿的手中,颖儿会意的撸动着仲奎的阴茎,仲奎的阴茎在颖儿的撸动下越发坚硬了。仲奎翻身起来把粗大的阴茎送到了颖儿的嘴边,颖儿张开小嘴一口叼住,颖儿用一只手撸动着仲奎的阴茎,另一只手抚摸着仲奎的睾丸。仲奎的大龟头把颖儿的小嘴塞得满满的,颖儿不停地转动着舌头,舔着仲奎的大龟头和冠状沟。仲奎扭动着身子抽动着阴茎,他的双手揉搓着颖儿的一对小乳房。玩了好一会,颖儿有些累了,她吐出了仲奎的大龟头。她让仲奎躺下,颖儿脱下了自己腿上的丝袜,她把丝袜卷起来,套在了仲奎挺立的阴茎上,还把丝袜往下撸了撸,让丝袜的袜尖紧贴着仲奎的大龟头,颖儿再次用舌头舔着仲奎套着丝袜的大龟头,颖儿的小手快速地撸着仲奎的阴茎,天鹅绒的丝袜和龟头的摩擦,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仲奎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尽情地享受着快乐时光,无比兴奋地快感刺激着他的全身,仲奎也不禁呻吟起来,他大叫着“颖儿,宝贝,快撸,快撸,再快点。”颖儿知道仲奎快要高潮了,她加快了撸动速度,仲奎被刺激的快感涌遍了全身,他怕大声喊叫出来,抓过一双丝袜塞在嘴里,他的头来回摆动着,手里撕扯着丝袜。颖儿一见知道仲奎快要射精了,她一手快速地撸动着阴茎,一手紧紧地握住了大龟头下面的冠状沟,颖儿又撸了数十下后,仲奎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大叫一声,身子抽动了几下他射精了。仲奎那浓浓的精液,透过丝袜渗透到外面,流到了颖儿撸动阴茎的手上,颖儿把她的小嘴凑过去,舔着从丝袜里渗出的精液。“舒服吗?”仲奎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太舒服了。宝贝,你让我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