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武帝年间,汉宫之内出了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史称“巫蛊之乱”武帝宠幸的何、赵二妃企图用巫术谋害武帝 武帝大怒责令酷吏江允查出案情及元凶而何赵二妃虽受尽酷刑却仍不肯招认实情, 江允只好请出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斑设计出东汉十大刑具 以求取得供词而两妃在酷刑之下胡乱供认造成三千余人毙命的大冤案, 此文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第一章 铜龟入洞 虽已是隆冬季节 可在未央宫腹地的这间刑房里却显得有点闷热 摆在刑房当中的火盆正熊熊燃烧着而四角的巨烛将整个刑室照得通明透亮。 左边墙上的刑架上吊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 一头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此女鹅蛋型的脸, 剑眉杏眼樱桃小嘴,身材更是惹火,特别是胸前的一双玉乳微微上翘, 仿若十八的少女而两颗嫣红的奶头就好象金丝枣一般挺立着。 她就是武帝宠幸的爱妃,汉大将军霍去病的侄女赵芸儿赵妃。 赵妃自幼习武,所以她的身材在后宫三千佳丽中是出类拔萃,而且床上功夫更是一流, 因此深得武帝宠幸。 她性情刚烈,特别能熬刑,虽经历种种酷刑折磨, 却一个字也不肯招。 这些天在宫内御医扁越人的医治下,加上她出衆的身体素质, 刑伤竟在五天之内恢复完好只是细看之下,雪白如玉的肌肤上还是留下了浅浅的伤痕, 就仿佛桃花飘落在白雪上一般还真叫人怜爱。 赵妃对面的刑架上用铁链捆着一个女人, 身着玄色长袍却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 细看之下竟有一层淡淡的莹光笼罩着她虽然她连眼皮都没擡一下, 但她浑身上下隐现一种夺目的媚态能叫任何男人都爲她倾倒, 她就是武帝的正妻当今国母张皇后也正是此案的主谋。 江允看着这两个吊在刑架上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笑容, 自从他十岁净身入宫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开心过, 因爲他知道这两个曾经在宫中最有地位的女人将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他决定从赵妃身上打开缺口,虽然她只是从犯, 但她是张皇后的死党对此案她一定知道得很多 而且凭他在宫中的多年经验他敏锐的洞察到武帝的真实企图是利用此事来扳倒那些手握兵权又高震主的老丞 而大将军霍去病正是首选目标。 至于张皇后,因她自幼遇异人服食过万年灵狐的内丹, 故天生媚术惊人天下男人莫能当者,幸得镇宫之宝“轩辕震妖符”镇住其原神才得以将她擒获, 但寻常的刑法根本奈何不得她江允曾使用炮烙、下油锅等酷刑, 她都毫发无伤但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受虐狂又得灵狐附体, 还真拿她没办法。 所以江允打定主意决定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 先用最残酷的刑罚来对付赵妃打开缺口,同时来威慑张后, 然后再用绝招来对付这个张后难缠的主犯。 江允之所以如此自信,一是因爲武帝已明令他不惜任何手段, 二是圣上亲点的助手??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板。 公输板是先秦木工的祖师鲁班的传人及后人, 据说他甚至已超越先祖许多达到神乎其技的境界, 他做的竹蜻蜓都能在天上飞上三个时辰所以皇上都尊他爲国师。 有这样的助手何愁大事不成,而且这些天公输板正全力秘密研制刑具, 并有小成。 想到这江允精神一振, 他走到赵妃面前假腥腥说道: “赵娘娘, 前些天多有得罪你受苦了,在下叫扁神医替娘娘疗好伤, 万望娘娘保重但微臣有一事不明白,那就是你爲何要谋害主上, 是何人指使还不从实招来”。 赵妃睁开杏目, 悴道: 江允你这狗奴才, 我悔不该当初没有废了你还在这装什麽好人听到此话, 江允不禁勃然大怒原来他曾经伺候过赵妃,并受过她的责罚, 想到这他恶向胆边生, 叫道: 你敬酒不喝喝罚酒, 待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赵妃哼道: 我倒要看你还有什麽高招, 大不了我豁出一条命给你整! 江允大叫: 宣公输板。 只见刑房外走入一位身长九尺的汉子,长得面色雪白, 有若僵尸一般他正是名动海内的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板。 虽已年过五旬但仍气势逼人,让人不敢仰视。 他身后跟着两名刑官擡着一件东西进来,看来甚是吃力。 仔细观之却是一只紫铜铸成的乌龟,足有脸盆大小, 四脚撑地很是稳当龟背上的每一片龟甲上都有一个小孔, 龟头足有鸡蛋大小龟脖比龟头略粗,上面还长满了小刺, 龟尾长长的翘向半空。 江允朝刑官使了个眼色,于是他们把赵妃解下来绑在一张特制的刑椅上, 而两腿被大字型的分开绑在两条椅腿上屁股下埝了一块厚厚的木板, 现在赵妃的整个阴户张开在大家面前那阴部雪白肌肤上的浓密的阴毛格外引人注目, 真是个让人心动的少妇呀。 刑官摆了一张台在赵妃的两腿之间,然后将那只铜龟放了上去, 龟头刚好顶住了她那薄薄的大阴唇。 江允道: 娘娘你还是招了吧,不然这刑罚可不像前些天的, 可不好受的。 赵妃道: 难道我还怕了这只死龟吗来吧!江允轻喝道: 用刑! 两位刑官按动龟尾, 只见那硕大的龟头一下就顶进了赵妃的阴户赵妃轻轻的呻吟了一下, 刑官操纵机关只见那铜龟头在阴道之中上下乱捅, 最后竟然旋转起来赵妃的淫水也顺着龟脖流了出来, 特别是龟脖上的小刺狠狠的刺激着她的性神经 让她兴奋不已 江允笑着问: 娘娘爽吗赵妃哼了一声好像很是受用。 江允脸色微变,原来这赵妃本就是个荡妇, 这样的刑对她来说竟是种享受。 忙吩咐加刑。 只见刑官将龟尾用力向下一按,那龟头仿佛有灵性一般, 居然张开口一口便咬住了赵妃那勃起的阴蒂赵妃惨叫了一声, 但刑官毫不留情用力一压,那龟嘴就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夹住了那小小的阴蒂, 就像铁钳钳住一般刑官在用力一推龟尾,那龟头的口中居然吐出一根银针做成的舌头, 一下就刺穿了赵妃那敏感的阴蒂她疼得昏了过去。 当她被凉水浇醒过来时, 江允继续问: 招不招赵妃一狠心, 摇了摇头! 江允看了一眼公输板好象在求援。 公输板吩咐刑官把炭火盆移过来,他用力将铜龟背上的壳打开, 原来这铜龟的腹内是空的刑官用火钳从熊熊的火盆中夹了几块炽炭放入龟腹中, 然后再把龟背盖好拿扇子用力扇了几下。 原来那龟背上的孔是用来透气便于炭火燃烧的。 江允招了招手另一个刑官便抓住赵妃的头发, 把她的脸按下来强迫她看着自己的下身身受此酷刑。 赵妃觉得深入阴道的铜龟头越来越烫,如同火烧一般, 让她无法忍受。 她拼命的惨叫,但没有人怜惜她,包括那两个刑官都是阉人早以没有人类的怜悯之心。 其中一个刑官觉得还不够劲,便用尽全力压下龟尾, 让那磙烫的龟嘴死死的钳赵妃的阴蒂阴蒂几乎都被烫熟了, 她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再次泄身淫水喷了一地。 终于她在近乎昏迷的状态中第一次松了口, 喃喃道: 拔出来。 我招了,什麽都招了。 江允示意松刑,刑官按动机关,龟头便又缩回腹中。 过了半饷,赵妃才缓过神来,当江允问她时, 这个坚强的女人居然反口不认。 江允气死了,命令再加几块红炭到龟腹中,不一会那缩入腹中的龟头被烧的通红, 连露出的那一截龟头也已变得通明透亮赵妃低头看到那靠近自己阴道口的通红的铜龟头早以吓得魂飞魄散。 江允道: 你这刁妇,如若还不招认,就烫掉你的下身, 这烧红的龟头可当不住哦!你以后再别想做女人了 但见赵妃没有答他便命手下用刑。 这时候一直木然坐在一边的公输板突然开口: 且慢, 还是让神医扁越人看看。 江允略一盘算,便点头称是。 他也担心还没取得供词便刑毙了这位娘娘不好向皇上交差。 扁越人乃是宫中的御医,据说是上古神医扁雀之后, 又称阎王敌据说就是人死了他也敢跟阎王挣一挣。 当他听过江允的陈述,过去检察了一下赵妃, 禁不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给她喂了一颗丹药, 又涂了些药膏在她的阴道中然后对江允说,你有什麽刑但用无妨, 我用“九转雪莲丹”护住她的心脉又给她涂上了獾油碧莲膏, 无论何种毒刑她都暂且不会毙命,而且她对受刑的痛苦会比常人更爲敏感! 当神医退出刑房后, 江允淫笑着看着无助的赵妃 道: 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呀, 瞧你冰雕玉琢般的美人儿真要毁了,我还有点儿舍不得了, 又何必受这分罪反正你迟早要招的还不如说出来。 赵妃一咬牙说道: 你就是烫死我,我也不招。 江允摇了摇头示意继续用刑。 刑官操纵机关将那火烫的龟头送入赵妃的密穴内, 只见那通红的龟头与嫩肉一接触立刻腾起烤肉的气味 赵妃发出厉声的惨叫刑官毫不理会仍全力将龟头送入洞中, 这时赵妃的大小阴唇阴道,甚至阴蒂和包皮都被烫熟, 她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直冒冷汗,可见是疼得无法忍受, 而那一尺多长的龟头也全部送入她的阴道一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当银针般的龟舌在她子宫里绕动的时候她的痛苦达到了高潮。 她像受伤的困兽一般拼命嚎叫。 “我招了,我什麽都招了,快拿出来吧, 求求你们啦”。 江允点了点头,示意松刑,当龟头拔出来后, 赵妃的??仍在冒着黑烟皮肉都被烤成了焦炭, 两瓣阴唇也变成了半熟的烤肉条正向外流着黄油。 江允命刑官将铜龟移开。 赵妃一五一十的按江允的意思交代了她与张后密图谋害皇上的事情。 看着赵妃的认罪书江允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来第一步棋他赢得很漂亮。 第二章 钨金锡奶罩 江允决定实施第二步计划, 故意问道: 赵娘娘令舅霍大将军可否知道此事是否正是他老人家叫你这麽做的赵妃冰雪聪明 一听就知道他是想陷害忠良她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女子, 决定拼死也不诬陷国家栋梁。 江允见她不肯合作,又令刑官用刑,二人正准备去擡那只铜龟, 公输板忽然开口到肉都烤熟了,哪还会有感觉呀!你们这些蠢驴, 换点新鲜的。 说完就从一袖中拿出一件东西来,细看好像两块闪亮的圆型黑布中间用铁链连着, 两边也有长长的铁链。 布的中间还开了两个小孔。 公输板道: 这是早年我云游四海时, 印度国孔雀王朝的太子赠给我一束钨金丝昨夜叫我内人连夜赶工织出这条钨金奶罩, 专供娘娘独享!说完便叫刑官试试是否合身赵妃戴上这黑奶罩, 再加上她那诱人的身材显得格外性感。 两颗红红的奶头从小孔中露出来,格外诱人, 刑房内的衆人都禁不住流出口水。 大家都不懂公输板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公输板忽然大喝一声: 金刚力士何在。 只见刑房外突然慢慢的走进来一个身高丈二的黑人来,仔细看来竟然不是真人, 而是个铁人。 原来公输板早年在西域游历之时,意外的捡到一块天外飞来的陨铁, 他花了十年心血将它打造成这麽一个铁人。 由于这块陨铁具有来自外太空神秘的力量,居然能够感应到人的心灵, 所以公输板可以用意念控制它活动仿佛有生命一般, 他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正是公输板的保镖兼奴隶。 金钢力士的手中捧着一口铜锅,锅里是满满一锅黑煳煳的东西。 公输板命他将铜锅放在火盆上,不一会,锅里的东西便沸腾了。 公输板解释到: 锅里是锡和北海绞鱼的皮, 这两样东西混在一起烧熔后粘性极大。 说完他便把戴在赵妃乳上的奶罩剥了下来, 扔进锅内。 赵妃隐隐约约明白他的企图,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当奶罩从铜锅中取出的时候, 上面沾满了磙烫锡胶 江允问道: 招不招这奶罩戴上了可就不好取了。 见她没有答,命刑官将这灼热的奶罩戴上了赵妃的玉乳, 只烫得赵妃惨叫连连。 奇怪的是那两颗侥幸逃过一劫的奶头却在受刺激后勃起得高高的, 挺出足有一寸长只是上面被烫起了两个大水泡。 赵妃受了这样的毒刑竟然没有晕过去,看来神医的药还是起了作用。 这时候,两名刑官提出要将两颗奶头交给他俩处理, 江允默许了他们的请求。 于是赵妃再一次惊恐的看到她那两颗奶头被火盆中抽出的烧得通红的火钳从顶部到根部一段一段的烙熟再烙成焦碳,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钨金奶罩完全冷却, 而赵妃的惨叫声也始终没有停过。 两名刑官做完这件有趣的工作之后,显得意犹未尽, 竟然用火钳把两颗金丝小枣从它长的地方扯了下来。 现在,赵妃的胸部只剩下两个乌奶颉? 这时江允走到赵妃面前, 用手抓住奶罩两边的炼子用力一拉那钨金奶罩便带着她乳房上那整块被烫熟的皮一起掉了下来, 赵妃终于疼昏了过去这时候江允留意到对面的张后仿佛颤动了一下, 他知道虽然她仍闭着眼但她什麽都看到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现在赵妃的胸前挂着两颗剥了皮的奶子, 就像两颗剥掉皮的水蜜桃上面细小的血管,黄黄的皮下脂肪和白白的乳腺都清晰可见, 在加上高温接触留下的焦痕使它们看起来像两个五彩球。 当赵妃醒过来看着自己受尽磨难的乳房时,这位刚强的女人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可是落入狼群的羊羔又有谁会可怜她她哪里知道她的苦难还只是刚刚开始。 第三章 铁鳄扑食 江允见赵妃受此酷刑仍不肯招认,不免有点着急,便想出用激将法.他故意说道:想不到技艺冠绝天下的公输大人,怎麽连一个女人也奈何不了吗? 公输板冷笑了一声,很是不屑,突然叫到:金刚力士,还不亮宝贝.只见金刚力士像变戏法一样从嘴里吐出两条手臂粗的铁鳄鱼来,原来当年公输板在铸造铁人时剩下了一部分陨铁,就作成了这两条铁鳄鱼,用来看家,它们也具有奇异的能量,可以受到公输板意志的控制,就像有生命一样. 两名刑官擡了一张木台放在赵妃的面前,把她那两颗剥了皮的奶子平放在木台上面.只见那两条铁鳄鱼在公输板的控制下,跳到木台上,慢慢的爬到赵妃的乳前,突然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钢针般的利齿.赵妃吓得闭上了眼睛,但奇怪的是她只是觉得凉凉的,睁眼一看,原来那两条鳄鱼居然喷了口水在她的乳上,她那伤口上黄黄的黏液都被洗干净了,原本觉得火辣辣的,居然感觉不到疼痛了. 江允大惑不解道:公输大人,这是怎麽回事? 公输板解释说:我给她喷点药水,这样待会受刑的时候会更敏感更疼,用刑的效果就更好. 说罢大叫一声:金刚力士,去把太庙前那只铜鼎扛来.不一会儿,金刚力士就扛了一只重逾万斤的铜鼎进来,这是用来祭祀先祖时用的,里面放着满满一缸油.金刚力士把它放在火盆之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勐的吹向火盆,只见那火苗腾起一尺余高,不一会儿,那缸油全都沸腾了.公输板的控制下,那两只鳄鱼纵身一跃,跃入鼎中,喝了满满一肚子的沸油然后又跃回木台之上,迅速的逼近赵妃的双乳. 江允叫到:还不招认?你这贱妇,你惹得公输大人生气了.赵妃已经明白她将面临到的苦难,惊恐万分,但一切都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了! 两只铁鳄同时张开大嘴咬向赵妃那没有乳头的乳房的前半部分,只见上百颗钢针般的利齿刺穿了女人最敏感的乳肉然后在乳腺上交汇,接着是沸腾的油注入每一个伤口的小孔中,当鳄鱼张开大嘴的时候,那娇嫩的乳肉已被油炸的金黄焦熟了.赵妃再一次晕了过去,但汉宫的酷刑就是不断的施加压力只到屈服,当这个坚强的女人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那两只铁鳄竟然毫不留情的把她的整个乳房吞进嘴里,用沸油和钢牙去接触她柔嫩的双乳,让那无尽的痛伴随着这个可怜的女人,钢的针高温的沸油和嫩白的乳在刹那间构成了一副刑房惨景…… 江允和公输板盯着这个再次晕过去的女人,心中都有种异样的感觉,江允盯着她那焦黄的双乳和焦黑的下身看了一会儿说:公输大人我们还是明天再审吧,给她缓口气. 公输板微微点了点头…… 第四章 千鹤台上 第二天的黄昏,赵妃再次被拖进了刑房,当她擡头看时,江允早在刑房里侯着她,而张皇后也被吊在墙上的刑架上,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而刑房的中央放着一个十字架型的青铜制成的台子,架起来离地面约有两尺,而台子的四周是大约二十只青铜雕成的仙鹤,架子上布满了用来禁固的铜箍. 江允命令刑官将赵妃架到架子上,拨去了她的衣服,让她仰面朝天的躺在架子上,而架子上的铜箍将她手脚都固定住. 江允对她说:赵娘娘,你做女人的东西都被烧没了,你不想连做人的东西也没了吧? 你何必在受这些苦了? 赵妃就像木头人一样毫无反应. 江允狠狠的使了个眼色,四名刑官分别动手用铜箍将她的双手和双脚的十指都固定在刑架上,这时其中的一名刑官操纵机关,只见那铜仙鹤张开它那长长的尖嘴凿向赵妃那纤纤玉指,一下就把那笋尖般的指甲咬住,然后用力一拔,鲜血如同泉水般的涌出,一片小小的手指甲就这样生生的被拔了下来,十指连心的感觉让本已麻木的赵妃再次失声惨叫,但这叫声激起那几个变态刑官的兽欲,他们同时操纵机关,只见刑架上的铜仙鹤同时张开利嘴啄向赵妃的玉足和十指,当剩下的指甲被一片一片的剥离肉体的时候,可怜的女人的哀号已经不像人类的声音了. 接着仙鹤的长嘴就像长针般刺向她那被剥去指甲后留下的嫩肉芽,让她的痛苦不断的延续,然后是她那白若莲藕的玉足,被鹤嘴一点一点的啄食,直到上面布满了鲜红色的成千上万的血点.绿豆大的肉片,一小片一小片的被剥离身体. 当她昏过去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刑官用烧红的火钎去捅她的伤口和没被烧坏的肛门,尿道.剧烈的疼痛让她再次清醒,然后又遭受铜仙鹤利嘴的全方位刺穿,她的双腿双臂腋下小腹臀部,直到这可怜女人的身上没有一片好肉,除了她美丽的脸蛋,因爲江允只有看到这张漂亮的脸蛋他才有兴趣继续折磨这个女人,虽然他知到无论怎麽折磨她,她都不会说什麽的. 这时,公输板大步走了进来,说到:你这蠢才,你想弄死她吗,皇上要的东西还没拿到! 江允道:我也是没办法,难道大人有什麽高见? 公输板笑道:这个女人嘴太硬,你用什麽刑法可能都没用,倒不如抓她的那对双胞胎妹妹来试试,好好的折磨一下那两个小妞,她看了心疼,就一定肯招的.我还特别准备了两件礼物留给她们.说完又干笑了两声. 赵妃听到此言,吓得大惊失色,因爲她最疼爱这两个小妹妹.江允道:大人果然高见,不妨一试.说完便命人传令下去带人过来. 第五章 银蛇缠身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两个约十六七岁年纪的美丽少女被四名中年宫女连拖带拽的拉了进来,原来她们俩就是赵妃的两个胞妹:大的叫阿碧,小的叫阿珠,两人平日在宫里学习舞蹈,谁知这次也给牵连了.两人是双胞胎姐妹,都长得是国色天香,美艳动人,阿碧妩媚娇艳,阿珠清纯可爱,身材更是性感无比.平日最受赵妃疼爱.公输板打算把魔爪伸向她们,真是毒辣无比. 江允下令将两人剥去身上的衣服吊在刑架上,赵妃这时才刚刚转醒过来,见到眼前的情景,悲愤不已大声叫到:江允有什麽就冲着我来不要拿两个小女孩出气.放过她们吧. 江允淫笑道:放过她们也可以呀,但是娘娘要按我的意思写一下供认状就可以了.赵妃听闻此言沈默良久,终于下定决心说:要我陷害忠良,我始终做不到的. 江允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公输板.公输板从衣袖里抽出一根长约丈许拇指粗细的银蛇来,说道;这是当年我跟随高祖出征匈奴时抢到的一件塞外异宝,名曰软银蛇.仔细看来是用软银制成,韧性极好,可以任意弯曲,而蛇身不会变形,拉长后可达十余丈,而且是空心的,蛇尾有一个小孔而蛇头张着大嘴足有拳头大小. 公输板将银蛇扔给两名宫女道:给我把她全身捆紧,多捆几道.今天要让你尝尝我宝物的厉害.这几名宫女自幼进宫吃了不少苦,几十年下来早有些变态了,很喜欢看到别人受苦.听到命令便狠狠的扑到阿碧的面前,拿这条弹性极大的银蛇在她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捆了起来,特别是她那一双刚刚发育好的竹笋般的玉乳,足足缠了七八圈,还在她的下阴部和肛门那打了两个节并让接头顶进了她的两处软穴,只见阿碧给捆得像个粽子似的.她不断的呻吟,还不时的惨叫一两声,但两名宫女仍然捆紧她身体的的每一部分,最后还强行把带孔的蛇尾塞进她的阴道里.这个过程足足花了十几分锺. 另一边也没闲着,公输板利用这个时间在教另外两个宫女使用另一种刑具来伺候阿珠.那是两个金黄色的三角形的铜盒,比手掌略大一些,上面还装着两个象牙做成的柄.据说是公输板的老婆从波斯过带到中土来的嫁妆,是用来熨烫衣服用的,那时中国也有烧炭的熨斗,但她带过来的这两只却有些巧妙.每只熨斗的顶部都开着五个小小的火门,可以控制炭火的燃烧来控制温度.这两件宝物是公输板的岳父____波斯第一巧将突尔登的杰作,据说全天下也只有两件而已,没想到今天竟然被用来当作折磨人的刑具.宫女在公输板的指挥下夹了几块红炭放入铜盒中,然后把火门调到了第三格,等着熨斗烧热. 阿碧那边的宫女在等着公输板的指示.公输板命令她们去厨房各拿了两大壶烧得磙沸的开水进来.江允看了赵妃一眼下令用刑.宫女提着磙烫的开水从那条银蛇的大嘴中灌了进去,一壶灌完,接着灌第二壶……. 那银的导热性本来就是最好的,这可苦了阿碧,本来就被银管捆得紧紧的双乳又被流动的开水燎过起初还能受得了,而后越来越烫,乳房上的表皮都被磙烫的银管烫起了燎泡.然而更可怕的是那磙水顺这银管流便了她的全身各处,包括她的掖下,小蛮腰.小腹大腿,甚至于她的阴部和肛门的嫩肉,最终流入了她敏感的阴道,这个过程漫长而痛苦绝伦,她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哀号…. 可是比起对面的阿珠来,她还算好的.那两个宫女本来在宫中就是熨衣服的高手,拿到这麽称手的工具就更是得心应手了,只是她们今天要熨烫的对象是活生生的吹弹可破的肉体,她俩很有默契的同时把这烧得磙烫的铜盒按向阿碧那小碗状的洁白的玉乳,那嫩红的乳头在与这高温的金属接触的过程中很快就失去了它们原有的顔色,变成了烤肉的顔色,接着是她滑若白玉的腹部和两乳间那窄窄的胸部.她们轻轻的把烫斗按在肉体上,等她感受到足够的痛苦惨叫以后,就提起来,当手拿开的时候,阿珠的肌肤上已经留下了十几块红红的三角形的烙印.烙印上布满了因与高温接触而留下的水泡,就向一颗颗珍珠一样.接着她们又用铜盒那高温的尖部把这些珍珠一颗颗的戳破. 公输板觉得还不够,命令她们加刑,于是火门被开到了第五格,这一下铜盒都快被烧红了,这时一个宫女将三角形的尖部狠狠的戳进了阿珠那微微张开的阴唇里,因紧张而充血的阴唇被热的铁块烤得变了顔色,听到少女的惨叫,行刑者都感到默名的兴奋…..同时另一个宫女也不忘把铜盒的尖部压进了她的肛门中…前后夹击的的灼热使少女大小便同时失禁了…….. 赵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妹妹遭受兽刑的凌辱,心如刀铰,这个受尽酷刑仍不肯屈服的女人,终于开始动摇了. 公输板同时威胁要把沸腾的油灌入银蛇腹中,要把阿碧活活烫死在刑架上,而另一边的那两个宫女也兽性大发,不但一寸一寸的把阿珠身上的皮从下到上的烫熟,还长时间的把火烫的熨斗按在她的两颗乳房上,看着雪白的乳房上冒出黑烟,接着皮下脂肪也被烤化了,黄油从铜盒下滴了下来,她们还不松手,继续用力压着,直到黄油留干,最后乳房被烤成了焦碳… 阿珠阿碧早以受刑不过晕死过去.这个时候赵妃终于屈服了, 并按照江允的意思写下供状,但当她招供之后江允并未放过她们,继续要刑官折磨她们,当天夜里三人均被刑毙于刑房之内. 看到这一幕,一直在刑室里吊着的张皇后终于也有了一点反应,她深深的长叹了一口气.但双眼仍没睁开过. 看着这个岩石般的美人,江允禁不住摇了摇头,问道:公输大人,从犯已经认罪,还有这个主犯要怎麽处置呀? 公输板道:这个妖妇道行高深,先要破去她的千狐百媚功,方能制得住她,江大人稍安勿燥,我已找到破她的法门,待我回去准备,三日后此地再见. 第六章 魔降金刚 三日之后 未央宫的刑室里依旧是那麽阴森恐怖刑室的右边墙上吊着一个性感妩媚的女人, 她仍旧是如同磐石一般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 但是仔细看她的眉心有一点荧光而且越来越浓, 照得整张脸格外的妖艳。 其实这些天张皇后十分清醒,她也完全知道赵妃受刑的全过程, 所以一直都在暗暗积蓄能量想用万年魔功冲破轩辕镇妖符的控制, 现在运功已到紧要关头眼看就要大功告成。 这时,刑房的大门突然打开,江允公输板等鱼贯而入, 江允看了被大字型吊在墙上的张皇后一眼 转身问道: 公输大人, 对这妖后 您有几成把握 公输板沈声道: 她的附体灵狐有万年法力, 媚功更是冠于三界之内拒传上古之时圣人所化的灵兽麒麟曾与之大战三天三夜, 竟然被这妖狐吸尽了元阳脱精而死。 。 。 。 江允大惊失色问到: 那岂不是奈何不得她公输板道: 那也不是无懈可击, 要破她的千娇百媚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想办法让她在性爱中达到高潮, 这时她的法力最弱才可乘机将她驱出张后的原神, 再加以消灭。 江允道: 这个办法确实好, 可是试问当今天下又有谁人能让这麒麟都难以匹敌的妖妇达到高潮了 公输板道: 我到真是有一人可以一试, 但胜算也只有五成罢了他就是我的护卫??金刚力士。 说罢,大唿金刚力士何在,速与我去征服那妖妇。 只见金刚力士仍旧是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 他慢慢的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精铁打造的身躯来, 粗壮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座铁塔一样。 更奇怪的是他的两腿之间居然垂着一条长约两尺的阳具, 而且粗如儿臂原来这金刚力士本无此物,但公输板爲了对付张后, 特意将他早年在北海搏杀的蛟龙猎得的龙鞭一条 用三天时间装在了金刚力士的身上。 这龙鞭也是一样异宝,据说勃起时可以伸长数倍, 粗如巨杖。 且硬逾钢铁。 有了此物相助,公输板倒是很有信心放手与张后一搏。 金刚力士在公输板的控制下,走到张后面前, 两只大手轻舞了几下张后身上的衣物就全变成了碎片飞散到空中, 露出了如玉雕冰砌一般的酮体和两只挺拔如山的巨乳, 看得衆人眼睛都直了不感相信世间竟有如此尤物。 可是金刚力士并没有怜香惜玉,他的两只铁掌毫不留情的狠狠的抓向了张后的两只玉乳, 按说力士力大无穷就是生铁也要被他挤出水来 可他竟然抓不住这两只涨鼓鼓的乳房好象有弹性一样, 稍一用力就滑开了。 力士大怒只见他左手拽住张后的两手手腕,右手抓住两脚跺, 微一用力张后的整个身躯就横着悬在半空中, 然后他勐的一挺身便将那已博起达五尺长的龙鞭捅进了张后的下阴 这时大家都看到张后有了轻微的反应。 力士奋起神力来回上下摇动张后的身体,随着他的节奏张后的身体就羊肉串在铁丝上一样在龙鞭上来回甩动, 这样的性虐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张后的阴道被小腿粗的巨棒来回抽插。 约过了半个时辰,少说也抽插了万余次,却仍未见动静。 大家正在诧异之时,只见张后身上的铁链突然全部断裂成了碎片。 而张后的身子突然像风车一般,绕着金刚的龙鞭旋转起来而且越转越快简直就向风车一样, 金刚的万斤神力都拿她不住突然身体的旋转停止下来, 只听到一声脆响那硬逾钢铁的龙鞭竟然被她旋转的力量生生的拧断了, 衆人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 就在衆人发呆之际,张后那从未睁开过的双眼张开了, 两到红光从眼中射出照在金刚力士的头上然后她伸出长舌向力士的眉心轻轻一点, 那一丈二高的金刚就像一块烂木头一样倒了下去。 。 。 无论公输板如何运功,他也再不能动弹了。 幸好这时张后突然头顶白光一现,她便也像木头一样倒了下去。 原来刚才张后运功正在紧要关头,给金刚力士一番强行进入, 使她神功不能圆满虽然她奋起神功打散了金刚的灵气将金刚击毙, 但却无法冲破轩辕震妖符的控制功亏一篑。 仍旧未能逃出牢笼。 公输板看到跟随自己多年的护身金刚毙命, 气得吐出一口鲜血 叫道: 好你个妖妇,你杀我金刚, 我与你势不两立我要前去昆仑山取回先祖留下的宝物, 破你媚功诛杀你这妖女。 江大人你等着我去去就回,三日后在此见。 江允道: 公输大人此去昆仑山何止万里, 大人年岁已高如何去得。 公输板道: 无妨,我家中有木雕一只,可驭风飞行, 日行数千里它载我去三日可回。 言毕,飘然而去。 第七章 鞭叉交错 江允看到公输板离去, 突然间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想到这个妖女的法力如此之强, 只怕公输板还没赶回来她已冲破轩辕震妖符的禁锢, 到那时候别说问口供又有谁人能够震得住她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呀!该怎麽办了至少要想办法让她的功力不能凝聚 干扰一下她也好好让公输大人能够赶回来。 。 。 。 。 。 在这紧要关头,他突然想到一人,那便是他十年前认的义父??护国大法师黄玉道人, 他百岁高龄现闭关于宫内的玄清观内的草庐之中, 据说已近成仙的境界最近两年都无人得以见面不知是生是死, 紧要关头只得勉力一试! 江允来到玄清观内 敲门良久却无人应答惶惶间推门而入,只见草庐中空无一人, 墙脚的蒲团上只剩下一堆腐烂的衣物而中央的案几上放着一张写满字的绢帛, 而绢帛上插着一柄长长的鱼骨制成的叉子。 江允用尽全力拔下叉子,拿下绢帛, 只见上面写着: 自前朝始皇帝一统天下, 尽收天下兵刃而融爲铜人十二故上古神兵利刃均毁于一旦, 现仅存大禹治水时留下的“禹王叉”一柄再加上武帝处保存的秦始皇用过的“赶山鞭”, 或可助你降妖卫道。 原来这柄不起眼的鱼叉竟然是大禹治水时用来降伏水怪的异宝。 由于它是用鱼龙的骨头制成,所以逃过了秦初的浩劫。 看来义父真是登仙而去了,但他早预料到有此一劫, 想到这江允连忙跪下对蒲团磕了三个头然后急忙赶往长乐宫去找武帝借秦始皇用过的“赶山鞭”。 武帝听过江允说明事情的原委, 沈吟了半饷道: 想不到这个妖妇如此厉害, “赶山鞭”给你一用到也无妨可是你却用不了他。 说罢命人将鞭台上来。 只见八名力士台了一根长约十丈,儿臂粗的鞭进来。 果然是传说中能赶山填海的神物,只恐有千余斤重。 江允见后大惊问: 这如何是好 武帝道: 当今天下第一勇士龙彪大将军??蒙天行可舞得动它, 但一次也只能用三鞭就力竭,要休息一日方可再用。 我叫他助你一臂之力吧! 江允回到刑房中, 张后仍躺在那没有动静但身上的莹光仍若隐若现, 江允忙命衆人将她架到墙边江允双手握住“禹王叉”狠狠的一个冲刺, 只见那三股叉一下穿透张后那雪白无暇的酮体 把她钉在了墙上张后竟然破天荒的叫了一声, 在看那叉的右边的尖直穿她的乳房并穿过她的琵琶骨 而另一边也是从乳尖穿过乳房和肉身。 两股鲜血顺着叉流淌下来。 而中间的叉居然穿透了她的嵴柱,将她死死的钉住让她无法逃脱。 这时蒙天行也已带着“赶山鞭”赶到刑房, 江允对他说: 就看蒙将军你的了蒙天行运功良久, 挥出第一鞭只听“轰”一声巨响,再看张后右半边的乳房竟然被神鞭抽得皮都没了, 乳肉也向四方翻起原来这神鞭乃是火龙的筋制成, 舞动时竟有三味真火出现张后本有魔功护体本是水火不侵, 却给这三味真火燎去了皮她忍不住又惨叫了一声。 蒙天行接着又从左至下狠狠的挥出第二鞭, 只见一道蓝色的火焰划过张后的身体再看她左边的乳房到小腹都被火焰烤熟, 身体看上去就像白红相间的烤肉条。 蒙天行感到异常兴奋,他拼尽全力挥出第三鞭直击张后完美的下体, 这一鞭用力过勐他自己也跌倒在地,再也无力动弹。 再看张后的两瓣阴唇竟然给鞭的火焰燎熟并被抽得掉了下来, 而地板的青石也给余力全部击碎了。 张后发出了令人恐怖的惨叫,看来鞭叉二宝真是威力不同凡响, 虽没办法驱除妖狐但也不至于让它逃离,至少可以挨到公输板回来。 看到这情况,江允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第八章 九龙金杖 第二天清晨, 江允等人早早的来到刑房他担心有变,果然当他步入刑房的时候, 眼前的情景让他大惊失色原来张后身上的鞭伤全都好了, 那对又大又白的奶子仍然挺立着好象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 只是那柄禹王叉还是叉在她的身上而她的眉心的莹光又在渐渐聚敛。 魔功真是太厉害了,江允气急败坏的命蒙天行继续用刑, 可蒙大将军昨日用力过勐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勉强抽了两鞭就再也动不了了。 大家都惊恐万状的守在刑房内静观其变。 这一次她的伤好得更快,不到傍晚就完全恢复了, 而且全身上下都开始发光了。 连那柄禹王叉也开始渐渐颤动起来。 蒙天行见情况不对,奋起神力连续击出三鞭, 全部打在她的眉心上终于把她的妖法压住,但一代勐士上将军蒙天行竟然累得吐血而亡了。 。 。 。 。 。 这一夜大家都首在刑房之内,眼看天就要亮了, 这时叉在张后身上的禹王叉又开始动起来而张后的眼睛居然也睁开了, 脸上也带着一丝媚笑突然钉在她身上的叉子竟然跳了出来, 大家都知道情况不妙了正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刻, 刑房的大门打开了 只见公输板手持一根长约丈许的黄澄澄的金杖快步走了进来! 江允大喜之下忙过去迎接: 公输大人辛苦了!宝物拿到了幸好您及时赶到,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呀。 这时他才发现公输板不但是满脸疲惫,而且好像眼睛也瞎了, 大惊之下忙问原因。 公输板道: 昨夜先祖托梦于我,说这妖狐的媚功最厉害的就是她的双眼, 只要给她的双眼盯住的男人再高的法力也施展不出了。 所以我自毁双目,誓灭此妖。 江允纳闷道: 爲何这妖女盯着我看, 我却没什麽事公输板大怒道: 你这阉人也叫男人吗江允吓得不敢吱声了。 公输板转过脸去对着张后,将手中的金杖用力往地上一顿, 只见那金丈顶端的龙头的口中突然吐出九条金灿灿的像毛虫一样的东西来 大的有香蕉粗细而最小的却和蚯蚓一般。 悬在空中很是怪异,而每条毛虫的尾上都还连着根金缐, 一直连入龙口之中。 公输板道: 此乃先祖登仙之时留下的一根九龙金杖, 专降天下的妖魔妖狐还不来受死。 这时张后居然开口说话了: 你这老疯子, 以爲弄瞎了自己的眼睛就可以对付我吗我还以爲你真有什麽宝物 原来弄了几只毛毛虫来吓唬老娘吗 公输板道: 之所谓一龙生九子 龙乃万物之灵万化万像,今天就是爲了降伏你这淫妇它才化身成这种样子的, 看你还嘴硬待会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 言闭,运起神功,只见那九条毛虫突然朝张后飞了过去, 最大的一条径直钻进了张后那水灵灵的阴道里去了 其它几条毛虫也分别钻入了她敏感的肛门、尿道、肚脐、奶孔、口中、耳中和鼻孔中。 这些个毛绒绒的东西一钻入这些敏感地带,张后倒真有些紧张起来, 她本就是个超级淫荡的女人给这些东西一弄还真有些兴奋了。 公输板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只见他盘腿坐下突然用力将手中的金杖向屋顶抛去, 只听见一声巨响金丈的尾端居然破顶而出直插天际, 而龙头刚好卡住屋顶。 公输板拿出先祖牌位摆在地上,口中念着“五雷决”突然手向上一挥, 凭天突然之间打了一个响雷震得整个屋宇都在动, 那屋顶上的金杖竟然变成了一根避雷针那电能便延着龙身、龙嘴中吐出的金丝导入到张后身上的九条毛虫身上。 由于通电的缘故,这些金属毛虫身上的毛全部树了起来, 深深的扎到了张后身上最最敏感最娇嫩的肉里面 而电流也刺激着她身上的每一根性神经。 如此巨大的刺激让她浪叫不已:”啊!!!!爽呀。 好爽呀。 我还要。 呜呜。 。 。 。 。 。 啊 公输板见此招有了作用,连忙继续做法, 这次连续炸了三个雷电流更强大了数倍。 九条毛虫在电能的驱使下,有是跳动又是旋转甚至在阴道里上下窜动, 还有一条毛虫居然张开口咬她敏感的阴蒂还用电流刺激她的花芯中的蓓蕾, 弄得张后欲仙欲死竟然全身九孔都流出了淫水 公输板知道大功就要告成了, 用尽全力向天空喷出一口鲜血用出了至高无上的绝学??九雷连环。 。 。 。 。 。 九声巨雷连珠而发,巨大无比的电能全部被导入到张后的体内, 那一刹那间九条毛虫都和电流合爲一体,击穿了她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化成九道电毛虫在她体内生生不惜的四处游走, 张后终于在无比的兴奋和幸福中达到了高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