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花会群雄离开京师一个多月后的某天,午时的紫禁城、养生殿外五步一岗, 十步一哨守备十分森严。 殿内,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在来回地走动着, 眼睛不时地向殿外看去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这人正是当今天子干隆。 不久,一名太监匆匆走进,这人正是最得干隆宠爱的太监——谢公公, 未等谢公公叩安 干隆己迎上前去焦急地说: 「免礼, 事情办得如何」 「谢皇上皇上万千之喜!」谢公公一边回答, 一边走到干隆旁边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 「好!好!好!不错,你办得不错!朕重重有赏!来!起驾!」干隆喜上眉梢, 话没说完己大步向殿外走去。 众侍卫连忙跟上, 一个个心中纳闷: 「皇上素来沉稳冷静、阶级分明、又爱摆架子, 今天不知何事竟然令他如此失态」 储秀宫外, 干隆大步走到在宫外停了下来,向谢公公吩咐了几句, 然后留下众人推门而进。 干隆进去以后,谢公公招来侍卫领班,吩咐众人紧守冈位, 还特别交代一会就算宫中传来什么声音也不要多事, 众人会意而去。 干隆进门以后,看到大厅中放了一张长、宽各十尺的大床, 床上着洁白的软和轻纱床外还围了一圈薄薄的白色轻纱。 干隆他走到床前,把外袍和鞋子脱掉,然后分开薄纱, 轻轻地爬到床上。 纱帐一开,干隆只觉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 眼前的景像更令他觉得如在梦中;一个清丽动人的绝色美女, 娇慵地躺在床上仔细看去,竟是死后失踪的香香公主。 香香公主身上除了一件薄薄的白色丝衣外, 什么都没穿坚挺柔嫩的双峰上啜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 晶莹胜雪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纤腰以至柔亮的阴毛隐约可见, 衬托着她那娇美圣洁的不可方物的容颜把干麓到目瞪口呆。 〈着心中响往己久美女,干隆不禁吞下一口口水。 干隆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拔开瓶塞,把它凑到香香公主子面前。 一会儿,香香公主睁开了眼睛,发现干峦在身旁, 不禁大吃一惊 脱口骂道: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这坏人, 为什么不让我死」 原来当日香香公主用剑自杀时力量用得不对、位置也不准 只是昏过去了并没有死,干隆知道以后灵机一触, 来一招假死之策竟然瞒过红花会众人。 本来他打算等红花会众人走后,马上享用这个如天仙一般的绝世美女, 只是香香公主胸前的伤并不轻加上她身体荏弱, 一直医治到今天才完全康复。 干隆正色道: 「美人不要生气!其实朕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 难道你一点都不懂朕的心吗」 香香公主道: 「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我只爱我的陈大哥一个!」 「哼!陈家洛这叛逆是个大笨蛋 己经被我骗走了离开京师有好几个月,这辈子恐怕再也不回来了!」 「那我就等他一辈子!」 「你跟了朕有什么不好要什么有什么, 朕还可以停止讨伐你的族人让他们以后不再被天朝讨伐。 」 「你杀害了我们这么多族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你不要做梦了!」 干隆贵为天子, 几时受过别人的气!今天受到这顽固的石美人一连串的顶撞 终于按捺不住、动了真怒 大吼道: 「不管你愿不愿意, 朕今天是非要得到你不可这次朕看你还可以从哪里变一把匕首出来。 」 一边说着,一边己把香香公主扑倒在床上, 嘴吧像两点一般落在香香公主的小嘴、俏脸、粉颈、紧闭的眼睛和头发上。 香香公主不停地挣扎、扭动,但双方的力量相差太远了, 她的挣扎不但毫无用处二人肉体间的磨擦,反而使干隆的性欲更加高胀。 干隆一下跨坐在香香公主动人的身体上,毫不理会如雨点般落在他身上的粉拳, 双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襟用力地向左右一分。 「嗤……」的一声脆响,干隆只觉眼前一亮, 香香公主那一双雪白柔匀的嫩乳从破衣中弹出 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不禁赞道: 「好一双美乳, 朕今天艳不浅!」 香香公主羞愤难当正待咬舌自杀时, 不料干隆早料到她有此一着伸手一错,己把她的下巴错开。 干隆淫笑道: 「想死还不容易,等下朕自然会把你干到死为止!哈哈哈!」 说完这话, 干隆一把将香香公主的身子翻了过去然后坐到她的背上去, 手上却是毫不停顿把自己的衣服撕成一条条的, 再将香香公主的双手拉到背后用那些布条紧绑起。 把香香公主的双手绑好后,干隆松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这正在挣扎不休的玉体他忍不住伸出了双手, 「嘶……」的一声香香公主身上的那件破衣被一分两半, 露出了她光滑柔润的玉背和浑圆雪白的臀部。 干隆伸手,狠狠地抓住了香香公主的美臀, 只觉触手处温润柔软令人爱不释手,忍不住又用力抓了一下。 谁知这一抓在他来说是享受,对香香公主来说是羞痛难当, 双脚勐力向后一几乎把干隆个满脸花。 干隆几乎被到,不禁暗怪自己大意,想想只要把这双美腿也绑上了, 那这美女还不是任自己鱼肉何必冒这个险呢 想通了以后, 干隆把香香公主翻回俏脸向天的姿势再去绑她的双脚;香香公主知道如果双脚如果再被干隆绑上, 那就大势己去了因此拼命挣扎,但女孩子毕竟力弱, 过不多久干隆拼着捱了香香公主两记玉腿,终于把她的双脚分了开来, 紧紧的绑在两边的床沿上。 把香香公主缚好后,干隆手忙脚乱地脱光了自己身上剩余的衣服, 然后双手齐出用力地抓住了香香公主那双娇嫩雪白的美乳, 毫不怜惜的、尽情的、肆意的揉弄着。 「唔……呀……啊!」受到干隆粗暴的玩弄, 香香公主不禁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眼中流出了屈辱的泪水, 身体也挣扎得更厉害了。 干隆用力地揉弄着眼前这绝世美女那细滑柔嫩的乳房, 似乎要把香香公主过去所给他的屈辱全都发泄到这一双饱满柔嫩的乳房上。 「哈……哈……哈,痛快!痛快」看到香香公主婉谢娇吟的样子, 干隆爽得不得了;平常一众妃子跟他爱时都是诚惶诚恐, 尽力配合哪有像香香公主这样尽力挣扎的,这种从来未有的感觉, 触动了埋藏在他血液里那种粗野、狂暴而这种肉体和心理的感觉剌激得他的肉棒不住发抖, 几乎就要喷出去了连忙深吸一口气,把那种冲动压了下去。 〈着香香公主横陈的玉体,干隆突然心中冲动, 一下跨上了香香公主的娇小的身躯骑坐在她赤裸裸的美丽胴体上, 然后用力的抓住了香香公主那双柔润娇嫩的乳房 将他那雄赳赳的朝天巨棒夹在她的乳沟中不停地来回抽送。 「啊……」香香公主只觉得双乳间被干隆放了一根硬硬暖暖的东西, 不停地抽送磨擦着磨得她心里怪怪的,不知这大坏人有在怎样羞辱她了, 如非她己打定主意不会看这个大坏人一眼,否则马上就要睁眼看一看了, 想到这里她觉得那个东西抽动得更快了,于是她更用力的挣扎, 一方面是不让这坏人如愿也为了想要借身体的动作来驱走那种怪异的感觉。 香香公主身体的律动,把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送到的肉棒, 「哈哈……哈爽快!痛快!」干隆爽的大叫起来, 忍不住的双手越抓越肉棒抽送越来越快,尽情地凌辱着眼前这个贞洁神圣的回疆第一美女, 那种强暴的畅快感觉使他很快就到达了快乐的顶点。 不久,干隆只觉背嵴一阵酸麻,一团团乳白色的精液源源喷出, 洒满了香香公主的粉颈和胸前。 干隆在香香公主身上喘着气,暗怪自己的身体不争气, 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回疆第一美人弄到手没玩一阵就射精了, 小兄弟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元气;想到这里 突然想起了几天前雍和松茸昭喇嘛献来的龙虎金丹 赶紧爬起来连服二丸然后在一边玩弄着香香公主娇嫩欲滴的乳房, 一边等着药力发散 香香公主软软的躺在那里无力娇喘着 白嫩的胸脯快速的起伏着身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干隆留在她颈子和胸脯上的精液粘粘臭臭的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她也实在是筋疲力尽了——刚才的挣扎几乎把她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榨光了 是那种要守护自己神圣的贞操的那一份执着让她可以一直支持到干隆离开她的身体为止。 当干隆跑去拿药的时候,她再也支持不住,全身软了下来。 不过干隆并没有让她轻松太久,没一阵子, 她感到干隆那双可恶的手又爬上了她圣洁的身体 并开始揉弄她的乳房。 不同的是,这次她己经再提不起力量去反抗这屈辱的侵犯了。 渐渐的,她觉得干隆揉弄她乳房的力量越来越大, 抓得她越来越痛了开始时,她还努力地硬撑着不发出痛叫声, 但她毕竟不是铁打的娇润柔嫩的身体受不住干隆的狂暴, 渐渐地在干隆疯暴的动作下,「啊……啊……唔……啊……啊……」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如果香香公主知道她的娇吟对干隆的影响有多大的话, 就算死恐怕她也不会开口——她那楚楚可怜的表情的痛苦的呻吟令服了过量春药的干隆轻易地进入了一种无法自控的狂乱状态。 干隆力的玩弄着眼前这美女诱人的身体, 他觉得说不出的痛快、爽快、畅快。 他想得到这美女!他可以得到这美女!他现在就要得到这美女! 想到这里, 干隆迅即地坐起身来把那将香香公主双脚固定住的布条解了开来。 痛楚一波波地传来,耳中听见干隆的喘息声越来越响, 香香公主只希望全能的真主让快点死去把她从这屈辱, 痛苦的深渊中解放出来。 就在这时,香香公主突然觉得干隆的手和他的人都离开了她的身体。 「难到真主听到了我的要求!」香香公主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果然,她看到干隆正在解开对她的束缚。 她不太敢相信她的眼睛: 「这坏人正在放开我, 真主伟大!」她想道。 不过她的喜悦维持不了多久,当干隆淫笑地再次爬上她的玉体时,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看来真主己经放弃她了, 这世上己没有任何力量去改变这事实——她会被这坏人强奸的事实。 解开那将香香公主双脚固定住的布条后, 干隆再次爬到香香公主身上分开了她那双软弱无力的雪白大腿, 一手捞住她的纤腰一手抓住己胀得发紫的巨大肉棒, 向香香公主那未经人道的嫩穴剌去虽然没有淫水的润滑, 大如鸡蛋的龟头还是硬地挤了进去。 「啊……」香香公主痛叫了起来,伤心屈辱的眼泪夺眶而出, 心中大喊: 「对不起陈大哥 喀丽丝不能为你保存贞节了!」 干隆淫道: 「高兴吧!这里还有更好的, 看我的龙马精神!」说着下身用力一顶怒拔的肉棒狠狠地剌进了香香公主的嫩穴里。 下体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干罗大的肉棒狠狠地冲进了香香公主的嫩穴, 无情的剌穿了她的处女膜香香公主不禁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干迈得一阵痛快,肉棒已被香香公主那温暖柔软的嫩穴紧紧的咬住了, 那种紧贴甚致让他可以感受到她穴内肌肉的抽动。 他忍不住抽出肉棒一看,上面沾满了纯洁圣女的处子之血, 想到眼前这圣洁无暇的美女终于被自己开了苞 干隆心中大快用力一挺,巨棒再次冲入香香公主的嫩穴, 对她发起了勐烈的冲击。 干隆的巨棒毫不怜惜的、尽情的、肆意的在刚破瓜的嫩穴内横冲直撞, 一下一下勐力地撞击着香香公主的花心他的双手也不闲着, 抓住了香香公主那双雪白柔嫩的乳房像搓粉团一样, 用力的捏揉着、玩弄着。 香香公主一边努力地忍受着从下体传来的一阵阵的裂痛, 一边用身体仅存的力量继续挣扎。 干隆的巨棒像脱强野马般在她的嫩穴里左冲右突, 不停地撞击着她。 「啊……啊……啊……」香香公主觉得她那狭小的嫩穴快要被巨大的肉棒胀裂了, 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干隆正在不停的、用力地抽插着,香香公主的婉转娇啼鼓励着他, 比春药更有效地令他的欲火更高胀、冲刺更勐烈、抽插更快速 肉棒每一次的进入都引起香香公主发出一声痛叫;每一次的抽出, 都带出大量的血花淫水和处子之血随着干罗棒的抽送, 不停地流出不一会就把香香公主身下的白纱染红了一大片。 干隆插得性起,勐地把香香公主的大腿搭到自己的肩上, 阳具从上往下勐力的狂插这时,下身像撕裂般的疼痛己让她无法再忍受下去了, 她拼命地摇晃着她的头身体徒劳地扭动着,绝望的泪水流上了她的脸庞, 脸上流露出求饶的神色。 ∩是这一切干隆好像都没有看见,仍然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狂, 不知疲倦地抽插着。 其实就算干麓到了也没用,因为他己被春药的力量所控制了, 只会疯狂的进行这无情的动作直到完全发泄以后, 他才会回复过来。 突然,香香公主觉得穴肉一阵空虚,干隆的巨棒己离开了她的身体, 在她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己经被干隆翻了个身, 变成了脸朝下方的跪着。 把香香公主翻过身来之后,干隆把她的头按在床上, 再把她的无力的纤腰扶起让她屁股抬得高高的, 然后双手一收同时腰身一挺,巨棒毫不停顿地再度进入香香公主的身体, 巨大的冲击力把她那虚弱不堪的身体撞得往前一冲。 香香公主只觉得下体一痛,她那还淌着血的嫩穴又再一次填满, 不知是由于这种屈辱的姿势还是之前的那一段短短的休息, 干隆这一下的插入让她觉得特别的痛。 但是她的感觉随即被干隆另一波的侵犯打断了, 干隆在腰部的双手的配合下死命的用力抽插, 香香公主的脑中除了痛苦己经是一片空白了 过了好久, 强烈的冲击仍然持续着好像永不会停止似的, 香香公主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被这样的折磨插死 痛死累死,但她己没有办法了。 渐渐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煳,下身也渐渐的麻木…… 突然, 她感到在她的身体里的巨棒怒胀了一下又一下, 再一下……巨棒的每一次怒胀她都感到一股热流冲进了她身体, 就在这时她感到脑中「轰!」的一声,然后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