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的事,早就想写了,因为我还一直想着┅┅

也就是「五一」的时候,我请了假,提前走了几天回家去了。站在阳台上,我见到住楼上的那个女人,就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

那时我好像是读大三,她住我家楼上,丈夫在省城做生意,经常不在家。那时他们还没小孩,有时在楼道里遇到了,我叫她嫂子,看起来挺文静的,挺漂亮的,和邻居并不是很熟,是静静的独来独往的那种,有时有事也和我父母打打交道,好像是花瓶的那种老婆。

那年暑假我回家,有一次她打电话来,说是她的在阳台上晾的衣服掉我家的阳台上了(在我的一直要求下,我家一直没有封阳台),说要来我家捡,我那时也没多想,就说︰「甭了,我给你送上去吧。」

到阳台上一看,是一条裙子和一套内衣,我一时也稍稍的有了点兴奋,也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拿上去了。

一开门,我愣了一下,她只穿着一件睡袍,是那种长长的,只有两根带子在上面吊着,两个丰满的乳房在上面挺着,下面空荡荡的。我那时毕竟还小,不好意思,见了这情景就想给她衣服後就走,但是她说︰「进来坐坐啊!」我也就进去了。

她也并不是很会? 待客的那种,就和我坐在那里,但是感觉她在看我,问了问我上学的情况,但是比在外面看见的时候她好像开朗了一些,可是我却不太知道该说什麽好,没坐多久我就要求走了。

之後的日子,有时我们在楼道遇到了,好像她都会和我多说几句话。还有几次,她打电话来,请我帮她把瓶盖拧开什麽的,也渐渐地和我说的话多了,我也习惯了她帮我擦擦汗等的一些举动。

当然,我的父母白天都要上班的,有一次,她打电话来问我在家做什麽呢,说她那现在有几盘录像带,问我看不看,那时虽然我也感觉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了,但是也没管什麽,就上去了。

她好像是刚刚冲了个凉似的,头发还没有完全乾,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是有点不自然。她和我坐在同一张沙发里看录像,那是个外国片子,也不是怎麽精彩,但是渐渐的,情节好像有点SEX了,不时的能露出点女人的什麽来,她好像自言自语的说︰「怎麽这样啊?」眼角却不时悄悄的瞄过来看我。

我也感觉有点不妥,但是这时起身走了也不好。在播放到一个惊险情节的时候,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後来又抱住了我的胳膊,不是很暴露的那种,是很自然,让人感觉很娇小,很脆弱的样子。後来在有点SEX的镜头时,她好像是很不好意思的抱着我的胳膊,把头埋在我的肩上,好像是不想看,也不说话了。

我有点紧张的坐在那里,直到片子结束。她轻轻的把手落在我的手上,半身侧向我,好像膝盖也碰到了我的膝盖,幽幽的说道︰「好像现在的人们都很开放啊!」然後身子就轻轻的趴在了我的肩上。我能感觉到她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在起伏着,我不知不觉的稍微向她这边侧了侧身子,她也就正好趴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的小弟弟也早怒了,脑子里有点混乱。就这麽静默了几分钟,她微微的?起头,在她张开双臂向我而来的时候,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开门走了,可能那时我的帐篷还支着┅┅唉,毕竟那时候还小啊,可能是还没有那麽大的胆子吧!

之後我俩再在楼道里单独遇到的时候,她好像都是很尴尬的样子,匆匆的走掉了,我却总是装做好像没事似的。

这次回去,仍然见到过她,已经生了小孩了,应该已经有三十多了吧,但是更显得有韵味了,换句话说,就是性感的味道更浓了。听父母说,她丈夫好像是生意做得还不错,她和儿子平时都在婆婆家里,晚上儿子一般也留在那里,只是她一个人回来看房子。

第2天,晚上和朋友在外面喝得挺高兴,一起去歌厅呆了一会,找个小姐摸了几把,越来越有感觉了,不料朋友的老爸呼他回去,我也只好回家了。

经过一楼的时候,被老爸叫住,给我钥匙,说他们在邻居家打麻将呢。我一个人回去,坐在那里不知怎麽的就有点不舒服,自己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菸,?头见上面悠荡着她的几件衣服,我愣了一会神,扔了菸头,拨通了她家的电话。

听出来是我之後,她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我说︰「小孩好吗?我上来你处坐一会吧。」她停顿了一下,说︰「好吧。」

在开门的时候,她还是穿着睡衣,是毛绒绒的分衣服和裤子的那种,好像连最上面的扣子也扣着呢。她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人成熟了很多,两只手放在夹紧的腿上,说︰「听你妈说,你现在工作挺好的。」然後就又低下了头。

我大胆的看着她,放肆的打量着她,她已经完全是一个熟得可以滴下汁的少妇了。见我没回话,她又?起了头看了我一眼,我们同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我感觉到那一刻,我的意图已经是很明显的了,就是在等着她的回应。

沈寂了一会,我径直的走到她的旁边坐下来,一把扭过她的身体,她慢慢的?起了头,我一下子印上了她的嘴,她双手在我的胸前本能的轻推了一下,同时也张开了嘴。好柔软的舌头啊!我使劲的吸着,但是也没在那里停留,迅速的转移到了她的耳垂、她的脖子,在那里轻轻的吻着、轻轻的咬着┅┅

我的手从她的上衣下面伸进去,搁起她的胸罩,揉搓了几下她的乳房,然後掀起她的上衣,粗鲁的把她的胸罩褪了下来,把她放倒,一只手揉着、搓着一只乳房,似乎想从根部把它揉起来,就像挤牛奶一样;嘴里则含着另一只乳房,拚命的吸着、咬着┅┅

她好像还在惊讶於我的大胆和老练,一直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任由我的摆布。於是我又把手伸倒了她的睡裤内,摸到她那条好像带花边的内裤,毫不犹豫的从裤头伸到了里面,中指正好抠在那条缝隙了,她的身子好像抖了一下,我接着便好像获得了什麽宝贝似的,不停地在那里揉着┅┅

我拨开她两片阴唇,又伸进一根手指,弯曲着轻轻地一点点捅进去,在那里柔柔的划着圈,所有碰到的地方都是嫩嫩的,叫人既想使劲的揉,但又怕会弄破了似的。

她开始有了反应,好像不知道该怎麽做才舒服似的,轻轻的扭动着身子。我把她斜放在沙发上,拽掉了她的睡裤,跪在地上,趴在她的身上,从乳房重新开始舔弄,胸口能感觉到她从内裤中支出来的阴毛。

她的乳房上留着我的口水,泛着亮光,舔遍了乳房之後,我用舌尖从她的乳沟里往下滑,直到到她肚脐的时候停了下来,在那里轻轻的转着。当我的双手从她的乳房移开的时候,她沈闷的哼了起来,好像是发烧似的满身不舒服一样。

我还在继续着我的挑逗,舌尖开始舔向她的小腹,并用舌尖去掀她的内裤的时候,她突然起身?起我的头,我愣愣的看着她,企图继续我的探索,她轻轻的推开我,一边脱下她的内裤,一边说︰「我去洗洗。」

我愣了一会,喘了两口气,听见卫生间里有哗哗的声音,也跟随她来到了卫生间。她的上衣还没有脱掉,胸罩堆在乳房的上面,两腿微微弯曲着,正在低着头用湿毛巾擦着阴户。我的老二早已经涨起来了,把裤裆撑得难受,我把拉链拉开,好舒服点,然後从背後抱住她,一只手按在她拿着毛巾的手上轻轻揉着,另一只手握着她的乳房,嘴唇则吻着她的後颈。

过一会,她长长的吐了两口气,我感觉到她一只手放在我的老二上面,轻轻的摸索着,然後伸进我的裤子内,隔着我的内裤握着它,不禁使我更加紧了手上的活动┅┅当我间或挺动腰部,做着模仿往她的阴道里一插一插的动作的时候,我感觉她的身体往下一沈一沈,好像是站不住了似的。

她开始传出一阵阵「嗯┅┅嗯┅┅」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对我说︰「还是到床上去吧┅┅」

我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头顺势就埋在了那一堆阴毛中间,我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个精光,她好像似看非看的望着我一会,在床上才慢吞吞的脱掉她的上衣。我把她搂到身边,两下扯掉了挂在胳膊上的胸罩,在她的乳房上狠啜了两口,再把她的大腿分开,一头紮了下去┅┅

其实更急的是我的老二,但是我以前和女友做的时候,从来也不敢这麽放肆过,感觉这样很刺激。她那里殷红殷红的,呼呼的还散着热气,我就像和它接吻一样,拚命的把嘴往里伸,在吸着咬着每一片可以含在嘴里的肉。

她的阴户开始潮湿,渐渐地渗出淫液,我用手沾了她的淫液,轻轻的涂在她的阴毛上,让阴毛贴着她的小腹,以免影响等下我尽情地在她的穴口驰骋┅┅

她慢慢张开她的大腿,尽量的张大,当我的舌头使劲地往她的穴里面探时,她的屁股会使劲的往我这边送;当我轻轻的舔或咬她的阴唇时,她又好像怕痒一样,屁股一下一下往回缩,但是好像又不舍得缩回去一样,缩了回去又送回来。

我偶尔一边舔着她的小阴蒂,一边斜着眼睛看她,见她的两只手好像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一样,忍不住揉了几下自己的乳房,但很快就拿下来,在床上捏着床单乱抓,还不时的?起脖子看看我。终於,好像是压抑了很久,她长长地「啊」了一声,对我说︰「你不是还没结婚吗┅┅」

这时我的老二已经胀得几乎要炸开一样,似乎是被她的话挑逗起我的征服慾望,我爬到她的身上,用胳膊肘和膝盖支撑着身体,一边用老二在她的淫穴口轻轻的摩擦着,偶尔对正了还轻轻的往里面捅一下,但并不真正捅进去,一边对着她的脸,近得可以感觉呼吸的笑嘻嘻说︰「没结婚不好吗?」

她?起脖子来吻我的嘴,我让她吻,但是并没有把头放低,她?了一会坚持不住了,重新倒在床上,喘息着说︰「好。」然後又?起来;这回我渐渐的低下了头,但是又慢慢的缩回来了,有时她坚持不住,就会又倒下去,但是我会再送过去,她就又?起头来追我的嘴。

她真的是兴奋了,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着屁股,阴道口不断追逐着我的老二,似乎想在我轻轻捅进的时候一下子得到。而在我已经放弃了她的嘴唇,含着、咬着她已经坚硬的乳头的时候,她开始不断地重复说着︰「开始做吧,好吗┅┅给我┅┅好吗┅┅」

这时的我,其实也是快熬不住了,真是个不错的女人啊!我爬了起来,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深的吻了吻她,然後把她放下,她这时只是深深的呼吸着,静静的看着我,把她的双腿分到最大,期待着我向她侵进。

我用手扶着自己的老二,然後直直的一下子便插入了,她随之身体向上弓了一下,两腿自然的往里夹紧了一下。我调整一下姿势,然後趴下,把头埋在她的胸前,她紧紧的抱住我,我开始不停地抽动┅┅

她的淫穴已经湿淋淋的了,包得我的老二紧紧的,眼前是沾满了她胸口的我俩流出来的汗水,耳中是两副肉体碰撞而发出的她淫水的声音。

渐渐地,她开始配合着我的最後冲刺,开始吻我,双手不停地抚摩着我的後背,屁股?起来迎凑着我的活塞运动,「呜┅┅嗯┅┅」的声音快使我疯狂。

「我要你┅┅我要你┅┅」我开始乱说话。「好,好┅┅我给你┅┅我都给你┅┅嗯嗯嗯┅┅」她也终於开始了。

我可能是有点疯狂了,用胳膊肘支撑身体,把她的上身紧紧抱起来,大力的抽动┅┅一阵巨大的快感明显的袭来,我加大抽动频率,在她的「啊┅┅啊啊啊啊┅┅」声中,我一阵抖动,一股热流急射在她的淫穴里┅┅

我慢慢放开她,侧身趴在她旁边,耳边只有她的喘息声┅┅一切都结束了,我冷静下来,突然想了什麽,问她︰「你避孕了吗?」她好像是很费力的侧过身来说︰「××刚走,我一直吃的药。」

我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怎麽办,趴了一会,我说我得走了,她说等等,我愣了一下,她说︰「你得擦擦,回家再洗澡吧。」一起身,她说︰「你射了这麽多啊!」我翻过来身,摸着她的屁股笑嘻嘻的说︰「因为我还没结婚嘛。」

她看了一眼我那已经软绵绵的老二,微微的笑了一下,没说话的拿来一些纸巾,犹豫了一下,开始一手拎起我的老二,一手给我擦,连龟头都仔细的擦了。

我笑着对她说︰「你看,你也没少射啊!」她看了我一眼,有点不怀好意的说︰「你怎麽像个老手啊?」我抚摩着她伸过来的大腿说︰「你不是说,现在的人都很开放嘛?」

她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我的老二,冲我笑了笑,没说话,开始掀起我的小蛋蛋擦下面,好像在做一件很有兴趣的事。多麽温柔的女人啊!已经三十岁了,还像个小女人,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了!我不知道她为什麽会和我这样,是××不能满足她吗?我不知道,我也没有问。

可是这时候,我亲爱的小弟弟好像是又来了「性趣」,她也发现了,在那里偷偷的笑。

「几点了?」我问她。

「十点多。」

「还想要吗?」我坐起身来,又把她搂在怀里,我真的已经对她开始有了怜爱。

「想要┅┅」她似乎还是有点羞涩。

我轻轻的拉着她躺了下来,让她趴在我的身上,任由她吻、抚摩┅┅这次我们做了比较长的时间,回去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父母还没有回来。

剩下的几天,在某日下午我们还做过一次。临回北京之前的那天晚上,我上去了,可是正好她儿子非要跟着她,和她回来了,虽然她千方百计的把孩子哄睡了,但是不论怎样都还是做不起来。

我不知道再回去的时候怎麽办,她什麽都没说,只问过我︰「还回来吗?」

我说︰「是的,我还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