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和老婆嫌回家麻烦就决定留在工作的小城过年,因此今天也没有很早出去给人拜年,加上昨夜疯狂了一夜,两人懒懒的相拥躺在床上一上午。

中午起床吃了点昨夜剩饭,两人决定出门逛街,没想到刚出门遇到对面的林信夫妇也要出去。四人随即一聊,决定一起出去玩。

到了公交车上,因为这路车离发车点不远,上去後刚好还剩2个位置。当然是两位老婆优先,小云靠窗,老婆在内。

四人聊着聊着,结果下几站挤上来一大堆人,把我冲到後面去了。林信还是在原位置,不过被挤得贴在老婆的位置上。

许久我转了个身拉住吊圈,朝老婆方向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林信那小子很不老实,一直低头偷窥我老婆。

因为我所在的小城属南方,冬天不是很冷,今天我老婆穿了一套红色有中国传统气息的套装,下身是一件到膝盖的红色短裙,脚上穿着黑色丝袜。上身红色的外套,领袖是往两侧开着的,内里还穿着一件黑色的上衣,领子的口子不算大。

不过,如果老婆坐着,有人往她头顶朝衣领望下去,还是可以看到大半的乳房,毕竟老婆的胸挺大的,加上平时喜欢带半罩杯胸罩。

「妈的,便宜那小子」不过越想越不爽,於是开始想冲过去,但是还没动几下,一个满脸都是皱纹的欧巴桑就一直叫 不要挤.搞得我不得不制止脚步「唉,算了,眼不见,心不烦」我强迫自己把眼光移开。

「妈的,一定找个机会从小云身上占回便宜」心里不爽对给自己说。

「xx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到後门下车,下一站yy」终於快要下车了,这个气不用忍了。

转过头看了一眼还在偷窥的林信心中还是忍不住骂句「操」,又看了眼老婆,忍不住抱怨老婆这麽久没发现,给人偷窥了还不知道,也太笨了吧。

不过,这时我发现老婆右手v字型放在在椅子的护把上,手肘隐隐挨着林信的下体,因为视线的缘故看得不是很清楚。

「难道老婆知道被人偷窥,还乐於被人偷窥?手到底有没有碰到林信的下体,难道老婆渴望被人视奸」一个个疑问浮上心头。

「不会的,老婆决不是那种人,从洞房那夜床单上的点点红色落雪就可以看出老婆的保守」我心里快速给自己找藉口。

这里介绍下我老婆,脸蛋不是很漂亮,但是很耐看,加上那不输於模特的身材,当年可是一个排的男人追她,我说得有点夸张点但是事实。

心中还在挣扎找藉口时,车再次报站,老婆喊了下我,赶紧收回思绪到後门下车,车上人还是很挤,到後门时,老婆和林信快要下车了,小茹紧跟着。我挤上去,没想到被後面人一推,半硬着的下体紧贴着小茹那又大又有弹性的屁股。

瞬间肉棒在小云的臀沟里硬了起来,紧紧的顶着小云的屁眼处,心中一阵异样而来,手忍不住摸上去用力捏了一把。

「好爽啊」这时小云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在我暗叫「不好」时她竟伸手抓住我下体也捏了一把,同时暗递给我一个秋波。看来小云也不是什麽正经良家,说不定有机会上她。

四人在xx街逛了一下午,临近五点多,四人讨论了下决定买些东西回去煮火锅吃。

到家後,林信夫妇贡献出场地,我家负责出电磁炉和锅。先是下底料,因为老婆怕辣,底料只加了三分一,接着加入各种火锅料。

因为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冷加上吃火锅出汗热得受不了,小云率先跑回卧室换了件睡衣出来,紫色内衣,好性感啊,加上只比老婆小一号的胸部,在臃肿的胸脯上显得格外的波涛汹涌。

老婆见我时不时盯着小云很不高兴,小手在我腰紧捏了一把,吓得我赶紧转移视线。但没过多久我却发现了更美的风光,小云因为每次吃东西都是吃完一点从锅中再夹一点,不像我们都是弄一大堆到碗中慢慢解决。所以每次小云弯腰都会把被四分之三罩杯乳罩紧紧裹住的豪乳的深深乳沟显露出来。

「妈的,受不了了」为了防止被大家发现我下体硬着,我趁大家聊着时跑到厕所,洗了个脸,等下体软下来才跑了出来。

出来後我发现,林信那小子跟我一样在占我老婆的便宜。此时老婆原来穿着的外套已脱放在一边,她此刻正跟小云一样弯腰用筷子在锅里不停的翻着,不时的夹了点东西到碗里。

恶有恶报啊,好不容易占了小云点便宜,那麽快又被林信占回去。看林信目不转盯的看着老婆领口手中筷子不时假装翻动碗中食物的样子,我知道他肯定占了老婆不少便宜,唯一不知道的是老婆露出多少点。

为了衡量我的得失,我悄悄的绕到林信身後,沿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操」入目的是老婆那深深的乳沟,可能因为老婆带的乳罩大了点,加上前倾的姿势,老婆大半的乳房和两粒粉红娇嫩的乳头也一览无遗。

幸亏很快老婆就起身解决满碗的东西,看着吃的不亦乐乎的老婆,我他妈的好想冲上去骂她一顿。

「唉」为了防止老婆再次露点我上前把老婆挤到小云对面坐,虽然不能再次欣赏小云的露点,但是为了老婆只能无奈。

话说吃到一半,林信跑到卧室抱出一瓶有热水瓶那麽高的外国酒,看了下名字,不是那些知名的洋酒。听林信介绍是法国的一种酒,是他亲戚送的。

见林信抱着白酒出来,我不禁生出这样念头:难道他想学h小说里的情节把我们灌醉,然後趁机占我老婆的便宜,甚至插了我老婆。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於是在接下来的劝酒中,我不断的同林信乾杯,并不断的把老婆的酒抢过来喝。终於在我的努力下,林信第一个倒下,我也紧跟其後,小云虽然没有醉倒,但也差不多,唯有老婆清醒着。

「老公…老公」隐隐的听到老婆叫我,可惜有心无力。接着又感到有人想把我从沙发上拉起,可惜对方也是有心无力,还差点把我丢到地上。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有点尿急,四肢无力的爬起。

好暗啊 ,坐在沙发上许久,等适应光线後,晕乎乎的看了下,还在林信家。找准厕所方向後人晃悠悠的走过去。

「什麽没有门」摸了一阵仔细一看,人居然走错方向了,偏了好大角度,人居然做到林信夫妇的卧室旁。看来我真的醉得不清。

刚想扶着墙去厕所,人隐隐的听到一阵压抑的呻吟声,「是谁?…小云」心中激动猜想。想起下午公交车上的那一幕以及吃火锅时那白花花一片的胸脯,早已因尿急而硬梆梆的肉棒更是暴涨一圈。

人快速扶着墙转身朝林信夫妇的卧室摸了过去。门合着,但是没有关紧,隐隐的有一丝丝白色光线透过缝隙照射到客厅。

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一点,头靠在门把眼睛沿着缝隙望进去,「妈呀,太刺激了」在朦胧的月光下,一个全身白花花的人影坐在床上,仔细看了下,才发现原来她正骑在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上。

「上位式」看来林信她们的花样不少啊。一手从裤裆里掏出硕大的肉棒套弄着,一边盯着屋内骑在林信身上的小云那一直上下抖动的豪乳意淫着。

「好淫荡啊,没想到小云在床上这样骚」心里却忍不住有点嫉妒林信那小子。

「如果老婆也能那麽骚多好啊」床上是荡妇,床下是贵妇。我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目不转盯的看了这场现场日本av大片不久,我有点奇怪「林信什麽不说话,即使不说话也该动下」「难道林信那小子根本还是醉着,想想也是,喝酒的时候他一个人就被我灌了半瓶,能醒着才怪」心中渐渐的对这个猜测所肯定,同时心中忍不住跳出这样一个想法「要不要进去,把小云给办上」一边是慾望,一边是如果被拒绝了那该有多遭。心中的天平不停的转来转去,到最後也没下定决心。屋里的小云在不停的扭动中,呻吟声越来越高,可是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小云的扭动越来越大,到最後竟把撑地的双手摸上自己双峰。这个画面太诱人了,我以前也只在日本av漫画里看到过。

突然屋内的床上,林信床边爬起一个人弯着腰对着地板猛吐。

「这是……」突然出现的第三人吓了我一跳。惊吓之後,心中猛然转过,林信、小云,还有一人不就是…. 这什麽回事?老婆没醉,什麽跑到林信夫妇床上。难道是在我醉倒之後如我原来所想那样,被林信搞上床?也不对啊,林信不是醉倒在床上了吗? 「靠,这到底什麽回事」在我思绪飘飞时,小云也被吓到了,连忙起身,没有去帮老婆拍後背,却是跳下床趴在地上。

等我转过注意力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小云像是害怕被人捉奸似的趴在地上,而老婆在那本属於小云的床上呕吐着。

「这…」本来就有点头晕的脑子更是转不过弯来。

老婆呕吐了十多分後转身就要躺回去睡觉,这时在那穿过窗帘的月光下,我震惊住了,「小云…」我忍不住叫出声,屋内两人都被吓到了。一个人是因为被我突然出声所吓到,另一人却是被捉奸住而吓到。

绿帽,一个美丽的名词,我荣幸的得到它。当然我没有快乐,唯有愤怒,猛的推开门,冲上去,拉起地上的老婆就是两巴掌。

「陈哥,你们…」本来因为醉酒昏昏欲睡的小云被我俩的举动弄清醒了。一边是我愤怒的骂声和殴打声,一边是老婆的痛哭的哀求声。小云连忙跳下床想拉住我。

n久之後客厅,老婆和小云两人坐在沙发上,披头散发的老婆在那低声抽着鼻子哭着,小云则在一边安慰着她。我呢?靠在墙角生着闷气的抽着一根又一根的香菸。

在小云的劝导下,老婆起身向我走了过来,「老公」见我没应,老婆是一脸忧虑、憔悴还有一丝的胆怯,背後的小云见状忙上前鼓励示意老婆继续。

「老公…你能原谅我吗」说着老婆忍不住又想哭出。

「陈哥」小云忙接过话,我微微?头,继续抽着香菸。

「梁姐这样做对不起你。但是作为女人,我能理解她。毕竟我曾经也幻想过和别的男人上床。」见我有在听,小云继续说道,「这次梁姐和我家林信发生这种事。都是酒後乱性,害得梁姐把持不住自己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小云停顿了下继续道「现在梁姐已经悔改,希望陈哥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她这一次。」「原谅,呵呵。如果你给林信带绿帽子,你说他能原谅你吗」虽然在一阵殴打和怒骂後我气消的差不多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击道。

沈默,老婆擦了下眼泪?起头,鼓起勇气道「老公…只要你不跟我离婚,我什麽都愿意替你做…」望着老婆脸上瘀青,心中不由一痛,想起以往相亲相爱的日子,心中的闷气早已不见,可惜面子让我忍不住狠心说到「原谅你…可以啊,只要你把我下面的尿喝下去」说着拉下裤链,掏出还是一直硬着的肉棒。

「你…」小云听了忍不住叫到。

老婆先是一愣,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走了过来,然後蹲下,接着在我的震惊中一口含住我的肉棒。

「啊…」小云显然对老婆的举动很是出乎意料,我呢?很是震惊,但转眼,心中一股暖流而过,「老婆还是爱着我的」见我没动,老婆含着我肉棒的嘴慢慢的退出一点,然後舌头学着以前我诱骗她学却没机会享受的口交方法略带生疏的舔着龟头,右手伸到睾丸下轻轻的握住它们,小心翼翼的揉捏着。

早已憋了许久的我在老婆第一次给我的口交中射了出来,因为很急,射出的尿液力度非常强,使得老婆忍不住咳嗽,在我的不忍中,老婆却继续含住它,一口一口艰难的把尿液吞了下去。

尿後很是舒畅但更多的是快感,因为老婆仍含着我的肉棒口交着。

我弯下腰,伸手穿过小云给老婆披上的睡衣轻轻握住那巨大的豪乳揉捏着。

过来十来分钟,我见老婆已经脸部肌肉和手开始有点迟钝,显然她开始酸了,加上我也有点想射,就从老婆嘴上抽了出来,用手示意她转过身。

掀开睡衣对准早已湿漉漉的小穴一捅而入。想起刚才老婆让别人进入了只有我能进入的小穴,心中早已消失的怒气,忍不住再次升起,粗暴替代了以往的温柔,我只顾拔出再猛力插进,全然不顾老婆脸上升起的痛楚。

也许是习惯了,老婆脸上的痛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快感。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高。想起刚才老婆就是这样在林信的身上呻吟着,我忍不住用力拍打老婆的臀部,「你是不是贱人」「我是贱人,我是老公的贱人」老婆疯狂的回应着我的怒骂。

「你是不是荡妇」「我是荡妇,老公快干死我」「用力干死你家小茹」我见老婆这麽淫荡,这麽配合我,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征服感,用力拍了下老婆的臀部问道,「我是你的谁」「你是我老公,我最爱的老公,我唯一爱的人」我听了很是高兴,但是为了以後,我只能假装怒骂道「贱人,我不是你老公,你也不是我老婆,你只是我的一条狗,快叫主人」按照以往的老婆现在肯定会对着我干,然而此时的她彷佛陷入了慾望和愧疚而臣服中,竟叫道「主人,茹奴是主人的一条狗,主人快干死奴」可能是羞耻和快感,竟老婆在叫喊中瞬间达到高潮,身子在一阵颤抖中射出一股股阴水在我龟头上,然後身子无力扒下。

也许这次高潮太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婆时不时的抖动了下,显然她高潮未尽。

老婆突然的趴下,让我燃烧中的慾火被水浇了一样,不上不下,很是不舒服。

这时我注意到观看了我们一整场表演的小云,此时她正内衣不整,胸罩被拉到乳房上面,一只手在自摸着,另一只手也插入内裤中,显然在扣挖着自己的小穴。

眼见一人妻,而且是我意淫过的人妻在我面前自摸,你说我能不干她吗。

这一夜真的是好漫长啊,我连射了三次,老婆和小云被我干的是高潮?起,保守估计各有五次啊,同时相继老婆嘴巴的破处之後,老婆和小云後面的第一次也被我很快采摘!

後记

一次老婆出轨为代价,我获得了老婆的臣服和归顺,同时还征服了一位人妻。

从此之後我家和林信夫妇家格外亲热,小云只要有机会就会背着老公和我以及老婆3p。

你说我被人带绿帽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