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 归来

? ? 时光如流水。眨眨眼,冬天便到了。北风如刀,飞雪飘零。城市的五彩缤纷,形形色色,全部让位於银白。银白成为这城市的主流。人间万物在这白色中改变自己的形像。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全

副武装的,顺应潮流。什麽棉手套,棉皮鞋,羽绒服的,通通上场。那形像怎麽看怎麽臃肿。为了温度,只好不要风度了。

? ? 出门走路的人,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呼吸之间,一团团白气在口鼻之间转悠。天是铁青的,好像是给冻的。树上光秃秃,像是被风给剃的。昔日的地面,结上厚厚的雪壳,形成密麻

的小坑,棱角。天空时常是雾蒙蒙的,很少一碧万顷。太阳也不是不出来,出来也没用,一点暖意都没有。它的光辉射在冰雪上,反而刺眼。

? ? 冬天是漫长而寂寥的。每年得到五一时,才算正式结束冬天。即使南方已经百花盛开了,北方还是春寒料峭,冰凉入骨的。

? ? 大丑现在干什麽呢?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变化可不小。最主要的,他去整容了。整容很成功,没有一点後患。脸上那道大煞风景的长疤已经不复存在。牛大丑恢复了他原来的相貌。整容後的大丑,

并不像你们想像的那样,有多帅气。其实他长相很普通。只是五官端正,脸相朴实,再加上几分阳刚之气。他的脸倒比进城时白点了,这是城市文明造成的。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 ? 他为什麽想起去整容呢?这是有原因的。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丑就丑吧,反正人家只笑话我。我不在乎。现在则不同了,他有两个老婆,都是人见人爱的美女,自己这副样子,跟他们在一起

,常会引起他人的惊讶。为了不使二女的自尊受到伤害,大丑只好改变初衷,咬着牙去整容了。要不是为了她们,这辈子老牛是当定“大丑”了。

? ? 整容之後,大丑再也没有在人们在眼里找到鄙夷,看来,自己不再是另类,不再影响市容了。为什麽人们都要以貌取人呢?看看自己的两个老婆吧,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在乎他的模样。可大丑整容後

,二女见了,都露出喜悦的笑容来,争先恐後的投怀送抱。

? ? 当大丑跟春涵亲热时,春涵开玩笑的说:“怎麽感觉这别扭呢,好像是在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做爱。觉得自己好像出墙了。”每次听到这埃?蟪蠓浅P朔埽?苁强钙鸫汉?挠裢龋?莺莸母伤?H盟?

?晔垂堑睦私小?

? ? 春涵的叫床很淑女,却很动人。大丑不但喜欢她的叫床,更喜欢扒开春涵的玉腿,看它那个神秘的泉眼,流出粘粘的温暖的泉水。他每次做爱,都要喝她的泉水。春涵起初骂他变态,後来竟然习惯

这种亲热了。每次都要大丑那做,火暴一些。每次都乐得春涵胡说八道,什麽粗话都来了。只是这美女一清醒时,从来是不认帐的。也许,女孩子们都是假正经吧。

? ? 每逢小雅回来时,三人必在一块玩群交。春涵渐渐也能接受这种娱乐了。为了方便自己随时跟二女亲热,为了玩得更开心,大丑把二女屋里的床都换成双人床。这样,想跟睡时,就可钻被窝。一点

不挤,三人同乐也中。

? ? 因为老李头的生日要到了,春涵打算回尚志祝寿,顺便看望老爸。大丑也想跟着,春涵不让;让他在店里守着。浅浅毕竟不是自己人,防人之心不可无。再说,店里有个大事小情,也得有个人处理

? ? 没办法,大丑只好嘱咐春涵早点回来,并替自己向老李头问好。他还特地买了一份厚礼让春涵带去。想起老李头对自己的恩情,大丑简直要热泪盈眶。

? ? 这天早上,把春涵送上车,大丑回到店里。浅浅正在店里守着呢。浅浅见他进来,向他直瞪眼睛。不过,这时的浅浅,眼中已经没有愤恨与气恼,只剩下迷惑与轻愁。

? ? 大丑不理她,坐在平时春涵常坐的那把椅子上看“生活报”。浅浅冷哼一声,一把将报纸夺过来,扔到一旁。大丑抬头说:“你发什麽神经?想怎麽样?直说。”

? ? 浅浅冷哼一声,说道:“我想捅你一刀,给你放血。那天晚上,你让我出血了,我也得让你出血。”

? ? 大丑说:“那你还等什?只管动手吧。我还怕你不成。”

? ? 浅浅眼睛一转,说道:“可我又改主意了。虽然你不是东西,毕竟是铁姐姐的男人。我伤了你,她会很难受的。”

? ? 大丑冷笑道:“难得你还这麽有良心。”

? ? 浅浅有了笑意:“我这个人,一直是很好的。只是你没有了解我。老以为我蛮不讲理。”

? ? 大丑心说:“你要讲理的话,公鸡都能下蛋。”嘴上问:“这说,咱们的帐算了结了。好啊。皆大欢喜。”

? ? 浅浅说:“我改主意,可没说完事。我只是想到了别的法子。”

? ? 大丑急道:“少说废话,说主要的。”

? ? 浅浅忽然忸怩起来,低下头,脸上有了红晕。半响才说:“你坏了我的身子,你总要负责吧。我也不用刀子捅你了。你的禽兽行为我基本能原谅。但你得娶我。”

? ? “什麽?”大丑差点蹦起来,嘴张多大。“不行,不行,这怎麽行?开什麽玩笑。我有爱人的。我怎麽能放弃她们娶你。”

? ? 浅浅说:“就算你不能和我登记,也得让我进门。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 ? 大丑沉吟道:“你是说,你给我当情人也行。”

? ? 浅浅说:“不错。我没法跟铁姐姐争,至少也得像小雅一样,进你家门。当你的女人。”

? ? 浅浅本是一流的美女,比不过春涵,也能比过小雅。她这种害羞的模样,当真使她有了十分魅力,跟平时的野蛮截然不同。大丑望着她的脸,她的高胸,还有长腿,心里怦怦跳,又想起那晚的好事

来。

? ? 大丑说:“我有什麽好的,你非得跟我。再说,你根本不喜欢我。”

? ? 浅浅说:“谁说我不喜欢你?自从你整容之後,我看你越来越顺眼。我打定主意跟你了。你到底答应不?”浅浅的声音大起来。

? ? 大丑不出声,心里七上八下。这事很为难,春涵二女能点头吗?自己恐怕没有这个艳福。浅浅见他不出声,为了表示诚意,扑到大丑怀里,勾住他脖子,富有弹性的酥胸磨擦着大丑。并把小嘴贴上

去,伸出香舌来。大丑头脑一热,不由的啯起浅浅。一手摸胸,一手捏屁股的。那种手感的美劲,使大丑肉棒将裤子顶起多高来。

? ? 一只手来到她胯下,粗鲁地按着,抠着。浅浅觉得小穴湿了,鼻子哼出声来。稍後,大丑还是冷静地推开她。这里可不是家里,是在店里,随时有人进来。叫人看见,成什麽样子呀。

? ? 浅浅的美目动情地望着他,喘息着说:“这回相信我的诚意了吧?快给答复吧。”

? ? 大丑皱眉,想了想说:“我接受你了。不过,你要耐心地等等。等到适当的时候,我会跟你铁姐姐说的。”

? ? 浅浅高兴地跳起来,一脸的兴奋。叮嘱道:“你可不准骗我。要是你只是逗我玩。我跟你没完,非把咱俩的事,告诉她不可。”

? ? 大丑怒道:“小骚屄,你敢威胁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 ? 很意外,浅浅竟没有发火,反而贴上来,勇敢地握住大丑的家伙,温柔地说:“牛哥哥,对人家温柔点嘛,我也是你的女人。也别骂人家是骚屄,你也尝过的,你知道人家那里很香的。”

? ? 那种风情,那种眼神,那种语气,那种言辞,把大丑迷得魂都没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睛直直地瞅着浅浅。浅浅对他的反应很满意,本想再加把劲,扩大成绩。只因为有顾客进门,只好放弃了。

? ? 晚上下班,浅浅想跟大丑上他家住去,大丑说啥没同意。他可不想惹麻烦,一个弄不好,让春涵知道,老牛就成死牛了。他狠心的拒绝了她,看她一脸失望的样子,大丑暗暗叹气。他多想晚上有个

美女陪着。春涵不在,小雅不在,今晚只能孤枕难眠了。想到浅浅那喷火的身材,撩人的眼神,大丑的心直痒痒,恨不能按住她,尽情地再操操她。那晚的滋味,大丑很想重温一下。

? ? 大丑回到家。一进门,咦,屋里有菜香味和金属碰撞声。一观察,厨房里正有一个人忙活着。那人齐颈短发,穿着红绒衣,扎着小围裙。干起活来,动作娴熟,姿态好看。不用看脸,大丑便知道是

谁。

? ? 大丑这个家,目前有四把钥匙。除了自己与春涵二女,便是小聪了。这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离开这久,终於来找他了。大丑欣喜若狂,冲过去从後边抱腰,嘴上叫道:“小宝贝,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

? ? 小聪一惊,听声音是大丑,扭脸一看,吓了一跳,使劲全身力气推开他,把大丑造愣了,不知道这是咋回事,还以为抱错人了呢。

? ? 小聪把眼睛睁到最大,端祥一会後,才抚一下胸膛,说道:“真的是你呀,牛大哥,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别的男人非礼我呢。”说着,一头又扎进大丑的怀里。大丑这才明白,原来因为自己整容

了,小聪都不敢认了。

? ? 大丑问道:“小宝贝,老公整容後,好看吗?”小聪含情地望着他,柔声说:“好看。只是现在在你怀里,跟以前不一样,感觉怪怪的。”大丑笑了,知道这感受跟春涵的差不多。

? ? 两人坐在一块吃饭,大丑便问小聪这久在家干什麽?上班没有?我叫你好几回都不来。怎麽突然就回来了。还说自己有多想她。

? ? 小聪告诉他,自己回家之後,住在叔叔家。工作没分,要到明年才行。这段时间,一直帮叔叔家干活。有那多热心人给她介绍对像,可她一个都不看。她心里一直想着他,她心里容不下别的男人。

自己多次想来,可一想到会伤害小雅,就忍着不来。如今,被相思逼得要发疯,这才来看他。看完他就走,还说,她要在这里城市里打工挣钱。现在这世界,没钱是不行的。

? ? 大丑听得放下筷子,把她搂在怀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久才说:“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春涵,小雅是我的女人,你也是。这里就是咱们的家。我说啥也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春涵与小雅那边,

由我去说。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一定让她们答应的。你想挣钱,也不用到别处打工。就在我这店里帮忙吧。过些日子店里还要扩大规模,需要人手。你的工钱照付。你想要什麽,我都给你买。

? ? 小聪痴痴地望着大丑,说道:“要是她们容不下我,我也不叫你为难。我不会赖着不走的。”

? ? 大丑捏一下她的脸蛋,微笑道:“说什麽傻话,这个家我还是说了算的。”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只是喜欢的小姑娘,他总想把她留住。

? ? 小聪靠在大丑的怀里,像一只温驯的小猫,柔声说:“牛大哥,我都听你的。”

? ? 大丑纠正道:“叫我老公,再说几句我爱听的,好吗?宝贝。”

? ? 小聪便用柔美的声音叫起老公来。脸上有点羞涩,但更多的是甜蜜和满足。

? ? 大丑心满意足,又让小聪说别的。小聪大羞,但最终还是贴耳低语:“老公,我想你,我爱你。我天天都想着你的大鸡巴,都想着你的大鸡巴操我的小屄。每次一想你,我的屄都湿了。”虽然声如

蚊哼,还是羞得不敢睁眼。而大丑听得双眼冒火,口干舌燥。在大肉棒的强烈要求下,这饭不吃了。

? ? 大丑抱起小聪,向自己的床上跑去。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对小美人的爱意。

? ? 双方开始交战,都恢复了原始的模样。两具肉体缠在一块,小聪粉嫩玲珑,肉光耀眼。腿根都是淫水。大丑的肤色稍黑,但肩宽背厚,身强体壮,肌肉很结实,是标准的男子汉。尤其那根男性的像

征,像是婴的胳膊,那个粗,那个长,龟头之凶恶,冲锋之强劲,对美女的杀伤力之大,常令大丑引以为豪。

? ? 此时,这根可爱的宝贝正插在小聪的洞里,小聪美美的享受着,不安的扭着细腰。双臂搂着大丑的脖子,随着下边的动作,不时地亲着老公的脸。

? ? 大丑坐在床上,小聪坐在他的怀里,晃动着白屁股,鼻口频频发声,表达自己的感受。大丑一边挺着下身,一边握住小聪的奶子,微笑道:“小宝贝,这久不见,别的没变,这喳喳可变大了。摸起

来真过瘾。”

? ? 小聪喘息道:“我也觉得变大了。我们村子里的姑娘,常盯着我的胸看,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 ? 大丑问:“怎麽会变大了?是不是一想我,你自己就摸,摸得太使劲了,给摸肿了?”

? ? 小聪羞得脖子都红了,嘴里吃吃笑道:“老公,你净瞎说,哪有的事。每次我摸的时候,都很小心,很轻的。我想,八成让你给摸的,还有呀,你的精液可没少往我洞里射。也有这原因吧。”

? ? 大丑说:“那好呀,那我就多射些给你,让你当波霸。”说着,一低头,把一只奶头含到嘴里吸吮不已。吸得小聪叫声大起来。

? ? 一会,大丑抱住小聪的屁股,使劲往里插着,又站起来,微微弯腿,一下一下猛挺。一支手指还在腚沟里骚扰,挠几下那里的皱肉,又粘了些淫水,把菊花弄湿,缓缓塞入半根手指。小聪哪受得了

男人这般挑逗,浪叫道:“老公,你好坏呀,好烦人。摸人家哪里。快拿出来。啊……啊……我快不行了。”

? ? 大丑被她的肉洞夹得很爽,每一根神经都处於兴奋之中。操屄的乐趣,使他充分感到人生的美好,美女的可爱。自己是何等的艳福呀,插入一个个美妙的屄里。其中的美味,是无可名状的。下辈子

要是当人,如果我能选择,我还要当男人。男人的鸡巴,就是攻击女人,战胜女人的最好武器。

? ? 大丑听她快要高潮了,连忙把她放在床上,自己站在床前,扛起玉腿,狠狠的戳着,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怎麽听怎麽叫人不能自已。干得小聪小穴张合着,淫水如溪。

? ? 多日干渴的心,总算得到滋润;空虚的小穴,总算得到充实。她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走了,就住在这里。有他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

? ? 小聪高潮之後,休息一阵,两人继续战斗。那天晚上,大丑把小聪操得死去活来,第二天中午才起床。经过大丑的浇灌,小聪变得更美丽了。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