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编辑

内容简介

康熙年间,因为皇位之争,江南总督张玉山死於非命,而其妻及其爱子却侥

幸逃脱一命。数年之後,其子已长大成人,想要报仇却没有任何力量。而官府一

直没有放弃对她们母子的追杀,终於再次被发现……

传说中的「江湖十八骑」到底是什麽人物?而为了报仇的张玉山之子张云峰

又会有何奇遇,面对整个朝廷他该如何去做?

(序)

康熙六年,自从爱新觉罗·玄烨登基以来,经过二十余年的勤恳执政,已经

被臣民称之为「康熙盛世」。

经过「停止圈地」、「放宽垦荒」、「修理河道」等一系列举措,让整个大

清朝显得是生机勃勃,形成百业兴盛的局面。

康熙十三年和十六年,因为两次册立太子均被废掉後,朝野之中的争太子之

风暂时被压了下去,但是各个皇子之间的竞争却始终没有停下来,而且是愈发厉

害。

江南总督张玉山本是属於皇四子爱新觉罗·胤禛的亲信,但是就是因为与四

皇子太亲近了,所以被八皇子廉亲王和九皇子一起将其灭门,而妻子徐媚娘和刚

过七岁的儿子张云峰因为外出逃过一劫,销声匿迹从此不知所踪。

皇位之争愈演愈烈,除了四皇子和八皇子外,加之其他皇子都掺了进来,并

不惜手段收买江湖人士,来为其卖命。

而当时最为令各方恐惧的无非就是江湖上神出鬼没的「神鬼十八骑」,没有

人知道他们到底为何方神圣,只知道死在他们手中的人不计其数。

而因为冤死的张玉山之子张云峰及其母亲到底如何,而官场之争到底又会出

现什麽情况?一切尽在下文。

第一章避祸十年、行踪终败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翠云山仍旧同往年一样美不胜收,奇峰林立於四周,白

云万丈空中荡。鸟语花香更是让「鬼谷」显得竟然是这样的美!

鬼谷?

没错,这就是鬼谷。但是却不是江湖中所怕的「鬼谷」,因为这里只有两个

人生存着,而且是两个普通的人。

但是取名「鬼谷」却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麽含义?美景不胜收,这本来是一

个让旅客流连忘返之处,却因为这个名字显得有些破坏了气氛,而让这如画般美

景披上了一层恐怖之感!

自从十年前谷口之处,出现了一个刻有「鬼谷」二字的石碑後,数年後来这

里的人是越来越少,除了飞禽走兽外,很少可以见到外人来此。

立碑之初,有不少江湖中的武林人士来此一看究竟,但终究没有发现什麽,

徒劳而返。随着时间的推移,鬼谷的名字是越来越响,但是却没有人来此一看。

或许从回去的人那里了解到此谷没有任何东西,便打消了来此之意。

而来此观光的旅客,虽然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但是听说山谷的名字为「鬼

谷」後,心中无不发毛,故而打消了念头。胆小的离此谷远远的,胆大一些的略

微靠近一些後,但是还是被石碑上的那两个字所吓退。

只有身负武功之人才敢进谷一看,但是却丝毫没有发现什麽便如同前者一样

无功而返。人越来越少,但这却似乎合了给此谷起名之人的意愿。

山谷中的花草茂盛的很,并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花草开的尤其鲜艳。蓝天之

下,小鸟在谷里飞来飞去,蝴蝶以及一些小的昆虫在花草之间忙碌着。

夕阳下沉,将整个谷里披上一层金色服装,让鬼谷显得像是一个仙境一般。

在谷的中央部分,有一个不算太大的湖。随着鱼儿的跳跃以及黄昏之光的照射,

让本来平静的湖面荡起一层层的波浪,并反射出一道道刺眼的金光。

湖的最南面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旁边是一棵壮实的千垂柳,让湖、石和树三

者形成了一道艳丽的风景。很明显那块石头是天然形成的,就如同一张床一样,

刚好够一个人躺下去。

如果在此石上一躺,欣赏着蔚蓝天空,看着鸟儿自由的飞翔,望着平静的湖

水被鱼儿跳跃所激起的波浪,再加上有柳树的遮荫,这是一件多麽令人向往的事

情啊!

可惜,躺在石头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看来有些岁数的大猩猩。只见大

猩猩挠了挠自己的头,然後看了一下天空後,转过身,两爪抓住那颗千垂柳,猛

地用力摇了起来。

与此同时,只听见一声「啊!」,一道人影从树上掉了下来,但是却没有摔

到石头上,而是被那只大猩猩给接住了。由此可见,这只大猩猩竟然有如此大的

力量,看来绝非一般的大猩猩了。

「干什麽啊?不知道我睡觉呢?」从树上掉下的少年,从猩猩的怀中挣脱了

出来。只见其貌似潘安,身如秀女,很难看出他是一个男子。

那猩猩似乎知道眼前的少年再说些什麽,用手指指天空後,又向谷底一指。

那少年看到猩猩的举动後,笑了一下说道:「大黄,你可是真严啊!」原来

这只猩猩叫大黄,估计是因为年老身上的毛变黄而起的名字。

那猩猩听到少年的话後,挠了自己一下後脑,然後大嘴一咧笑了起来。

「嗯,是该回家了,不然娘亲肯定又要着急了!」说完话,摸了一下猩猩的

头,然後对它摆了摆手後,便往谷底走去。那猩猩同样对少年摆了摆手,然後独

自往谷中的林中走去。

谷底是一座如同刀切一样的悬崖峭壁,怪不得来此的人都没有发现什麽特殊

情况而转身无功而返。只见这少年到了谷底後,走到一株茂盛异常的大树前,纵

身而起落到大树上。在旁边的第三个分支处,拉起一块突起的树干,然後又按了

下去,随後出现的是一个「有」型的和树木连在一起的凸起之处。

那少年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什麽情况,便抓住那凸起之处,向左边转

动了一下,只见刚刚转动完,树干上的分支之处便出现了一个一人多大的洞穴,

那少年纵身一跳,便跳入了洞穴之中,随後那洞口再次慢慢自动的合上了。

恐怕来此之人,不会有人想到在此树之中还藏有秘道,所以来此的武林人士

都是见到悬崖峭壁後,看了看没有什麽,便转身而去。

刚刚跳入洞中後,只见另外一面的树上出现了两个蒙面人,其中一个头戴方

帽、口音粗犷的男人说道:「刚才还看见了呢?怎麽一眨眼就没有了?看来此地

果然另有玄机啊!」

「是啊!我刚才明明看到他走到那棵树下,一转眼就没人了,你说是不是真

的有鬼啊,姐姐?」另一个人说道。

「啪!」被叫姐姐的人打了另一个人说道:「没告诉你吗?在外面不许叫我

姐姐!」

「人……人家忘了嘛!」另一个少女似乎有些委屈。

「对了,晓玲,刚才你说那棵树,估计玄机就在那棵树上,我们去看看,如

果真的是张大人的後人的话,我们就是心再软也要将其灭口,将那「五天玉佩」

抢到手,不然我们还怎麽在江湖上混?」

「嗯,是呀,再说我们是谁啊!我们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个姐

姐打了一下,然後纵身向那棵充满了玄机的树跃了过去。

************

洞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那少年对於此地却是异常的熟悉,根本不

用顾及旁边的事物,一直顺着树下的地道向里面走去。

九拐十八弯後,终於亮了起来,只见出了这个窄窄的地道外,尽头是一个宽

广明亮的大石洞,洞顶上嵌着六粒鹅蛋般大小的夜明珠,照射的洞中犹如白昼一

般。

那些世人视为珍宝的夜明珠,在少年眼里似乎一钱不值,根本就没有去看它

们,而是走向东面的石壁,用手将略微凸出的一个石块同样向左转动了一下後,

石壁上出现了一道两尺多厚的门。

重似千斤,但是在少年手中却轻如无物般。当将石门打开後,那少年一边往

里面走一边喊道:「娘,孩儿回来了!」

几秒後,只听见更深的地方传出了一句话。

「等……等等,再进来!」语气中含有一些惊慌失措的感觉,似乎怕被发现

什麽。

那少年心里已经明白发生了什麽事情,心中暗道:「在洗澡?」

自从上次无意之间发现自己的娘亲洗澡後,自己就没有办法理解为什麽自己

的娘亲和自己身体不一样?但是母亲那迷人的身躯却是久久占在自己的心扉中而

不去。

一会儿的功夫,只见深处走出一位年约35左右的少妇,头上还是湿湿的,

看来是刚刚洗完还没有干透。

「峰儿,今天都干什麽去了?」少妇开口问道。

「练功!」那少年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看到自己的儿子有些心不在焉,媚娘不禁有些生气,心中知道自己的儿子是

根本不想呆在这里,可是现在却又没有办法出去。

「峰儿,再忍一年,再过一年我们就出去,毕竟你现在的功夫还很弱,根本

没有办法和别人抗衡的!」

「娘,其实孩儿明白您的意思,不过娘从来不肯将爹爹的事情告诉孩儿,这

让峰儿非常不解!」

听完峰儿说的话後,媚娘思索了一下後,然後开口说道:「来,峰儿过来,

娘亲给你讲一个故事!」

那少年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而父亲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面只是一

个模糊的影子。自从自己懂事後,便缠着母亲问,但是母亲总是不肯告诉自己,

总是说以後就会知道了。

其实自己心中也已经猜到,自己的父亲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到底发生

了什麽事情却不得而知。当母亲说要给自己讲一个故事的时候,知道娘亲讲的肯

定是关於自己父亲的事情,所以赶快走到母亲身边坐下。

徐媚娘将自己的儿子搂在怀里,然後摸了摸他的头後说道:「大约是在十年

前,江南有一位……」

当母亲说完的时候,媚娘和云峰抱在了一起痛哭起来。而此时的云峰已从母

亲的话中得知自己便是那个无缘无故被卷入官场之争而被抄斩的张玉山之子。

而母亲在讲述的时候,两眼早已泪水汪汪。云峰看到後,不由的紧紧抱住自

己的母亲,哽咽着说道:「娘,您放心,我一定在这一年中好好的练功,我一定

会帮父亲报仇的!」

媚娘听到自己的儿子如此说後,心中一阵欣慰,不由的将自己的儿子抱在胸

口。当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因为官场而被抄斩的时候,云峰心中便暗自决定了一件

事情:父亲的仇只有靠自己来报了。

当母亲将自己的头抱到胸口的时候,随着母亲哭後的喘息,胸前的两团软肉

在云峰的脸上磨擦着,感觉好舒服。不知为何云峰的心中涌起了一种从来没有过

的感觉,只感觉母亲胸前的软肉磨擦自己好舒服,便不自觉的用自己的脸在娘亲

的胸前蹭了起来。

媚娘开始还以为是儿子不自觉的举动,可是後来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是故意

而为之,心中一乱,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面对自己的反应,媚娘感到自己有些不知廉耻,脸一红便将自己的儿子云峰

的头推开了自己的胸前。

「好了,娘去做饭了,你先去打坐一下,一会儿娘要和你喂喂招,看看你的

进步!」说完媚娘便起身向一边的一个石室走去。

当自己的脸离开母亲的胸前的时候,云峰感到自己有些失落,但是却对自己

刚才的举动感到吃惊。看到母亲去做饭後,他进入自己的石室,拿出了两把剑,

放到旁边开始打坐起来,但是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想着自己父亲的冤死,以及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云峰心乱如麻。好不容易平

静了下来,却听到一丝的异响,双眼猛地睁开,不由自主的伸手将旁边的剑拿到

手里。

又仔细地听了一下,发现从洞口处传来了走动的声音,心中一惊,赶紧走到

厨房,跟娘亲说道:「娘,有人进来了!」

媚娘一听,心中一惊,放下手中的东西,从云峰的手中接过剑,然後走出了

石室。

「哈哈,果然有人啊!」那苍老的声音再次想起。

媚娘母子刚走出石室便看见两个蒙面的黑衣人站在洞口,其中一个人狂笑起

来。从声音中便可得知此人底气十足,内力深厚的很,是一个少见的内家高手,

不由的心中担心起来。

「你们是谁?」云峰可是初出茅庐的拧≠。

「哼!」其中一个人冷哼了一下。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请徐夫人将张大人的「五天玉佩」交出来,

看到张大人也是冤死的,我们可以饶过你们母子!」

「原来你们就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杀了你们替我父亲报仇!」云峰一听他们

的话,心中就大怒起来,手中剑一撤,一道白光纵天而起,一招「恶鬼嘶嚎」向

他们扑去。

「小心!」为首之人,将另一个人推开後自己也蹿到一边,然後从腰中抽出

一把软剑。

「注意,他的是一把宝剑!而且功夫不弱!」为首之人告诉另一个人。

「放心吧,还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那人答道。这番话可气到了云峰,只见他一转身便是一招「万鬼齐扑」,漫天的剑光向

那人包围而去,直到这个时候,那人才重视起来,不由的也从腰间撤出一把精亮

的软剑。

徐媚娘看到来的两个蒙面人是为「五天玉佩」而来的时候,心中已是大惊,

没有想到逃离了十年都没有躲开。而且自己自从和儿子云峰在一个临死的老人的

指点下来到此洞,十余年都没有被人发现,直到现在才被人找到,看来躲避终究

不是办法。

再者来的两个人都是使用软剑,由此一看两人必是内力深厚的高手,看来这

是两个劲敌啊!正好可以看看在石洞中那本《天鬼真谱》的功夫到底如何!

那边儿子云峰和那个人已经战在了一起,刀光剑影中两个身影转动的速度越

来越快,在旁边的媚娘都可以感受到两把剑所传来的寒气。

「徐夫人,我们不是来找你们索命的,只是希望你能够将「五天玉佩」交出

来,我们便会撤身而退!」为首之人来到媚娘跟前说道。

「先问问我的剑再说吧!」媚娘答道,随手将手中的剑撤了出来,随即划出

一道寒气逼向那为首之人。

那为首之人心中大惊,没有想到听说一点功夫不会的徐夫人竟然能够使出这

麽犀利的招式而且从剑上传来的剑气竟然如此之大。

那为首之人不敢怠慢,伸手一招「万将末敌」将手中的软剑迎了上去,并随

着媚娘的宝剑上缠绕过去,直逼媚娘的虎口。媚娘同样大惊,没有想到石洞中的

武功秘籍竟然不起作用。

本能的反应让媚娘手腕一抖,一道内力传到剑上,将缠绕剑上的软剑给震开

了去,并从剑尖上传出一道剑气射向那人前胸。

那人吃惊的程度要远远大於媚娘,他根本没有想到媚娘可以轻易的将自己的

攻势解开并反手攻击过来。

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起。媚娘和云峰都没有经受过实战,平常只是相互喂

招,这次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不得不拿出最大的本事。

经过一会儿後,两人的心态放松了起来,和两个蒙面高手打起来算是有些攻

守兼备。那两个人似乎根本没有要杀人的意图,所以打起来有些顾及。但是为首

的蒙面人发现越打越难将对方制服,不由的高声一吼,手上的剑式一变,一种让

人感觉要死的剑气从软剑上散发出来。

另一个人听到这声吼後,心中明白了这个意思,随着剑式一变,狂攻起来。

这时媚娘和云峰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了。

过了一会儿,媚娘一不留神右臂上被那为首之人的软剑划伤,一个倒退撤出

了战团。云峰一直注意着娘亲这边的情况,当发现母亲受伤後,心中一乱,自己

的左臂同样被对方的软剑所划伤。

「娘,您没事吧?」云峰撤出剑,来到媚娘身边问道,还好那两个人没有追

过来。

「没事!」媚娘看到自己的儿子也受伤了,心中心疼起来。

「徐夫人,只要把『五天玉佩』交出来,我二人肯定不会为难你们母子!」

为首之人说道。

「不可能!」媚娘和云峰同时说道。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那为首之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云峰一眼後,转

身对旁边那人使了个眼神後,便双双扑了过来。

正当千钧一发时刻,只见两道寒光射向两人,两人听到背後有暗器的声音心

中不由大惊,没有想到此地竟然还有高人,为了保证不受伤,便撇开他们躲了过

去背後来的暗器。

而此时的云峰却看到那两个暗器来的地方,竟然是大黄!

「大黄!」云峰脱口而出。

那两个蒙面人听到後,急忙转身,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他们何尝可以

想到刚才那两个充满力道的暗器会发於一只猩猩的身上?

大黄矫健地绕过他们二人,来到媚娘母子身边,抓起二人便往洞中跑去。云

峰知道大黄的力道,但是媚娘却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和一只大猩猩如此熟

悉,而且这只大猩猩竟然是自己母子的救命恩人。

那两个蒙面人,见自己被一只大猩猩戏弄後,怒火上升,不由大吼了一声追

了过来。估计媚娘母子谁也不会想到,大黄竟然对此洞熟悉的很,而且要比他们

还要熟悉,只见大黄抱着两人并不显得吃力,速度飞快的向洞中跑去。

转眼间来到洞底,将媚娘母子放下後,攀跃上洞顶之处,在上面的石块上按

了一下後,洞底的石壁上竟然再次开启了一道石门。

面对此时出现的情况,媚娘母子都非常的吃惊,心中纳闷:「自己在这里生

活了十年都没有发现此处竟然还有暗室,这只猩猩是怎麽知道的啊?」

见石门打开後,大黄用手指了指里面,意思是让他们进去。而後面已经传来

了那两个蒙面人的声音,云峰和媚娘没有犹豫赶紧进了石室。刚进入石室,石室

的门便慢慢地关了起来,快要关闭的时候,可以听到外面一声怒吼,但是不知发

生了什麽事情。

「千万别有事啊!」云峰为大黄祈求道。

在石门关闭的一瞬间,从外面扔进了一个包袱,媚娘拿起一看,正是自己收

藏起来的东西,真不知道这个大猩猩怎麽会这麽快就找到了,而且还将它送了进

来。

当石门落到地上的时候,只听见石门外大黄的一声嘶叫,云峰不由的大声叫

道:「大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