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最后还是扑空一无所获,都是常事。你们这些高手现在说的好听,到时候牵

着你们溜上一圈,吃几天尘土之后,恐怕就是不干了,本将在这里便先说好,若

是到时候调拨的高手指挥不动,还是不要请缨的好。另外到时候真出了问题,你

们最好直接撂桃子不干,我们也就是个围剿失利,千万不要用你们那些江湖经验

来带队,免得围剿不成,反而被别人一锅端了。

陛下,我们正派联盟愿意派出高手参加围剿,所有人派出之前全部签下状

书,在军中不得以门派身份自居,任由军令派遣,哪怕做诱饵也绝不二话,违背

者便废去武功逐出师门,如此各位将军可以放心驱使他们了罢。

这……朕也曾经是武林中人,各位将军的话虽然有些直白,但却不无道理。

只是若如鲜卿所言,的确可行,只是对五大派的人来说,是否有些严酷了。张

无忌听到之后心下稍宽,如果真能如此,那元蒙袭杀队的难题就可以解决了。只

是这样要求那些正派的高手,张无忌似乎有些难以相信,他们会自愿无条件的听

从任何的调遣。朕回去询问一下元妃,她对军务比较熟悉,也可作爲参考。

万万不可,陛下,臣等便是有事请奏,那赵敏乃是元蒙的郡主,昔日设计

残害我中原正派无数,如今陛下纳她爲妃子,已经是冒了天下大不韪,如今元蒙

余孽反扑,还请陛下避嫌,严惩赵敏。鲜自平伏地恳请,一半以上的大臣也纷

纷跟随,让张无忌瞬间不知所措。

这……诸位快起,先前朕不是已经和诸位说过了吗,元妃她已经弃暗投明,

过往的事情怎麽可以一再拿来责备她。

陛下,臣等原不愿干涉天家事宜,但涉及社稷,不得不说了。先前陛下与

衆门派商议那赵敏的事情,臣等不是不知,只是昔日陛下乃是教主身份,爲江湖

情意接纳赵敏,臣等无话可说,各派也可以接受。只是如今陛下身份乃是涉及到

社稷国器,实在不宜在后宫中专宠一名敌国的郡主。臣还听闻,周皇后母仪天下,

陛下却临幸甚少,日后若是正宫不出,这社稷难道要交予元蒙郡主的子嗣不成,

那这各位义军驱除鞑虏爲陛下打下的江山岂不是转眼易手,此等留言已经在坊市

间颇有流传。臣等惶恐,知道陛下与元妃娘娘情深意重,但还请陛下以大局爲重,

请废元妃。

你们,你们逼朕太甚了,元妃的过错,她已经悔过了,当初她向义军透露

了如此多的元蒙军力和密探的情报,帮助义军数次取得大捷。后来你们说她要避

嫌,不让她参议事情,朕和元妃依了。如今却又来说这种话,还把芷若扯进来,

是什麽意思。张无忌目瞪口呆,他怎麽也没料到,本来一场不大不小的军务居

然会有这样突然的结局,如今他只能坚持着维护赵敏,但实在难以有足以服衆的

说辞,赵敏昔日设计中原门派的经历是铁案,即使是他也不能掩盖,尽管后来赵

敏多次表明弃暗投明的立场,六大派因爲武当和明教的关系,也没有太过追究,

但爲了避嫌,赵敏在江湖事情了结之后还是不再参与任何政务和军务,本来以爲

无牵无挂便可享受两人世界,没想到如今还是没有逃离是非。张无忌暗示身边的

近侍速速去通知赵敏,希望赵敏能有一些准备。你们不要忘了,朕的父母是怎

麽被你们逼的自尽的,朕如今不计往事,倒是你们要想再来逼朕一回吗。

陛下并不需要诛杀元妃,只是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即可,比如可以用通敌

的名义废了元妃的名号和身份,然后给其免除死罪的大赦……本宫也认爲陛

下需要服衆呢。大臣刚刚回答,周芷若的声音突然从背后的屏风里传出来,却

是皇后娘娘也来了。

芷若,你怎麽可以这样说。张无忌看到周芷若也不帮着他说话,心中一

片冰凉,按照明律,通敌这样的属于不赦的重罪,即使及其开恩可以免死,也绝

不可以减轻活罪的,女犯会被打入教司坊调教成爲官妓,用肉体服刑。敏妹并

无通敌的事实,怎麽可以用这个罪名强加给她,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麽

吗。

参见陛下,见过诸位大臣。陛下,臣妾只是说陛下应该有所作爲以服衆,

具体的方案,还可以商量的。臣妾知道陛下不舍得,也知道不可能让陛下的宠爱

沦落成官妓,那有损陛下的清誉。况且,就是真的罚元妃去做官妓,诸位大臣,

你们又有谁敢去尝鲜呢?周芷若冷冷的看着张无忌,心中想到他果然还是向着

赵敏的,到时候还不是又一个李师师。

芷若,你怎麽可以说出这样难听的话,爲什麽你们就不能好好相处呢。这

个鲜自平,对了,他是正道联盟的人,难道你真的要向敏妹下手吗?张无忌几

乎要支持不住了,对着大臣他还可以用皇帝的身份硬顶着,对着周芷若,他从来

就没有用任何身份来和她对抗过,这个对自己汉水喂粥的人,他无法用任何形式

来与她针锋相对,只能苦苦的劝说。

陛下,先听周姐姐说罢。说话间却是赵敏到了,敏妹,你来了,今天

大臣们突然要对你不利,就是这个鲜自平弄的,芷若她……张无忌焦虑的看着

赵敏。臣妾知道,陛下多想了,周姐姐是皇后,母仪天下,熟读《女训》,这

嫉恨的恶习周姐姐自然是不会的。只是周姐姐掌管后宫,臣妾出身不正,也的确

需要一些服衆的责罚,如今便请诸位大臣爲证,臣妾听由周姐姐处置便罢,相信

周姐姐会公正处理的。赵敏安慰了张无忌,随后盈盈跪下,一副屈服认错的姿

态。

芷若,敏妹她主动认错了,你若是不能给一个公正的处理,朕……朕会很

失望自己的皇后是非不分,你明白吗。张无忌看着周芷若,周芷若心里也觉得

有些动摇了,好吧,无忌哥哥,我不会杀你的情人的,但我也要她从此不能勾引

你。

这……本宫自然不是嫉恨之人,只是元妃你身份特殊,必须要做出一些处

置。你的名号本宫可以做主不予剥夺,不过本宫要赐给你烙纹的惩罚 了给天

下正派一个交代,对你的惩罚需要让别人能看到,以表示你永远爲过去的罪行忏

悔和受戒。本宫给你一个恩赐,你可以自己选择受刑的方式和部位,并且受罚之

后,你过去的罪行便再不能作爲对你的非议,你可甘愿?周芷若最终选择了给

赵敏烙纹刺印,既然是要让别人看到,自然只有烙在脸上,这样赵敏就失去了对

张无忌的吸引力了吧。

臣妾愿意。怎麽,不是诛杀元妃吗?不可啊,敏妹,女孩子家怎

麽可以被烙印弄伤了脸。这已经是很轻的处置了,难道皇上还舍不得吗?

朝堂之上又乱了起来。

臣妾愿意,就此领罚了。赵敏盈盈拜谢了周芷若,自信的眼神令张无忌

稍微安下了心。周姐姐一言九鼎,臣妾既然可以自己选择受刑的方式和部位,

那就选烙在脚上吧。周芷若邹了邹眉,烙在脚上,如何让衆人看到,陛下的

妃子让人看脚,成何体统,元妃你难道还想把你玩脚的功夫在衆人面前都展示一

遍吗?

周姐姐误会了,我说烙在脚上,却没说要给别人看呢。本宫说过这惩

罚必须要让别人都能看到,方才表示出你认罪的态度,不让人看脚,如何服衆?

诸位,臣妾既然认罪领罚,就说到做到。不知周姐姐还记得小昭妹妹吗,

当年在光明顶,小昭妹妹爲了表示清白,便常年戴着一双脚镣自罚。我如今也愿

意效仿,在脚掌侧上受了烙刑之后,便由周姐姐赐下一幅脚镣,脚镣的钥匙便交

给周姐姐保管,即使是陛下也不能私自打开。此后除了每日浣洗,这脚镣我便永

远戴着,隔日便穿戴这刑具到朝堂上与姐姐那里下跪请罪,让天下的武林门派都

看到我戴着脚镣,如此便知道我真心赎罪了,此法可行?

好吧,就这样,烙刑明日朕会亲自执行。至于元妃佩戴的刑具,便有劳皇

后安排,宫规有制,妃子领罚,不可以见血,否则有损天家威仪,还请皇后不要

忘了。此事今日便永远了结,再有以此非议元妃者,朕绝不轻饶。张无忌狠狠

的做了决定,转身便走。周芷若看到张无忌的态度,心中再度不快起来。张无

忌,你还是如此偏护这个女人,你要亲自给她的脚掌上烙印,那烙印怕是还没有

铜钱大小,不过赵敏,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周芷若回到后宫,便招来宋青书爲自己舔袜子,看着宋青书趴在地上抓着自

己的脚掌拼命的吻,周芷若便发问:本宫在衆人面前不能显得太过嫉恨,结果

让赵敏逃过一劫。如今烙刑是张无忌亲自执行的,自然不会让赵敏受苦太多。如

今她自愿戴脚镣受罚,本宫却对脚镣这些刑具的了解不多,你却是对女人脚有研

究的男人,你可知道有什麽方法能让本宫在脚镣一事上泄恨的吗?

娘娘请安心,赵敏未必就逃的开。如今既然要爲赵敏打造脚镣,这女人脚

镣可是有讲究的,却不一定就非得用普通的镣铐。只要是锁住脚掌的刑具,便可

以作爲脚镣,至于其中再安排其他的机关,那就是娘娘的权力了。赵敏骚货自以

爲聪明,却是作茧自缚,到时候娘娘赐下刑具废了她的双脚,她却是不能不戴的。

真的吗?她毕竟是妃子,虽然要戴脚镣服刑,可是却不能见血的,你都有

什麽管用的法子,不必忌讳,都说来给本宫听听。周芷若听到脚镣还有如此的

学问,不免好奇起来。她深知张无忌恋足的癖好深重,在她看来,赵敏便是靠着

一双汗脚将张无忌迷的神魂颠倒,若是能将赵敏的脚废了,或许无忌哥哥的心便

会回到自己身边。周芷若看着持续在自己的袜底狂舔的宋青书,自己的玉脚看来

虽然味道淡了些,但也并非对男人没有吸引力,爲何她的无忌哥哥偏偏喜欢味道

重的口味呢,看来若是赵敏的事情办好了,便赏赐给宋青书一些亵袜,在赐给他

几个美人让他离开吧,自己的脚捂一捂,味道还是能出来一些的,或许还能让无

忌哥哥满意。

娘娘放心,在下就知道有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