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一)初现

傍晚,校门口。

陈玥站在川流人行中,来往的人,都避让了几分。黑色修身长裙勾勒出完美身形,一只手抱住手臂,另一只手自然下垂,尽显优雅。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深邃如星。看到她时,如同平静的湖面,荡起一阵涟漪。男生有意无意扫过她的面容,就算走的老远,也不断回头。女生轻轻捂住嘴,侧过头,目光里满是惊叹。

陈玥第三次转头时,看到一个短袖男生提着大包小包过来,莞尔一笑。

「你把全部家当都带上了啊」

「对啊,反正以后也不住宿舍了,都放在租的屋子里吧」

男生一边走着,一边硬把东西集中在右手上,牵过众人眼里的女神。看到男生勒到发红的手,陈玥笑着接来几个包,牵着手朝外走去。

……

……

人们都活在别人的羡慕里,自己却承担着无法言语的压抑。

整理完屋子,秦风躺在床上,看女友坐在梳妆台前护肤。伴随呼吸,女友的乳头摩挲着睡衣,在真丝面上凸出一点痕迹。看着熟悉的侧脸,他的目光渐渐失去焦点,游离在过往的回忆中。

当初秦风报了一个金融挑战赛,在校内赛时,他第一眼看到她,双腿便无法挪动。虽然才大一,但她的气质已经初显,早已是众人口中的女神。女神名叫陈玥,面庞皎洁,举手投足如春风拂面。从校内赛,市内赛,再到全国赛,两人的交集慢慢变多。秦风发现她的思想也远超同龄人,总能看清本质,沈稳镇定地做好每一件事。哪怕连穿衣,护肤这样的事,也有条不紊。

女友做善后工作了,她合上手里的盒子,开始收拾瓶瓶罐罐。看到女友放下了最后一个东西,秦风掀开薄被,让女友钻进自己怀里。

「等累了吧?」,女友抱住他,脸带笑意。

「怎麽会呢,看着你就很开心啊,等再久都可以」,秦风看着女友精致的脸庞,宠溺地说。

女友轻哼一声,嘟着嘴,粉嫩的双唇微微撅起。秦风抬起女友的下巴,唇部下探,贴上女友的双唇。女友发出一声鼻音,身体软了几分。 秦风身体发烫,他掀起自己的衣服,往床角一扔。随后剥开女友的睡衣,把滚烫的身体贴了上去。

「嗯……~」女友用力吸吮着秦风的双唇,身子瘫软了下来。

秦风头部下挪,含住女友的乳尖,不断地舔弄。手则向下滑动,经过平坦的小腹,像谷地移去。才一接触,便已有少许泥泞,手磨蹭了一番,便慢慢向内探入。越深,女友的喘息声越大。

秦风只好放开粉嫩的乳头,含住女友跳动的舌尖。同时,下身慢慢挪动着,直到肉棒轻轻接触到女友的入口。

「亲爱的,你今天好敏感啊」

「嗯……可能是新环境,不习惯……」

「那我进来了?」

「不……不要!亲爱的,你先戴上套好」女友用手挡住秦风的胸膛,偏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

听着女友温柔笃定的声音,秦风俯身拿出套套,只3秒,就套好了那层塑胶。看到秦风做好了安全措施,女友双臂环扣秦风的背,等待他进入自己的身体。

「慢点,我……嗯~!」空洞被秦风填满,女友紧绷的脚终于放松,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秦风拿捏着幅度,小心翼翼地抽送,就像第一次做爱一样。

当时,比赛虽然结束了,但秦风一直和陈玥联系着。两人都非常优秀,可女神太高冷了,他不知道怎麽才能在一起。有一次两人开完会回来,碰到两个坏人,趁着酒意调戏陈玥。秦风从路边捡起一块板砖,把陈玥护在身后,让陈玥报警。两拨人对峙了很久,直到警笛想起才离去,而背后的陈玥早就怕的浑身颤抖了。那一天起,两人正式交往,互相照顾着对方。终于在玥过生日的时候,秦风进入了她的身体,就像现在这般紧窄。

「玥,都多少次了,还跟第一次一样紧张呢」,秦风调笑着身下的女友,渐渐加大了力气。每一次都让肉棒进入的更深一点,撞击女友娇柔的下体。

「秦风,你坏死了~每次都被你欺负……啊~」,陈玥一边喘息着,一边断断续续地抗议。

「那你要不要上来,欺负我?」

「好啊」,陈玥看着肉棒从小穴慢慢抽出,翻过身坐在了秦风身上。她轻轻地俯下身子,一边递出香舌让秦风品尝,一边扶着大肉棒,慢慢坐了进来。「嗯……啊……」被堵住唇舌的玥借由鼻息表达愉悦,她紧紧抱住秦风,让肉棒在小穴里进进出出。

陈玥的动作太轻柔了,秦风忍不住自己动了起来。他双手把住陈玥的翘臀,上下推动,带出一片片淫液。每一次深入,都让陈玥的身体颤抖,玥只能抿着嘴,避免自己叫的太大声。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她身体瘫软,趴在秦风身上。

贴着女友发烫的脸颊,秦风放慢动作,抚摸陈玥的后背,「是不是累了?还是换我上来吧」

陈玥如获大赦,慢慢起身,抬起翘臀。可秦风突然又动了两下,让陈玥惊的叫出了声。她马上捂住嘴,轻轻打了秦风一下。

秦风露出坏笑,看着女友的羞赧,轻轻抽出肉棒。等他调整好姿势,抵住陈玥下体的时候,肉棒已经半软不硬了。他向后挪动了一点距离,俯下身熟练地含起娇嫩的乳头,给自己时间缓冲,内心一片茫然。

秦风也说不清,本来好好的,怎麽突然变成了这样。最初跟陈玥在一起时,每天都想做爱,永远想和她亲热。陈玥完美的身体,柔嫩的肌肤,让秦风充满激情。可陈玥太好了,不仅学业好,人品好,气质好,在床上也极为端庄。秦风每次做爱必须要戴套,姿势也只有那几个,更别谈刺激的玩法了。算起来,秦风除了第一次以外,再也没有真正进入过女友的身体。他进入的只是安全套,一个让他碰到就烦的东西。

同一个姿势,同一款套套,同一种体验。几年如一日的生活,磨平了秦风的欲望。就像守着一座珍贵无比的山泉,却只能留出一丝细流,永远无法填满饥渴。他生活事业一片大好,唯有性爱,像干涸的沙漠。

越着急,越没有回应。秦风继续挑逗着玥的耳垂,乳头,却始终不进去。

「亲爱的,今天我好累,受不了了,我们睡吧」,陈玥抚摸着秦风的脸,笑着说。

「嗯……那好吧,今晚就放过你了」秦风脱下安全套,侧身搂着女友,把手搭在状若蜂窝的腰上。

互道晚安后,陈玥转过身,呼吸渐渐均匀。听到平稳的呼吸,秦风赤着脚走到阳台,看着别处的灯火。

……

……

月光铺在地面上,小区里非常安静,偶尔传出一两声蝉鸣。

「再这样下去,我连硬都硬不起来了,还有什麽意思」

秦风垂下头,自言自语。顺着目光,他看到一对男女朝对面楼下走去。

男生比女生落后半步,脚步犹豫,像有什麽话要说。女生步伐缓慢,碎步往前。快到楼底的时候,男生迈开步伐,往前走了两步,转身堵住女生。女生抬起头,目光灼灼,问他怎麽了。

男生突然搂住女生的腰,把女生拉到自己身前,随后低下头,覆上女生的双唇。女生抬起手臂,试图推开,可随后又垂了下来,放在男生腰上。两人唇舌相缠,用鼻息交换氧气。

男生隔着衣服按揉女生的胸部,女生用手轻轻推开,随后抿紧了自己的嘴巴。男生还想说话,女生踮起脚,堵住了男生的嘴巴。她低下头,声音轻柔地说,「以后不许这样了,被我男朋友看到怎麽办」

听到这句话,秦风双眼变得赤红,肉棒也像铁一样硬。他才撸了两下,便下体一紧,液体喷涌而出,像火山爆发一般。

「这种感觉……」,秦风重重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浑身颤抖。

女生上楼,各家灯火在夜幕下逐渐熄灭,秦风的心却始终无法平静。他回头看着熟睡的女友,目光闪烁。